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叶蓝】抱歉,手抖

昨天给老爸过生日发生了一件红包错点的趣事,于是就有了这个故事,十分沙雕,看过乐一乐就好哈哈哈!

 

【叶蓝】抱歉,手抖

 

在一起之后,叶修就被蓝河拉进了一个微信小群,群名十分耿直,就叫“亲友团”,建群的人叫“笔言飞”,群里一共就六个人——蓝溪阁五大高手加叶修。

叶修一看,乐了,都是老熟人,于是打了个招呼:大家好,承蒙各位照顾我家小蓝。

很有礼貌,也没有嘲讽,最多撒了把狗粮,叶修对这条消息自认为十分妥帖,于是再接再厉,又发一条:从今往后,小蓝就归我照顾了。

不算嘲讽吧?毕竟这群里“除我之外都是情敌”,叶修觉得还是有必要宣布一下自己男朋友的归属权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人理他,也就蓝河发了一个“尴尬”的表情让他自行体会去了。

叶修觉得奇怪,但也无所谓,反正该说的都说完了,于是丢下手机,照常上游戏抢BOSS。

一个月后,这群里除了叶修的两条消息和蓝河的表情以外,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后来叶修无意中才发现,蓝河还有另外一个亲友群,叫“蓝溪阁五人组”——里面充斥着除蓝河以外那些人对这位叶大神的吐槽以及BOSS被抢后的愤慨。

所以,“亲友团”这个群建了有什么意义???

 

又一个月过去了,蓝河的生日到了,叶修总算是见识到了这个亲友群的意义。

这一天,蓝河在“亲友团”群里收到了四个红包,祝福语统一是“老蓝生日快乐”,发红包的人自然是蓝溪阁另外四大高手。叶修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等他们一波互动结束,这才慢悠悠的也发了红包过去,祝福语是“祝我家小蓝生日快乐”,再次宣告归属权。

毫无意外的,除了蓝河,并没有人理他。

叶修依然是无所谓的,其他人对自己是什么态度不重要,重要的是蓝河对自己的态度。

蓝河对自己的态度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说谢谢也比给别人的要多两个感叹号,更别说后来又私戳给了“亲亲”的表情。叶修很满意,又发了个私包过去。

“别、别,今天收到的红包够多了,以后还不起。”蓝河看起来是挺急的,直接发了语音过去。

“也就520,不多。”叶修也跟着发了条语音,发完觉得少点什么,又补了一句,“不用还。”

笑话,别人发的红包以后自然是要还,但男朋友不一样,不仅不要还,下次还能帮你还。

想着,叶修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很能表现男友力,于是赶紧又发过去一条语音:“他们发了你多少?”

蓝河大概是忙着应付其他祝贺的人,一时半会也没有回复。

叶修也不急,顺手打了个副本,出来后,蓝河终于有消息过来了。

“林林总总收了几千块,我把帐都记好了,有机会一个一个还给他们。”

“其他人还好,都是几十块,十几块的,大春他们太狠了,四个人加起来就近三千。”

“特别是大春,直接送了我888,今晚还是他请客吃饭,早知道这么多,我就不收了,刚才还他,他说什么也不收,唉!”

敢情晾了自己半天,是在跟别的男人聊天啊?叶修听着一条一条的语音,心里越听越不舒服,尤其是知道梁易春送了888元的红包后,那种不爽就越发的明显了。

请客吃饭,还送这么大的红包,再看看正牌男友,因为比赛脱不开身,只能远距离发个祝福和红包聊表心意,结果红包金额还被别的男人比了下去……是可忍,孰不可忍!

叶修二话没说,又发了一个8888元红包过去。

24小时后,8888元的大红包又回到了叶修的钱包里。

蓝河收了一个,绝不会再收同一个人的第二个,第三个……很有原则。

叶修嘴上没说,心里却暗暗记下了这茬。

 

又一年过去了,蓝河的生日又到了。

叶修比赛结束的当天就连夜坐飞机去了G市,下了飞机后没有立刻去找蓝河,而是在蓝河住所附近找了家宾馆补眠,差不多睡到街边商店开了门,他又赶紧出门买了鲜花和蛋糕,一路折腾下来,终于站定在蓝河家门口。

叶修先缓了口气,然后才气定神闲的敲门,没多久,看着门里面睡的一头乱发的男朋友,忍不住亲了好几口才说明了来意。当然,连夜赶过来这种肯定是只字不提的,鲜花和礼物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只有最后“给你过生日”才是重点——这是叶修在飞机上就已经绞尽脑汁想好的措辞,没指望男朋友可以铭记一生,但一瞬间的感动,肯定没问题。

结果,蓝河比他想象的更激动一些,直接就投怀送抱了。

两人在家腻歪了一个白天,晚上再不出去庆祝,就太说不过去了。

叶修提议可以把蓝溪阁其他四个人叫上,说是热闹点。

蓝河觉得无所谓,就答应了,打开“亲友团”的群,招呼了一声。

平时没有动静的四个人,接二连三的发消息表示会去,这让叶修好生感慨。

到了饭桌上,叶修就更感慨了。

蓝溪阁五大高手凑齐后,五个人立马就叽叽喳喳的聊开了,再加上蓝河生日,是今天的主角,聊天碰杯,根本没有停过,就连筷子都不用伸,菜都会从四面八方送过来,俨然是团宠——叶修个人总结。

幸好,蓝河这个男朋友不错,没有见友忘色,别人夹菜给他,他就夹菜给叶修。

饭桌上,叶修第五百遍告诉自己:其他人对自己是什么态度不重要,重要的是蓝河对自己的态度。

实际上,这还不是叶修叫上他们来给蓝河过生日的目的。为了这个目的,叶修足足憋了一年,说出来也许有些可笑,但他就是忘不掉这茬。

酒足饭饱之后,果然又到了发红包环节。起头是的蓝河,本意是让大家今年免了这个节目,因为发来发去的也没啥意思,大家的祝福到就够了。结果不说还好,一说,笔言飞头一个在“亲友团”里发了红包。

“收!不收不是兄弟!”笔言飞大声喊着,十分有决心。

蓝河见他都这么说了,只好低头准备收红包,结果一点进去,是空的。

“不好意思,手抖。”叶修对着众人笑了笑,手机屏幕上赫然是红包收款的证明。

好家伙,666,比梁易春的888也差不了多少了!

