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0)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臭小子,翻了天了!你饭也不吃,澡也不洗,家门也不进,干什么去?!

——带喻文州泡妞去!

 

这一节课,有一半的时间浪费在了换座位上,直到班主任忍无可忍,再次发出山顶之咆哮,这才控制住了混乱的局面。

黄少天趴在窗口笑的乐不可支,喻文州在边上一边绕着麦芽糖一边舔。

等教室终于安静下来,黄少天才安分的转过身,靠在墙上吐泡泡玩儿。

“看来,这学期只能咱俩坐一起了。”吐完泡泡,黄少天也站累了,干脆蹲下身来逮蚂蚁。

喻文州也跟着蹲下身,麦芽糖已经搅得发白,他干脆将两根棒子分开,一根塞进自己嘴里,一根给了黄少天。

“我不吃,上面不知道沾了你多少口水。”黄少天有些嫌弃的推开了他的手。

喻文州眼神一黯,皱了皱眉头,慢慢将手收了回去。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心里一软,又说道:“哎!好了好了,我吃还不成嘛!反正小时候也没少吃你口水,你也是。”说着,张嘴咬住棍子,叼了过去。

喻文州学他叼着棒子,嘴角不经意的一点一点上扬。

“对了,之前我问你的那些问题,你还没回答我。”黄少天突然说道,“你不是说了吗?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总有一次,你会回答的。”

喻文州将糖从棍子上舔下来,将棍子捏在手里,问他:“你想知道什么?”

“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没有撒谎,因为他实在找不到喻文州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谈恋爱的机会。虽然他们也不是经常在一起玩儿,更多的时候,喻文州都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如果真的恋爱的话,也只能是网恋。

网恋有可能吗?

黄少天决定换个问题再试试。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

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心脏颤了一下,忙问:“谁?”

“不能说。”

“切!”黄少天蛮横的将麦芽糖从棍子上咬下,心中有些不快。

“我想再等等。”

“等什么?”

“等到自己可以和他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看同一片风景。”喻文州说的时候,伸直了手臂,一根还沾着糖渣的棍子从黄少天那头移到了喻文州自己这头。

黄少天的视线紧紧跟着那根棍子,眉头越皱越深。

好半晌,他才又问道:“喻文州,你是在网恋吗?”

喻文州没有回答,头埋在膝盖上笑了好久。

“有什么好笑的!”黄少天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来,见喻文州还是笑个不停,正欲再说点什么,突然后脑勺中了一弹——班主任气的浑身发抖,手中还捏着半截被掐断的粉笔头。

喻文州边笑边看着脚边的另外半截粉笔头,捡起来,想要还回去,可一站起来,便觉得眼前一黑。

最后的画面中,他看到黄少天背对着自己,看着门口突然大惊失色的班主任,摸着他的后脑勺来回蹭。

喻文州伸了伸手,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抓住什么,便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喻文州感觉到自己手里抓着什么。

“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突然就晕了过去!”黄少天一脸担心的看着他,握着的手不禁紧了几分,“也怪我没注意,怎么让你跟我一起蹲了这么久,对不起,喻文州,下次我一定会提醒你的。”

看着那张眉头紧锁,焦急万分的脸,喻文州突然觉得眼眶有点热。

“我……在哪?”喻文州决定转移下话题。

“医务室。”

喻文州点了点头,想要起来。

黄少天赶紧扶着,说道:“慢点起,别又晕过去了。”

“没事的,就是贫血。”

“之前贫血也没见你晕过去,你说,你到底对自己干了什么?”

“挑灯夜读算不算?”

