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2)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

>目录:(1)


2

 

——原来少天和我一样,也是这么害怕寂寞的人。

——喻文州,你他妈就是个神经病!

 

黄少天临近初三毕业的时候,学自行车的人突然多了不少,都是比他小一些的孩子,尤其是自家小区,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那些勤奋练习的身影。一开始他们都骑得歪歪扭扭的,可没过一个星期,自行车就被他们踩的像风火轮一样,稍不注意,嗖的一下就骑远了,没多久,还没等黄少天走进小区,他们已经又回来了。

黄少天比同龄人的个子要窜得快,上小学的时候就学会了,当时也不为别的,为的就是提前收获一波敬意,虽然因为逞强摔的有够惨,但好在挺过来了。不过,不管小学还是中学,学校和家的距离实在够近,所以根本用不上自行车,再加上同龄人差不多也陆续学了,没了耍帅的资本,也就没了兴趣。结果就是,当所有小孩都在风靡骑自行车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琢磨着对老妈骑得那辆小电驴下手了。

当然,对于这个儿子,自认为已经看的透透了的黄母,压根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黄少天显然是有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韧精神,和老爸老妈这么多年的斗智斗勇中总结出了一条经验——忍一时,是为了以后浪的更起劲。

终于有一天,黄少天等来了这个机会。老妈旅游,老爸上班,喻文州又一次光荣病倒,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黄少天一大早怀揣一把钥匙,偷偷打开车库,取走电瓶车,一路歪歪扭扭的开去上学了。把一整年的得意都在一天嘚瑟完之后,又开着电瓶车歪歪扭扭的回家。

正开的起劲儿,突然身后有人骑着自行车像一阵风一样的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还回头对黄少天吹了个口哨,一转眼就拐进了小区大门。黄少天没太看清是什么人,只觉得这人眼熟,但是凭着刚才那个极其帅气的转弯,他便一拧车把,从原本小心翼翼的20码开到了最大,然后跟着一个转弯——

“哎哟……”

不远处一大妈躺在地上直哼哼,电瓶车压在她的腿上,显然是起不来了。

“王阿姨你怎么了?”黄少天扔下电瓶车,赶紧跑了过去。

“黄少天!怎么又是你!你说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黄少天懒得解释,反正从小到大为了逞英雄,被冤枉的次数多了,也不差这一次。

将王阿姨送回家以后,黄少天本来以为没事了,结果晚上8点多的时候,五六个人气势汹汹跑到家里来闹,说什么家里人住院了,要他们赔医药费。

黄少天躲在自己房间一听,顿觉不好,还没等想出个办法,就被气的话都说不利索的父亲从房间里拽了出来,听完事情原委,这才稍稍消了点气。

但对方却不乐意了,认定就是黄少天撞了人,吵着嚷着要黄家赔款。

卧槽?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碰瓷吗?!

黄少天的脾气也是说来就来,想要据理力争,但被父亲拉住了。

“臭小子,你是不是撒谎了?”

黄少天有些不敢置信,怀疑自己听错了。

“如果真是你撞了人,就赶紧去医院给人道歉,不不,我得跟你走一趟,我先去拿钱……”

“靠!我说了我没撞人就没撞人!我把人送回去的时候,人明明就好好的,怎么说进医院就进医院了?这帮人摆明了是来讹钱,你还要我去道歉?!赔什么赔?我赔你妈的棺材钱!”最后一句,黄少天是冲着那帮讹钱的人吼的,吼完便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家门。

在对方眼里,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跑了儿子,还有父亲在,所以这帮人并没有因为父子矛盾而作罢,反而越闹越凶,大有赖着不走的意思。

黄父就是一个普通公司的普通会计,一般都是他给别人算账,哪遇到过别人来找他算账的,再加上儿子一气之下跑走了,他多少也有些反应过来了,这帮人就是泼皮无赖赖上自己家了。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对面的门开了。

喻文州咳着嗽走出来,身上还穿着睡衣,一副病殃殃的面容,仿佛多走一步就能随时倒下去。他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两个壮汉,兀自说道:“我已经报警了。”

“……”那两个壮汉听到后,一个眯着眼睛往前走了一步,一个回头并往后退了一步。

没几秒,又有一人跑到了门口,恶狠狠的说道:“这里没你什么事,识相的就滚回去,把门关好,小心……”

