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4)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

>目录:(1) (2) (3)



4

 

——喻文州,后来呢?

——少天,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一晃眼,半个月过去了,学校总算没有过分残忍的剥夺学子们的假期,宣布了最后的补课时间。

不过,这最后一星期的补课时间看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好熬过去的。

“补课夏令营是什么鬼?”

“好像是怕学生压力过大导致精神崩溃,学校从今年开始制定了这么个劳逸结合的活动。”

“说的好听,就是换个地方继续补课喽?”

“不知道,不过听说学校联系了好几个地点备选,不是所有班都去一个地方。”

“只要不是什么荒山野岭,我都OK的。”

十分钟后,班主任宣布,他给这个班选的夏令营地点是北郊某不知名小山坡上的一间不知名书院,用四个字来形容这个地方的风景就是——荒山野岭。

“黄少天,你他妈有毒吧!!!”

放学后,黄少天被一群人追着打,从教室追到厕所,又从厕所追到操场。等喻文州拎着俩书包走来的时候,这群人已经不打黄少天,改打篮球了。

“我跟他们再玩会儿,你先回吧。”黄少天趁着没人传球给就,便跑过去交代了一声。

“我不急。”说着,喻文州将俩书包往地上并排一扔,一屁股坐了下去。

“喻文州你轻点儿,小心压着我包里的游戏机!”黄少天一看急了,那游戏机如果是自己的,随便喻文州怎么摔都无所谓,但如果是借来的,那就不一样了,摔坏了就要赔,赔就赔,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关键他一穷学生,哪有钱赔,到时还不得问父母要钱,这一开口,不就暴露了自己不好好补课只知道打游戏的事情了吗?

“我玩会儿?”喻文州抬起头,迎着还未落下的太阳,眯着眼睛看向黄少天。

不知道怎么的,黄少天在喻文州的身上仿佛看到了某种动物的影子。

喻文州努力睁了睁双眼,无奈阳光实在刺眼,只得作罢,继续眯着双眼,从鼻腔里发出一个缱绻慵懒的声响来:“嗯?”

一瞬间,黄少天犹如福至心灵,一个词从嘴里蹦了出来:“树懒!”

喻文州抬手抵在额头,总算是睁开了眼睛,一脸疑惑。

“没什么没什么,我去打篮球了,你自己玩吧。”黄少天觉得自己挺无聊的,随即摆手,跑回了篮球场。

喻文州便也没管他,翻开屁股下面黄少天的书包,兀自拿了游戏出来玩。

黄少天一边打篮球一边时不时的往喻文州那边看,起先一切正常,喻文州把背挺的直直的在打游戏,没多久,背就弯了一半,原先伸长的两条腿也变成了半屈,再后来,黄少天很清楚的看到喻文州打了个哈欠,正要上前去劝人回家,一个球飞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接住后又投入到了比赛中,等回过神来,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见喻文州已经将腿完全屈起,手里虽然还拿着游戏机,可额头却抵在那上面,显然不可能是在玩游戏。

天际泛着红光,阳光已经不似刚才刺眼,迎着晚霞,黄少天跳起,一个利落的三分球后,不等进框后的篮球落地,他便挥着手说道:“不早了不早了,我饿了,我要先回去了!”

“那就散了吧!”

一人响应,八方支援,众人纷纷作鸟兽散。

黄少天向喻文州走去,越靠近人,脚步就放的越轻。

“黄少,走啦!”

身后突然有人喊了一声,黄少天回头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前者秒懂,随即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狂笑着扬长而去。

“靠!”黄少天气的差点跳起来。

“唔……打完了?”喻文州抬起头,眼神不似清醒,朦朦胧胧的看去,见人一脸气急败坏,十分不解。

“你怎么到哪都能睡,快起来,回家了!”黄少天没好气的说道。

喻文州努力站了站,但因为腿麻了,只好又蹲了回去。

“腿麻了,等我一会儿。”

“……”黄少天蹲下来,扯过喻文州的左脚,强行拉直揉了几把,然后说,“腿麻了就不要继续蹲着,我扶你起来。”

“好。”

