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20)

最后第二章啦!!!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最近关注我的小可爱可以看一下,注意防雷)

>目录:(1) (2) (3)……(17) (18) (19)



20

 

——文州~

——别闹。

 

校庆之后,再无活动。

高三的学生们被日益加重的学习氛围压得喘不过气来,来到学校,老师们不停的督促他们学习,回到家,家长们又不厌其烦给他们洗脑。这让不少心理素质较低的学生,内心都发出了一道呐喊:高考,真的这么重要吗?

重要,但不是唯一。

喻母在任何时候都是温柔的,所以在高考这件事上,也不像其他家长那样过于紧张,不仅如此,她还给比儿子还紧张的黄母做起了心理疏导。

高考,孩子的心理固然重要,但做家长的,也需要有一个正确的心态。

所以,总体来说,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的生活状态比起班里其他人来,算是幸福的了。

“我问了一下去年考了警校的学长,你学习没问题,但体能肯定不达标,就算你以后想做文职一类的工作,身体素质也还是要达到一定要求的。喻文州,你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做一个喻闹钟了,从明天起,我们早点起,跑步去。”

喻文州直到今天也很好奇,“喻闹钟”到底是个什么称谓。

“你别不说话,答应我啊!”黄少天急了,怕喻文州一听身体素质不行就不想考警校了。

“好。”

黄少天听到回答,松了一口气,然后冲着厨房里还在为晚饭做什么发愁的喻母喊道:“阿姨,从今天起,喻文州的伙食,我负责!”完了,又对喻文州说道,“你太瘦了,体重不合格也进不去警校,要增肥。”

喻文州一听,眼睛一亮,问:“火锅增肥吗?”

“……”

“放好多好多牛肉卷的那种?”喻文州见黄少天脸色不怎么好看,但还是管不住嘴,“鸡肉?猪肉?”

黄少天崩溃,伸手从喻文州的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剥了糖纸后,将糖往他嘴里一塞,凶神恶煞的说道:“闭嘴,吃糖。”

喻文州用舌头舔了舔糖,颇为遗憾的“哦”了一声。

 

又要运动,又要增肥,这两者之间要怎么均衡呢?

黄少天这几天一有空就泡在学校图书馆里,别人都是在为期末奋斗,而他却在翻阅各种体育健身类书籍。

喻文州完成值日后去图书馆,经过一排又一排的书架,最终在一个角落找到了盘腿坐在地上看书的黄少天。他看的太入神了,以至于没有发现有人到来,而喻文州也没有走过去,就靠在书架上,双手环胸,静静的看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感觉到了脖子的酸涩,抬头正要活动一下,一转头,看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朝他笑了笑,假装自己刚到,然后在他身边坐下。

黄少天拉起他的胳膊,捏了捏,说道:“哑铃练得不错,肉比以前紧实多了。”

“是吗?”喻文州握着他的手,捏了捏自己的胳膊。

“嗯,我再摸摸腿啊。”说着,黄少天又去捏腿,小腿和大腿一个都没放过,完了满意的点点头,“看来每天坚持运动还是有点用处的。”

或许是太好捏,黄少天又忍不住在喻文州大腿上多捏了两下。

“少天……”喻文州被他捏的有些尴尬,未免被看出些什么来,只好站起身,“去吃晚饭吧,我饿了。”

黄少天盯着离自己并不太远的两条腿,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说道:“好。”

 

这天晚上,黄少天做了一夜的梦,梦里实在太过荒淫无度,导致第二天跑完步,洗完澡,只能把内裤给洗了。

不敢堂而皇之的去阳台晾晒,只能铺在自己卧室的窗台上,去学校的时候,还不忘锁了房门。一路上,连喻文州的脸都不敢看,生怕看一眼,梦里不堪入目的画面会再一次浮现。

人生实在太艰难了!

直到放学,黄少天还有些精神恍惚,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要断了心里面不切实际的念想,就只有心灵得到充分的满足,所以,告白,刻不容缓。

就算被拒绝,断了念想也好,以后就不会再做那些乱七八糟的梦了。

“黄少天,这次可不能再打退堂鼓了!”黄少天对自己说道。

虽然如此,黄少天还是从期末考拖到了寒假,又从只放了十天的寒假拖到了开学,开学之后没多久,又迎来了一模、二模。直到二模成绩出来,黄少天还是没能把念想付诸于行动。

其实也不能全怪他,他是真的没有时间好好想想要怎么给人告白才会不失尴尬,让对方觉得浪漫的同时又会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感动。

难,太难了,比一模、二模的试卷还难!