“咳咳咳咳咳……”喻文州一连咳了好几声,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

“我有病,心脏不好,把我吓死了,你们赔不起。”喻文州气若游丝的说道。

但就是这么一句毫无威慑力的话,把门口三人都唬住了,毕竟,他们就是因为有人住了院才有理由跑来了,这笔账他们算得清。

“你们说撞了人,人是在哪儿撞得?”喻文州又问,这回气总算顺了过来,说话也清楚了许多。

“就进小区的那条巷子口。”

“哦,那简单,你们等我一会儿。”说完,喻文州又跑回了家里,顺手还把门给关上了。

门口三人面面相觑,忽的明白过来好像是被个小孩子耍了,顿时气急败坏的折回去,正要迁怒于黄父的时候,对面门又开了。

“喂?爸,你帮我查一下监控,就我们小区门口那条巷子的所有摄像头……对,特别是那个巷子口……嗯,门口有一帮人,凶神恶煞的,非说少天撞了人,我想查一下监控看看……好的,谢谢爸。”

喻文州挂上电话后,见那三人又回到了门口,便朝他们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及其微弱的笑容。

“小朋友,你爸……是做什么的?”好一会儿,才有一个人上前问话,一改之前的态度,转而讨好的笑着。

“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职业,就是抓过几百个小毛贼,破了几个大案,去年刚升了局长而已。”喻文州解释完,又咳了两声,继续说道,“你们现在不急吧?不急的话就再坐会儿,等我爸查完监控会过来给你们做主的,放心,他这个人很公正的,不会错抓一个好人,自然——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不好意思啊小朋友,叔叔突然想起来还有急事,就先走了。”

喻文州朝他们笑了笑,没再说话。

等人都走了以后,黄父才急匆匆的走出家门,见喻文州脸色苍白的站在门口,赶紧安慰了几句。

“他们怕我报警,把我手机没收了,电话线也拔了,哎……文州,今天多亏你了。”

“少天……”

喻文州一开口,黄父的脸色也瞬间惨白,再也顾不上喻文州,赶紧出去找儿子了。

黄父跑走后,喻文州回到自己家,躺在床上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

“你让我帮忙报警,我已经报了,现在他们走了。”

“这么快的吗?一个报警就把他们吓走了?”

“嗯。”

“你没做什么其他多余的事吧?你看你还病着,万一得罪了他们……”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才不回去,我还没打算原谅我爸呢,别人冤枉我也就算了,反正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今天这事明眼人一看就有问题,就我爸那个脑袋想不清楚,我看他平时算账都算糊涂了!哦对了,你知道我小时候打破人家玻璃的事儿吗?一个皮球我踢了三脚,打破了十家的玻璃,这笔账你算的清楚吗?我有这本领我都能进国足了!那帮人,就是指着我爸妈好说话趁机来讹我们的,特别是胖子家那玻璃,我当时看的清清楚楚,胖子偷喝他老爸的二锅头,喝的晕乎乎的时候一脑袋磕上去磕坏的,就这样他家还有脸来上门要赔偿?我呸!我赔他二奶奶的水晶棺材!”

黄少天骂的不算好听,但喻文州却不厚道的笑了,为了掩饰,他只得开口说道:“但是我听说,从此胖子成了你忠心不二的下属。”

“呸呸呸,八百年的事儿了怎么还提,他家都搬走两年了,我这波亏着呢!”接着,黄少天又给喻文州翻了翻其他八百年前的旧账,这通电话,足足打了一个多小时。

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一次,黄少天一口气和喻文州说了这么多话。

这原本是件好事,黄少天都快以为他们的关系会比从前好上那么一点,可喻文州一开口,却让他的满腔热情和期待全部化为乌有。

他说:“原来少天和我一样,也是这么害怕寂寞的人。”

明明是笑着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无情,黄少天瞬间感觉自己被人从一个暖房拽进了冰窖,哪怕冰窖里还有一个人陪着,他也依旧感受不到温暖。

“喻文州,你他妈就是个神经病!”

 

可是,这个“神经病”却比所有人都了解自己。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3)

评论(5)
热度(110)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