一想到喻文州突然考了个年级第一,黄少天什么都想通了。

“你、你、你……”

“我没事,你先回去上课吧。”喻文州握住他指着自己的手指,向外轻轻推了一把。

“哦,需要我的时候就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放,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把我推开了?”黄少天抽回自己的手,轻揉了两下。

喻文州不解,抬眼看他。

“你晕过去的时候,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接住了你,要不然你现在脑袋上还得缝两针。”

“呵呵……”

“你还笑?我和班主任把你抬到医务室的时候,你一路都抓着我的手,给你做检查的时候也不肯放,我这才没办法,只能坐这儿陪着你。”

喻文州听后,笑了笑,看向自己的手说道:“你力气这么大,真想要推开我,早就推开了。”

“我这不是怕把你再弄伤嘛!”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真是不可理喻,要么一言不发,神仙也难让他开口,要么一针见血,把原本一些不太好意思开口的话一下子就说的那么开,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把自己的心捂得严严实实,却偏偏喜欢拿着刀将别人的心一片一片割开,太坏了!

“算了,不管你了,我去上课了!”

嘴上是这么说,可到了放学后,黄少天还是眼巴巴的跑来了医务室。

“老师,喻文州呢?”

“你说的是下午送来的那个贫血的学生吗?”

“是。”

“哦,他请了病假,先回去了。”

听到回答的一瞬间,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拼命上涌的那股情绪到底叫不叫生气。

如果真的是生气,他又为什么要一路奔回家呢?

当黄少天敲开喻家家门,看到喻文州一个人坐在饭桌上喝着早上煮剩的粥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

气是真气,心疼也是真的疼。比喻文州拿着刀一片一片割着自己的心还疼上几百倍,几千倍!

“喻文州,别吃了,哥带你上馆子去!”

不等喻文州答应,黄少天就拉着喻文州出了门,还没走出楼道,就听到黄母拿着菜铲,对着窗口喊了一声:“臭小子,翻了天了!你饭也不吃,澡也不洗,家门也不进,干什么去?!”

黄少天一脚踏出楼道,头也不回的喊道:“带喻文州泡妞去!”话音刚落,一把铲子当空飞出,正巧落在两人狂奔的脚下。

一步都没有停留,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猖狂的笑着扬长而去。

身后的喻文州也是忍俊不禁。

皮这一下,不止黄少天高兴,其实他也很开心。

 

黄少天这个人,总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

放肆的笑,嚣张的闹,不开心了大喊大叫也无所谓。经常横冲直撞不怕闯祸,路上看到不平也会据理力争。这个人就是这样,即使不情不愿,也有着一份莫名无比的责任心——小的时候,只是跟着,大一点的时候,学会了关心和保护,再大一点,就算被人取笑,恼羞成怒,却也从不丢开那份责任。

从小到大,喻文州在他眼里,不知不觉,就成了“责任”的代名词。

 

“这家的开洋馄饨特别好吃,小的时候我妈带我去W市旅游的时候吃到的,后来终于在这边找了这家,味道还算正宗,快尝尝。”

喻文州看着对面吃的津津有味的黄少天,心中突然有些难以平静,他屏住气,狠狠的往下压了压,这才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汤。

“怎么?不好吃吗?看把你眉头皱的……还是说你胃不舒服?”说着,黄少天起身想要查看。

喻文州阻止道:“没有,只是我还不怎么饿。”

“哦。”黄少天点点头,重新坐下,“那要不你再给我两个?”

喻文州将整碗都推了过去。

“一共也就十个,我拿走两个,八个你都吃不下?”黄少天说着,心里有些憋气了,尤其是想到放学的时候,喻文州一声不吭的先回了家,新账旧账一起算,干脆就扔了勺子,准备好好教育教育喻文州。

喻文州就着黄少天的长篇大论,一个接着一个的吃馄饨,竟也没那么难以下咽了。

“少天,我想吃火锅。”

“三年前我带你吃火锅,回去被我妈揍了一顿。”

“我现在肠胃没那么弱,白天吃了麦芽糖,不是也没事?”

“可你贫血了。”

“少天,两者之间,没有关系。”

“我说有就有!”

“但是……”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烦,馄饨吃完了有空话痨了是不?来来来,再吃个小笼包,肉不要吃就给我,你吃皮,记得先吸口汤汁,别浪费,小心烫,慢点咬……”

“……”

到底谁话痨?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1)


评论(10)
热度(76)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