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

大哥这个梗过不去了,开了个黄喻脑洞(其实没啥关系),非日更,写到哪算哪,可能是个坑w

文名太长,标签打不下,就简写了,关注标签的时候不要找错~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


——喻文州,你课上打哈欠了吧?

——不,少天,我没有。

 

******

1

 

——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不,黄少,我不觉得喻文州好看。

 

一大早就乌云密布的暑假第不知道多少天,黄少天照常背起书包去学校,手里拿着两片面包,嘴里还叼着一片,一路磨蹭,直到走进教室,才算嚼完了最后一口面包,随后手指往衣服下摆那儿不拘小节的一蹭,书包往课桌上一甩,趁着还没开始上课,又跑到死党郑轩那儿侃了一波昨晚下副本自己是如何力挽狂澜拯救了一队人的光荣事迹。

吹到一半,喻文州喝着豆浆走进了教室。

“先不说了,老师快来了。”黄少天手一挥,立马跑回自己的座位上,刚把书包塞进课桌,老师就就抱着一摞卷子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今天的喻闹钟也一如既往,发挥出色。

递卷子的时候,黄少天给了后桌喻文州一个“你自行体会”的微笑,后者则拿起豆浆杯,转了半圈,然后喝了一口。

黄少天看着杯身上印着的一个大大的“甜”字一阵无语。

“给你们四十分钟,做完交卷,然后我再给你们讲讲昨天那张卷子。”

喻文州将卷子摊平在桌上,别人已经拿起笔已经开始做题,他却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豆浆。

“你们不要以为放暑假了就能玩了,老师们牺牲休息时间来给你们免费补课,那也是为了你们好,现在离高考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了,看看你们的成绩……”

老师话还没说完,黄少天的身后就传来不大不小的声响。

喻文州旁若无人的喝光了最后一口豆浆,未免浪费,又用吸管吸了好几口,确定没有了,才放下豆浆杯。

“喻文州,你干什么呢?”

老师的目光中透着一股隐忍的怒意,就连被这视线匆匆掠过的黄少天都感受到了那种“有假放不得”的怨念,这和在座每一位补课的同学的心情是一模一样的。

但,即使是在这么悲惨的时候,如果有人愿意站出来当出头鸟,让老师有个迁怒的对象,让同学们有个消遣的对象,那就喜闻乐见了。

就在黄少天暗暗幸灾乐祸时,突然有女生站起来说道:“老师,喻文州有低血糖,您忘了吗?”

哦,这位同学,你这就不对了,“牺牲小我,完成大我”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总之,黄少天期待的好戏没有发生。

——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趁着老师不注意,黄少天将一张纸条团成一团扔到了右前方郑轩的课桌上。

郑轩明显被吓了一跳,差点把笔都丢了,好不容易稳定情绪,打开纸团一看,差点想打人。

——不,黄少,我不觉得喻文州好看。

黄少天拿到回传的纸条后对着卷子翻了个白眼,心中逼逼一句“我又没说是喻文州”,然后又觉得郑轩审美有问题,怕被传染,就不再给他扔纸条了。

四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黄少天还差最后一道题没解完,正争分夺秒的时候,后背被人用手指戳了戳。

“等等等等、再给我几秒钟!”

喻文州倒是想给,但黄少天的前桌已经眼巴巴的往后看了过来,显然是不敢挑战老师交代的交卷时间。

“有些同学啊,平时不努力,临了临了,才后悔莫及……”

黄少天一听,心里不乐意了,瞬间把笔一扔,扯过后面喻文州的卷子,任由前桌的同学拿走继续往前传。

“有些老师啊,表面上要你学习要你努力,暗地里还不知道把你贬低成什么样……不就一道题吗?要不要这么挤兑我?当我听不出来吗?谁说我后悔了?我凭本事做不完的题,下次……妈的,没有下次了!”

喻文州听着前桌的人的碎碎念,暗自发笑。

 

放学后,黄少天还不着急走,拉着郑轩到处找人打篮球。

高三补课的学生不少,而黄少天又是人缘极好的主,很快便扯了两队人,在老师“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下,奔向了操场。

天气原本就不好,打到一半因为雨势过大而被迫中止,一行人躲在车库,七嘴八舌,兴致不减,说是找个室内篮球场再打过。

喻文州撑着伞,嘴里含着一颗糖,远远的走来,行至他们身旁,撇头说道:“回家吗?”

