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6)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

>目录:(1) (2) (3) (4) (5)


6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真是人贩子,就把他揍一顿,我们三个人还干不过他一个?

——要真是人贩子,就把他揍一顿,你们两个人干的过他一个的。

 

别看喻文州上哪都能睡,但其实睡眠真的不好,尤其像这么多人一起睡的时候,尤为显著,这就导致第二天起来,精神十分堪忧。

“来来来,张嘴。”

喻文州打了个哈欠,一颗糖准确无误的扔进了他的嘴里。

“我带了一包糖,什么味儿的都有,够你吃这一个星期了。”黄少天说着,又从塑料袋里抓了一把糖放进喻文州的裤子口袋里。

喻文州摸摸鼓起的口袋,还没说谢谢,就被黄少天拽去了书院门口。

修行、哦不是,补课的学生基本都来齐了,极个别晚起的,比如喻文州,也踩着点,赶在老师清点人数之前回到了班级队伍中。然后他们排队去隔壁庙里吃了顿白馒头配白粥的早餐,又参观了一会儿和尚念经,紧接着又被赶回书院开始了第一天的补课。

整个过程和在学校并无区别,依旧是做卷子,讲卷子,直到中午放饭,又一个个领了饭盒排队去隔壁庙里打饭,吃过没滋没味的早餐后,学生们原本以为午饭会好一点,结果一看,全素宴,一个个都大呼上了老师们的贼船。

和尚们委屈,是什么奇遇让这些高中生们觉得自己能在和尚庙里吃荤?书都白念了吗?

高中男生们血气方刚,才不管这些呢,对他们来说,不管到哪里,肉才是一切!

修身养性?不存在的!

“听说隔壁班去了海边的渔村,天天吃海鲜,真是非常羡慕了。”郑轩提着筷子,对着一碗蒸豆腐无从下口。

黄少天比郑轩好一些,他爱吃豆制品,无所谓口味淡不淡,最好是像无糖豆浆那样,能吃到豆腥味的,他就满足了。

喻文州的口味比黄少天还要随意,只有他不能吃的,没有他不想吃的。这碗蒸豆腐虽然看着寡淡,但口感不错,吃在嘴里还有一股别样的甘甜味,想来豆腐品质极好,吃了应该不会拉肚子。

郑轩无语的看着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同时将豆腐倒进饭里,又同时拌了拌,最后同时吃进嘴里,他简直想给这两位发一面锦旗,上面就写四个字——模,范,夫,妻。

所以说,班里那些没口德的人老是拿他们两个开玩笑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可是仔细又一想,郑轩觉得这两人的关系其实也没那么亲密,除了放学后经常一起回家以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引人误会的事情了。

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呢?

“郑轩你还吃不吃?不吃给我?”

“放下我的香菇面筋,这是我觉得唯一能下饭的菜。”

郑轩话音刚落,喻文州已经把自己的香菇面筋端给了黄少天。

“兄弟不如近邻,兄弟不如近邻啊!”黄少天作悲痛状,但是却把菜又还给了喻文州,“略甜,不爱吃。”

“……”郑轩彻底无语。

 

下午是最容易犯困的时候,尤其是枝头小鸟喳喳,窗外微风习习,隔壁经声不断,别说学生们把持不住,就连老师都快趴倒了。

“咳!今天就讲到这儿,休息十分钟,然后书院门口集合,迟到抄课文。”

学子们听到这话并没有觉得很高兴,因为他们都有一种直觉,今天的修行,还没完!

十分钟后,老师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大家的直觉并没有错。

“女生负责捡柴禾,男生负责生火,呃……黄少天,你过来。”

黄少天乖乖走过去,听凭老师发落。

“你这么能说,我现在有一件非常艰巨的任务交给你。”

“老师,我现在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还来得及吗?”

“不要贫。”

“哦。”

“你,待会再叫上两个男生,下山一趟……”

“不是吧?!这山爬上来就要半个小时,来回一趟就是一个小时,老师,你我无冤无仇,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黄少天哀嚎道,惹得边上几个同学听了直发笑。

“这个班就属你运动神经最好……”

“嘴部运动也算运动吗?”