喻文州也是相当的不客气,被扶起来后就干脆将整个身体都压在了黄少天的肩上,惹得后者哇哇大叫不止,可骂归骂,万万不敢动手赶人。

“哈哈……”喻文州忍不住笑了两声。

黄少天愣了愣,印象中,像这样爽朗的笑声,很难从喻文州的嘴里听到,但即便同样是咧着嘴,这人依旧看起来要比自己斯文柔和的多,就像是天边那抹夕阳,它红的那么绚烂,却丝毫不刺眼,它或许不比阳光来的火热,甚至它的出现,还会带走周围些许温度,可它终究也存在了这么多年,人类早已习惯了它这副温和的模样。

不禁被感染,黄少天也跟着笑了起来。

 

北郊那片还未完全被开发,人迹罕至的同时,也保留了一些自然风光,据说,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打旅游业的主意,想要将北郊发展起来,不过,这一切对即将跨入高三这道鬼门大关的莘莘学子来说,毫无关系。

在这帮学生的眼里,北郊依旧是荒山野岭。

“我们这儿也太惨了吧?补个课还得先爬山?看看这什么鬼地方,除了我们,就没有其他人了,还有这些树,枯成这样了也没人来管管吗?还有这一地的落叶,藏了条蛇都没人发现吧?被咬了怎么办?被毒死了怎么办?救护车都上不来吧?”黄少天爬了十分钟,嘴里也不停的说了十分钟。

“你们平时不是都埋怨老师们把体育课抢了吗?这会儿正好弥补一下你们。”班主任说道。

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戴着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没想到体力不差,一直走在班级队伍最前头。

“老师,那能一样吗?体育课我们能打篮球,这里能打吗?”

“心中有球,自然能打。”

这还没到那个什么劳什子的寺庙书院,班主任说话就已经打起了禅机,黄少天顿时觉得不能再这么交谈下去了,于是眼神一晃,晃到了身后的郑轩,再一晃,是经常打篮球的其他男生,再再一晃,有几个女生在窃窃私语,再再再一晃……

“喻文州去哪了?”黄少天问身后的郑轩。

“喻文州去哪了?”郑轩回头问另外一个男生。

“喻文州去哪了?!”男生回头嚎了一嗓子。

几分钟后,黄少天收到了反馈。

郑轩趴在黄少天的耳边小声说道:“他们说你媳妇儿落在队伍最后,看起来随时要晕过去的样子。”

黄少天听后大怒,大喊一声:“郑轩你他妈有病吧!”

郑轩委屈,暗道:他们添油加醋关我什么事?我一字不落的转达有什么错?

班主任听到这一嗓子赶紧回头,正欲对骂脏话的黄少天说教,可定睛一看,哪里还有黄少天的影子。

当黄少天逆着人流赶到喻文州身边的时候,却见人正和一女生聊得火热,哪里有半点要晕过去的样子,心知是那帮人耍他,气得转头就走。

喻文州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黄少天,便叫了一声:“少天!”

黄少天“啧”了一声,只好回头,“干嘛?有事?”

喻文州不解,黄少天费了那么大工夫找自己,还以为是他有事。

“班长做了曲奇,要吃吗?”喻文州将手里还没咬过的曲奇递了过去。

黄少天看看那块曲奇,又看看边上上气不接下气的班长,没动手接,反而转头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快走吧,跟不上队伍,小心山鬼把你们都给吃了,听说山鬼最喜欢吃甜的,最好是一男一女……唔……”

喻文州倒是听话的追了上去,只不过不是为了跟上队伍,而是为了跟上黄少天,然后把曲奇塞进他的嘴里。

“不甜,我不爱吃。”喻文州小声在黄少天耳边说道,然后又把班长给的一袋子曲奇塞了过去。

黄少天嘴里被塞了一块曲奇,手里捧着一袋曲奇,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只能捂着突然发烫的一只耳朵,站在原地等着说完话后就去追赶队伍的喻文州。

“嘻嘻。”班长从黄少天身边经过,笑的一脸意味不明。

“少天,再不走,山鬼就要吃人了,听说山鬼最喜欢吃甜的,一男一女不够,当然是多多益善,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吃光……”

黄少天嚼着曲奇追上去的时候,喻文州还在编故事,当讲到山鬼吃人第十回合的时候,一群人已经行至山头,书院近在眼前。

“喻文州,山鬼把那对少年少女抓了,后来呢?”黄少天抓紧时间问喻文州。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你狠!”黄少天将最后一块曲奇饼粗鲁的塞进喻文州嘴里,然后气呼呼的跑走了。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5)


评论(2)
热度(82)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