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7)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

>目录:(1) (2) (3) (4) (5) (6)


7

 

——太、太感人了,喻文州……

——骗你的。

 

“为什么要让他们死掉?这是你编的故事,就不能把它编圆满一点吗?为什么……为什么最后你要让他们死掉?”黄少天的脸上难掩抓狂之色,觉得喻文州是在耍他。

喻文州看着不远处袅袅上升的炊烟,一脸平静的说道:“剧情需要。”

“可是死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黄少天依然不能理解。

“活着也拥有不了什么。”

“他们不是彼此相爱吗?”

“他们当然相爱,即使是死亡也不能分开。”

“不对,我总觉得……”黄少天站起身来,往边上一棵树走了几步,然后回头又说道,“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没交代!”

“少天,你的直觉真敏锐。”喻文州笑了笑。

“不是我的直觉敏锐,而是我太了解喻文州你了,你这人就是喜欢这样,话说一半就不说了,讲故事也是,没头没脑的。”

喻文州站起身,拍了拍屁上的草屑,说道:“人生在世,不是非要把什么都讲清楚的,那样,太累了。”

“所以你就任由别人去猜去想,让别人去累吗?”

“也不是……”喻文州低下头,声音比刚才小了一些,“嘴长在他们身上,如果不想猜,还可以直接去问,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总有一次,他会知道答案的。”

黄少天眯了眯眼睛,觉得喻文州话里有话,于是不太确定的问道:“那我现在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喻文州抬起头,不知何时,眼中落满了星辉。

黄少天望了望天空,原来是夜晚来临了。

烧烤的食材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不少学生已经呼朋唤友围在了篝火旁,火光冲天,沾染了夜色。

郑轩依旧坐在树后,闻着阵阵肉香,十分尴尬。

“为什么不能让他们活着?”

黄少天的声音再次响起,郑轩能够感觉到,树仿佛消失了,黄少天就在自己的身后,不禁连呼吸都停了。

“怕他们的感情不能够让他们存活于世,活着,不如死去。”

“这就是你对同性恋的看法吗?”

郑轩吓得捂住了嘴。

“黄少!开吃了!再不过来,我们就吃光光了!”

不是的,故事中的那对少年,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活着不如死去,可是死亡都无法把他们分开,又何尝不是新生?

不过喻文州并不打算告诉黄少天,因为现在的黄少天还不懂,等他懂了,他就一定会再来问自己。

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总有一次,他会知道答案的。

黄少天最后看了一眼喻文州,眼神中隐约有一丝恼意,但也有可能是被火光染上后出现的幻觉,因为一转头,黄少天就笑着跑向了那位召唤他的同学。

郑轩从树后走了出来,看着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喻文州,咬咬牙,还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

“走吧。”

喻文州的脸上没有任何惊讶,点点头,便向前走去。

郑轩跟在后面,摇了摇头。

黄少天没懂,他郑轩倒是懂了,真是压力山大。

 

烧烤大会结束后,衬得接下来几天的补课生活有点平淡无奇,倒是某天晚上,喻文州心血来潮,讲了几个鬼故事。恐怖恐怖不好说,但是挺意犹未尽的,惹得好几个人第二天跑去问他故事里的一些细节问题。

喻文州一开始没有回答,问的多了才挑几个感兴趣的回答了一下,可是见那些人还是孜孜不倦的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便坦白告诉他们:“故事是瞎编的,就算解释清楚了细节也都是事后临时编的,没有多大意义。”

或许是喻文州说的时候语气过于认真,众人才明白过来,喻文州大抵是被问烦了又不好意思拒绝才这么说的。

黄少天围观了这一切,恍然发现喻文州原来不只是对上次那个故事编的没头没脑的,而是所有经过他嘴的故事都是一个德性,慢慢的,也就对那晚的事释怀了。

喻文州像是没有察觉的样子,对黄少天依旧如初。

 

“喻文州,你这么会讲故事,文科又这么好,为什么当初没有去文科班,而是来了理科班?要是你去了文科班,成绩会比现在更好吧?”

午休的时候,班长见喻文州坐在书院门口逗猫,便坐了过去。

喻文州又逗了会猫,然后才说道:“小时候,我妈让我跟着少天,跟着跟着,我就跟习惯了。”

班长笑了起来,仰头看着蓝天,说道:“跟着跟着,你眼里就容不下其他人了。”

喻文州侧头看她,怔了几秒,才笑道:“是,也不是。”

“嗯?”