没有说名字,但大家都知道喻文州是在问黄少天。

黄少天原本是想说不回的,可一闻着喻文州嘴里那股淡淡的甜草莓味,不知怎么的就又改变主意了。

“雨这么大,别在外面瞎晃悠了,散了吧。”说着,黄少天就往喻文州伞下一钻,朝众人挥了挥手。

仿佛听到身后有人在起哄,黄少天也没理会,反而把半个肩头露在伞外的喻文州往自己这边拉了拉。

“回头你着凉生病了,我妈非得打死我。”

“有这么严重?”

“比这次期末成绩下降了十名还严重,不过幸好,你比我考得还低……你笑什么?哎你、你什么毛病?伞下有毒还是我有毒?”黄少天实在看不过去,干脆将整条胳膊往喻文州肩上一搭,硬是将人拽进了伞中央。

“我怕你吃了我。”

黄少天耳边一热,突然觉得伞下异常闷热,比今天一大早的天气还闷,还热。

 

黄少天自小就是个混世小魔王,整个小区三层以下的窗户几乎没有一家不是他家出钱重新装的,也许有些不是他干的,但作为惯犯,也经常被大人当成是主谋。这要换了别的小朋友,被这么冤枉肯定是要大哭大闹一场的,但黄少天偏不,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认下所有罪状,用自己多次屁股开花的血泪史赢得了全小区孩子的尊敬和崇拜,就连话都说不清,路都走不稳的三岁小儿也知道,见了黄少天是要喊一声“大哥”的,而这一声喊下去,未来几年就会有人罩着他。

有福同享,有难大哥当——这句话,在那片儿的孩子堆里广为流传,极大满足了黄少天“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只讲义气”的英雄心理。

为此,黄爸黄妈禁止黄少天再看古惑仔系列电影。

喻文州是在黄少天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搬来的,比他大几个月。两人虽然是邻居,但因为喻文州体弱多病,经常请假在家,所以两人并未经常见面。而另一方面,黄少天相当看不上这个病殃殃的小邻居,所以即使见到了,也权当看不见,有时候还会伙同其他小孩子嘲笑他是“弱鸡”。

由于经常因为身体原因请假,喻文州的学习成绩时好时坏,好的时候,黄少天会收到对门送来的蛋糕,一看就是来自一位温柔的母亲对自己儿子的激励,坏的时候,黄少天就会自己用零用钱去买个小蛋糕——总而言之,出于小孩子的嫉妒,黄少天越发不待见喻文州了。

凭什么成绩好的时候,他的爸妈就说是应该的,成绩不好的时候就屁股开花,成绩不好不坏的时候还要被拉到门口接受“别人家的孩子为什么这么优秀”的指责。这个时候如果喻文州正好出门看到,黄少天觉得身为“大哥”的威严严重受损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幸好,喻文州不是多嘴的人,没有把黄少天多次狼狈的形象流传出去,甚至,他都不主动和其他小孩子说话,也包括黄少天。

“我这孩子啊,平时和同龄人接触太少,所以也不太主动去和人交流,长大以后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看你们家文州就挺好的,懂礼貌又乖,比我家那闯祸精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总之以后常来玩,我们两家人呢,也多走动走动,俩小孩互补一下,我看也挺好的。”

黄少天在一旁吃着人家的蛋糕,心里却一百个不乐意。

可他一个小孩子能怎么办?还不是被迫要照顾那个“弱鸡”争取下次闯祸时老妈能看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少受点磨难。

就这样,喻文州也被迫成了黄少天的小跟班,每天放学都一起走,路上一前一后,也不说话,这可就把一刻也闲不住的黄少天给憋坏了,可每每回头想说话的时候,一看喻文州那张拒人千里之外的脸,他瞬间就没了兴致。再后来,因为喻文州实在是沉默寡言,黄少天无聊就瞎想,这人要是报复自己喊他“弱鸡”而故意失踪,自己走在前头也不知道,回去屁股肯定保不住,于是便放慢脚步,让喻文州走在了前头,自己在后头跟着。

喻文州从来不觉有异样,总是眼望前方,一步一步的走着。

这一路,一走就走了好几年。

孩童小小的身躯逐渐变高变大,长成了青葱少年的模样。前方的身影也不似当初般羸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时常会迈着矫健的步伐,在夕阳下,不紧不慢,从容有度的走着,偶尔回头,像是在确认什么,一旦确认好了,他会微笑,眼神温柔。

14岁的黄少天看着前方那副日益挺直的脊背,有时候自己都搞不清楚——

到底,谁是谁的跟班啊?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2)


评论(12)
热度(138)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