被三番五次打断话的班主任终于怒了,一声令下:“现在!立刻!马上!出发!”

“去哪呀老师!!!”黄少天崩溃了。

“超市!采购!我们!需要肉!!!”

“老师!钱呢!!!”不就是比谁叫的更大声吗?

“班长!!!!!”

班长出列,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了黄少天。

“这是班费,不准全用光,知道了吗?!”班主任的声音是低了下来,但气势不减。

“老师!用光了怎么办!!!!!”黄少天纯粹就是在发泄,一声比一声大。

“下次活动,不管多远的地儿,都给我跑步去,懂了吗?”班主任笑道。

似有冷冽的山风刮在背后,黄少天挺了挺腰板,一脸凝重的说道:“不负重托。”

“很好,去吧。”

班主任一挥手,黄少天立马就拉了人就跑,跑到半路,一拍脑袋,回头说道:“我怎么把你拉来了?”

喻文州摊了摊手。

一旁的郑轩猛翻白眼。

半个多小时后,三人好不容易下了山,又为怎么去超市发愁,却不想,一辆面包车不知何时停在了对面。

司机开窗朝他们欢快挥手,似乎在招呼他们过去。

“这荒郊野岭的,不会把我们拐卖了吧?”郑轩不无担忧的说道。

“是你们班主任打电话叫我来载你们去超市的,我是他亲戚,放心啊小朋友!”

“怎么越听越像是人贩子的套路?”郑轩猛拉黄少天的衣角。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真是人贩子,就把他揍一顿,我们三个人还干不过他一个?”

喻文州在旁一听,知道黄少天的老毛病又犯了,随即笑着摇了摇头。

“喻文州,你怎么说?”郑轩显然是不指望黄少天了。

“要真是人贩子,就把他揍一顿,你们两个人干的过他一个的。”

喻文州说完,黄少天拍手叫好,随即一手拉一个,把人都拽进了面包车里。

郑轩日常亚历山大,觉得黄少天比土匪更土匪,至于喻文州,就是一个高智商的人贩子,一句话就把人都赶上了贼船,哦不是,是贼车。

土匪加人贩子,你们简直就是绝配!

 

后来,一路上任凭郑轩脑洞大开,什么人贩子绑架之类的自然是没有发生。那位号称是班主任亲戚的司机大叔,还就是一特别正经的大叔,不仅带他们逛超市,还带他们逛菜场,在黄少天和那些大妈大婶们杀价杀的飞起的时候还知道帮腔,最后四个人满载而归。

因为任务完成的十分出色,班主任特许他们可以什么都不用干,直接等吃。好不容易可以歇息的黄少天立马就地一坐,靠在比他更早坐下的喻文州背上,装腔作势的呜呼哀哉了好一会才彻底消停。

看着还在忙忙碌碌准备烧烤的同学们,黄少天用手肘碰了碰喻文州的腰,问道:“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

喻文州好半天才回了他一句:“没有。”声音里满是疲惫。

“你可别骗我!”

“没骗你,我睡着呢。”

“别睡了,小心着凉。”

“好。”

交谈到此为止,在不远处靠树假寐的郑轩偷偷睁开了一只眼,慢慢的便挪到了树后。

“喻文州……”没憋多久,黄少天又开口了。

“嗯?”

“没事,叫叫你,怕你又睡了。”

喻文州没答话,却是轻笑了一声。

“那个……”

喻文州见他果然是有话要说,便直起腰,转过身去。

黄少天依旧背对着他,食指围着一根草尖转圈圈,转了不知道多少圈的时候,他才继续说道:“昨天晚上你讲的那个故事,最后……”

“少天是想问那两个少年最后是不是真的被山鬼吃了?”

黄少天停止了所有动作,轻轻“嗯”了一声。

喻文州看着他的后脑勺,一字一顿的说道:“吃了。”

黄少天猛地转回头,一脸不敢置信。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7)


评论(8)
热度(79)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