“小时候,我习惯一个人低着头走在后面,直到有一天,我一抬头,看到一个身影,他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有时候又笑又跳的,我就很好奇,这个身影的前面会有怎样一片风景才能让他这么高兴?后来,我就知道了。”

“你知道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我成了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就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喻文州顿了顿,似乎在犹豫,好半晌才又开口道,“我……也很想成为他想看到的那片风景,所以才会走在他的前面,但是偶尔,我还是想看看他,所以,我又坐在了他的后面。”

喻文州说完转头看了一眼班长,却没想到,班长眼含热泪,一副感动到要哭的表情。

“太、太感人了,喻文州……”

在班长的泪水即将决堤之前,喻文州突然咧嘴笑道:“骗你的。”

或许是喻文州的笑声太过爽朗,班长一时也分不清这句话是真是假,而落了一半的泪水也不知道该不该收回去。

最终,班长恼羞成怒,大吼一声:“喻文州!你真是太过份了!”

谁知喻文州却淡淡的说道:“我只是说了一个你想听的故事,不是吗?”

班长大人无语凝噎,原本还想发作,却见没了笑容的喻文州神情淡漠的不似平时里温和可亲的样子,不禁再次怀疑那个故事的真实性。

此时,喻文州一脚跨进书院,说:“快上课了,进去吧。”

“哦。”

 

看着两人进了书院,躲在转角的黄少天和郑轩才敢走出来。

“哈、喻文州连班长都敢骗,心也太脏了!”郑轩一边没话找话,一边偷偷观察黄少天。

黄少天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直到书院里再也看不到那两个身影,他才干笑了两说,对郑轩说道:“他这么会编故事,怎么不去写小说?”

丢下这句话后,黄少天也大步走进了书院。

看着前面急匆匆的身影,郑轩感觉压力不止山大,简直要越过山头,冲破天际了!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来时觉得生无可恋的学子们,临走时反而生出了丝丝眷恋。

“虽然素斋真的没什么味道,但白米饭是真的好吃。”

“听说后山住着一个极其美丽的仙女姐姐,结果我还没找到机会一睹芳容就要离开了,唉!”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有生之年,我一定还会再来的!”

不等学生感慨完,班主任就赶起了人。

“佛门净地,不要胡言乱语,清修之处,不便打扰,快下山!”

结果,一个个学生就像是被赶鸭子似的被赶下了山,山下两辆大巴车等候多时。等学生们上车后,老师又清点人数,确认没有遗漏后,便催着司机出发了。

黄少天坐在最后的车座位上,他转头朝着身后的大玻璃看了一眼,眼看那片被他吐槽了八百遍的山景已经越来越远,突然也有所动容。

“人生何处不相逢,天下又何处有不散的宴席。”

身旁的喻文州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转头看去。

“我突然有点明白了……”黄少天坐正身体,“那对少年虽然死了,但他们至少还在一起,而活着,变数太多,或许有那么一天,他们就不再相爱或者被其他人拆散,那样的话,还真就不如一起死去。”

喻文州抿抿嘴,没有接口。

“不过人生就是因为有太多变数才会有趣啊!”沉吟片刻,黄少天突然又兴奋了起来。

看着他满脸的笑容,洁白整洁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着光,眼中好似蕴藏着某种能量,喻文州无声的笑了笑,依旧没有开口。

兀自兴奋了一阵后,黄少天才慢慢的恢复平静,转而对喻文州说道:“不是所有的故事一定要凄美才好看的,你讲的故事,就跟你的人一样,如果下次还要编的话,试试看另一种结局吧,我想听。”

黄少天想听的结局?

喻文州闭上眼睛,假装要睡。

“来来来,我的肩膀借你靠靠。”

黑暗中,喻文州感觉到有一只手抚上自己的脸庞,又轻又暖。

喻文州靠着黄少天的肩头,不禁又想:少天想听的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呢?

他就像一个小太阳,大概想听的结局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应该是一个特别美好的结局吧?

黄少天看到喻文州的嘴角轻轻的上扬,呼吸绵长,一时好奇,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在做着什么样的梦,不过他更好奇的是,这个到哪都能睡又偏偏极易醒的家伙,此刻坐在颠簸摇晃的大巴车上,怎么就能睡的这么香呢?

想着想着,黄少天慢慢的也睡着了。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8)


评论(2)
热度(71)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