不过,黄少天两次的成绩都不错,念个警校是绰绰有余,至于喻文州,依然保持年级第一,去哪都没问题。

但也正因为两人都没问题,高三下半学期的座位,他们又恢复到了前后桌。

“郑轩,我真羡慕你。”一回头就能看见郑轩的黄少天有点不习惯,以往纸条都是往前扔的,从现在开始,竟然要往后扔了。

不,不能扔,万一扔错了人,被喻文州看到了怎么办?

兄弟、闺蜜间的悄悄话,有时候和情侣间真的没什么两样,区别只在于,前者多是登不上台面的吐槽,后者却是极其不堪入目的情话。

 

经过这半年的努力,喻文州的身体确实好了不少,具体表现为不再请病假,可见多运动的确可以改善体质问题。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明显比以前胖了一圈的脸,身体也不再那么瘦削,仿佛风一吹就会倒,即使穿着衣服也能隐隐约约看到某些令人垂涎的线条,他十分满意,也十分欣慰。至于他自己,除了比喻文州黑了那么一点点,肌肉线条比喻文州更完美一点点,似乎和以前也并没有什么两样。反正,黄少天某天故意裸着上半身去给喻文州开门,他愣是没从那双一向波澜无惊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浮动的时候,那一刻,他对自己的身材就已经看淡了——美男计对心如止水的佛系喻文州没用。

又是一晚孤枕难眠的夜晚,黄少天肝完作业,洗完澡,故技重施,不过这次更过分,他只穿了一条内裤就跑去找喻文州了。

“……”喻文州开门见到一个裸男,总算是有了反应,“你做什么?”

语气中满满的警惕,这让黄少天顿生得意,心想原来喻文州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只是上次自己准备的不到家罢了。

“睡觉啊,顺便还有几道题要问。”黄少天大步走向喻文州的卧室,堂而皇之的爬上喻文州的床,心安理得的钻进了喻文州的被子里。

喻文州去给黄少天开门前正在收拾书桌,进了卧室后就继续收拾。

黄少天坐在床上,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喻文州上床,不禁玩心大起,说道:“怎么还不上来,我等的好焦灼啊,文州~”

这是黄少天头一次没有连名带姓的叫喻文州,听的喻文州身体一僵,眼中划过一丝慌乱,书包“啪”的一下就从手里掉在了地上。他赶紧弯腰去捡,在黄少天看不见的地方稍稍稳定下心神后才松了口气,缓缓起身,佯装继续收拾书桌。

“文州~”黄少天像是叫上瘾了,又一连叫了好几声。

喻文州被他叫的没脾气,好在经过第一声之后,有了些许免疫力,这才回过头无奈道:“别闹。”

“没闹啊,就是催你上床,我还有好多题想问你呢。”黄少天两手一摊,回答的理直气壮。

“我还没洗澡。”喻文州赶紧找了个理由。

“那你快洗!我等你哟~文州~”

喻文州心中一跳,放下书包,快步走出了卧室。

浴室门被关上的时候,喻文州听到卧室传来了黄少天的笑声,水从头顶冲下来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要疯。可是等洗完准备出来的时候,他又傻眼了。

第一,没拿睡衣,没拿睡裤,甚至连内裤也没拿。

第二,母亲不在家。

第三,能帮得上忙的,只有一个在自己床上浪的飞起的黄少天。

基于以上三点,喻文州只好把洗澡前的那身衣服穿上,在黄少天目瞪口呆的视线中,从容拿上自己的睡衣睡裤和内裤,再次钻进了浴室。

“文州,你可以叫我帮忙的。”

近在咫尺的声音,喻文州呼吸一滞,赶紧转头,见浴室门关着,这才放下心来。

“不用。”不近人情的声音。

黄少天对着紧闭的浴室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等喻文州磨磨蹭蹭的换上睡衣睡裤后,他又给自己做了不少心理建设,然后才从浴室走了出来,回到卧室,却见床上空无一人。

——文州,晚安,做个好梦。

床头柜上的纸条上,落款处是一个笑脸。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21+尾声)



评论(4)
热度(53)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