叶修突然十分庆幸。

蓝河凑过去,想要看看金额,以便以后等笔言飞生日的时候还回去。

“我还你了。”叶修说。

蓝河收回刚探出的头,赶紧点开群里的红包。

688?!

蓝河一言难尽的看向笔言飞,说道:“谢了啊。”

没有矫情的说什么“太多”之类的话,蓝河默默的放下手机。

“下一个!”笔言飞显然还在兴头上,又撺掇其他人。

于是曙光旋冰也发了个红包。

“抱歉,又手抖了。”叶修皱着眉头,一脸歉意,“兴欣抢红包抢习惯了,看到红包就忍不住点下去。”

“我看叶神是BOSS抢多了,引发的综合症吧?”曙光旋冰调侃道。

笔言飞听着有些解气,于是也没再多嘴,反而催促入夜寒赶紧发红包。

入夜寒一边啃着鸡翅,一边腾出手来发红包,刚发完,叶修又道歉了。

一次手抖是手抖,二次手抖姑且算巧合,三次手抖……

“叶神你是故意的吧?”笔言飞忍不住了,可他到底忌惮叶修在网游中的实力,以至于气势很是微弱。

“真的是手抖。”叶修一本正经的说道,“毕竟年纪大了,不比从前。”

笔言飞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堂堂君莫笑竟然也会卖起惨来。

“算了算了,反正叶神都还给老蓝了,说不定真的是抢红包抢习惯了,条件反射。”曙光旋冰给两人找了个台阶下,大有息事宁人的意思。

而叶修这头呢,确实如曙光旋冰所言,把抢来的红包都还给了蓝河,不仅还了,还在原来的红包基础上,多加了点。此时心里正得意,转头看见还在默不作声吃菜的梁易春,心想:该轮到你了。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梁易春用纸巾擦擦嘴,拿起了手机,随意的戳了几下后,就将手机放回了原处。

叶修左等右等,等不到梁易春的红包,心中奇怪。

笔言飞也见梁易春拿了手机又不发红包,于是催道:“你的呢?怎么还不发?”

“发了。”梁易春说道,瞥了一眼叶修,“私包。”

叶修:“……”

“还是你聪明,免得叶神又手抖!”笔言飞自以为说的很轻,但其实大家都听到了。

叶神彻底无语,心中难得有挫败感,上一次有挫败感还是去年的今天,也是那个叫梁易春的给的。

看来明年要多抢几个蓝溪阁的BOSS才能抚慰了。

 

各自散去之后,叶修跟蓝河回了家。

因为第二天要早起赶回H市复盘比赛,所以两人早早就躺到了床上。先是你抱抱我,我蹭蹭你,随后便天雷勾地火干了一场。结束后,两人便互道晚安,相拥而睡。

大概是太早睡,不符合夜猫子的生物钟,叶修有些睡不着,睁着眼睛,在黑暗中摸索怀中的蓝河。

看不清楚,也还是要看。

突然,下方有人叹了口气。

“叶修,你是不是不太高兴?”

“没有。”叶修拍拍蓝河的头,示意他继续睡。

“因为没抢到大春的红包?”蓝河继续猜测。

“怎么可能,别傻了。”叶修笑道,虽然是有这么个意思在里面,但真正的原因,他相信蓝河肯定猜不到。

“那要不……我把大春的红包发给你,你再发给我一次?”蓝河似乎是认定了什么,干脆钻出叶修的怀抱,往床头柜上拿手机。

屏幕的亮光照的叶修的眼睛有些睁不开,但他总算是看清了蓝河的表情——这是一个认真给自己发红包的小可爱。

叶修将他重新拉入怀中,亲了亲他的额头。

“好了,我发给你了。”蓝河抬头,眼神热切而认真,“答应我,别不开心了,好不好?”

叶修差一点就把持不住,只是脑子里残存的一点杂念阻止了他。

打开手机,叶修在私聊里看到了蓝河发给自己的红包,他轻轻的戳开,看着上面“888”的数字,再次感慨万分。

梁易春啊梁易春!!!

“你再发我?”蓝河小心翼翼的确认道,显然还是不太清楚叶修到底有什么用意,而他,也只是凭着本能去安抚罢了。

叶修拿着手机,轻声笑了笑,他再次抱住蓝河,在蓝河看不到的地方,将红包发了过去。

蓝河收到红包后赶紧戳开,一看上面的数字,傻眼了。

“生日快乐,小可爱。”叶修趴在他的耳边说道。

蓝河大叫一声:“叶修你疯了吧!!!!!!!!!!”

“8888”这个数字伴随屏幕暗暗掉而消失,但钱包里的钱却不会。

这该死的!存了一年的钱!终于是送出去了!

“不用还。”叶修想,有生之年,应该都不会出现比这个瞬间更有男友力的时刻了。

蓝河再次被扑倒,然而,他还是没有搞清楚叶修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叶修也没打算告诉他——

他的男朋友,只不过是瞒着他,吃了他亲友团一年的醋,而已。

 

 

—END—

 

 

 

 

>文坑一览

评论(24)
热度(311)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