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39

对不起,今天也还在沉迷镇魂和朱白两位老师,2W的存稿快用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在文后



39

孙翔大年夜回来的这件事除了周泽楷没人知道,所以当他提着行李箱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管家放假了,帮佣也放假了,偌大个别墅,就孙翔一个人。

卧槽?早知道还不如和周泽楷吃过午饭再回来!

扔下行李,孙翔就迫不及待的把家里的惨状告知周泽楷,结果后者像是刚想起来似的,笑着告诉他,两家的大家长今天约了喝茶,小辈们都陪着。

“那你怎么不去?”孙翔觉得自己刚回来,又没人通知,不去是正常的,但周泽楷作为周家一份子没道理爽约。

“忘了。”

“……”孙翔佩服周泽楷撒谎不打草稿的本领,毫不留情的指出,“你真的是刚想起来,不是故意的吧?”

周泽楷笑了笑。

“你这家伙,未免也太自由了吧?如果是我,他们就算打晕了抬也得把我抬去,你快说,有什么诀窍吗?”

周泽楷不笑了,沉吟几秒才像是开玩笑一般说道:“金屋藏娇。”

孙翔一听立刻就明白了,什么金屋藏娇,分明是过河拆桥!就是用得着你的时候拿你当个宝,用完了就一脚踢开,但是碍于面子和身份,又不能做的太明显,就只能用权利来制约,让他空有一幢房子,却阻断了他和这个家里的所有联系。

他们根本就没有当他是家人,他们在防他,防他什么?

“他们是不是在防你有朝一日谋朝篡位?”孙翔心中气愤,也顾不上用词,反正差不多就那意思。

周泽楷听后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我觉得你想这么做才是正常的,他们这么对你,你就应该踩回去,爬到所有人的头上,等着他们回头跪舔你!”

十分符合孙翔性格的发言,周泽楷笑的又大声了一些。

“不要笑了,限你一个小时内出现在我家门口!”知道周泽楷这一天根本是无所事事,不禁有些不满他放自己回家。

“不行。”周泽楷回绝了他。

这倒是难得。孙翔愣了一下。

“有事。”周泽楷继续说道。

“什么事?”

周泽楷想了想,笑道:“谋朝篡位。”

孙翔一听乐了,说道:“我也去!”

“嗯,你先去。”

孙翔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周泽楷要去的地方恐怕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不过也没差了,既然让自己先去,也就是说周泽楷也会随后就到。

挂掉和周泽楷的童话,孙翔立刻拨通了大姐孙靖的电话,得知喝茶地点后,在孙靖不可思议的询问下,驱车赶往了目的地。

孙靖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白天的茶会不用孙翔去,晚上的酒宴才需要他到场。

但孙翔已经迫不及待了。

孙宏没有想到孙翔会如此积极的赶来参加茶会,就像周泽楷的亲父周毅茂也没有料到原本识趣的说今天没空的周泽楷会赶在茶会结束前跑来亮一亮相一样。两位当家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一条讯息——这两人的关系比他们想的要好得多。

不过,他们终究也没有往另一层意思上想,而且两家的儿子走得近,于他们而言也是互惠互利的一件事。

到了晚上,一群人陆续来到订好的酒楼,要了个大包厢,除去有事离开的,再加上某些被勒令必须到场的,两家人一共坐了两大桌,正巧,长辈一桌,小辈一桌,中间隔着一道屏风。

孙翔所在的位置正对屏风,从缝隙中依稀可以看到长辈们觥筹交错的身影。他的左手边是非要挤过来一起坐的孙靖,而原本应该在此的二哥孙展和他媳妇儿被安排去了长辈桌。孙翔见状,一点儿也不含糊,顺手把周泽楷拉来坐在了自己的右边,然后是随之而来同样非要挤过来和哥哥坐的周泽沐。之后,以这四人为中心,两家其他小辈们也都很有默契的坐定下来。至此,泾渭分明,周孙两家小辈,各占半桌。

席间,周家俨然一副主人姿态,如同孙家是茶会的东道主一般。小辈桌上,周泽沐尤为积极,言行举止一一效仿当时的孙靖。但终究是差了几岁,比起孙靖,周泽沐仍旧表现的不够沉稳,罪魁祸首便是酒,几杯下来就有些飘了。

孙翔本就看周家不太顺眼,看出周泽沐酒量不好,半场还没撑到就有了醉意,便有心想要他出洋相,于是频频举杯敬酒,惹得周家人都以为孙翔和本家的两兄弟都很熟,一个个不免有了别的心思。

孙翔是谁?孙家本家最小的儿子,除此之外呢?

——这大概是现下围绕在周家小辈们之间最大的疑问。

他们之中,几乎没有哪个见过孙家这位小少爷。

有的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好像早前传表哥要跳槽去周氏,就是这位小少爷搞出来的事。”趁着孙翔和周泽沐拼酒无暇理会其他人,周家的小辈就开始在底下窃窃私语,交换信息。

与此同时,孙家的小辈也没闲着。

“看着点,别让他惹事。”三哥孙启颇为担心的拉了拉只顾吃菜的孙尧。

“大姐你离他最近,交给你了。”孙尧转头对孙靖说。

“区区红酒,我们孙家什么时候怕过他们周家了?”孙靖回过头,脸颊微红。

“大姐,你醉了?”孙启开始紧张了。

“你胡说!”孙靖一转头,拉过旁边一人碰了碰杯,“喝!”

周泽楷微笑着拉了拉身旁的孙翔。

孙翔转过头,见大姐有灌醉周泽楷的意思,赶紧跑回原位。

“你看不起我是不是?!”明显已经醉了的周泽沐并没有放过孙翔,摇晃着追了过来,“听说你们打游戏的都不能喝酒,真怂!”

周泽沐的声音不小,就连长辈桌也惊动了,孙周两位大家长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投了过来,偏巧就看到孙靖“唰”的站起身,举起酒杯,不甘人后的喊了一声:“臭小子,干趴你!”

“……”在场除了孙翔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其他人都惊呆了,尤其做人父母的,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一个是孙家的继承人,一个是周家的继承人,平时看着人模人样的,原来喝了酒都一样,酒品极差!

此时的孙翔像个没事人一样端坐于椅子上,一脸惬意的摇晃着红酒杯,时不时的抿上一小口,心情极好。

“高兴了?”周泽楷却有点无奈,毕竟弄得两家形象全无,着实是不太好看。

孙翔侧头,在周泽楷的耳边说道:“我就是想让他们知道,孙家、周家,我一个都没放在眼里。”

“你大姐……”

孙翔挥挥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我大姐才不在乎这些,你不知道,她上次喝醉酒还是在谈判桌上,把对方和对方的秘书臭骂了一顿,后来你猜怎么着?”

周泽楷配合的“嗯”了一声。

“那秘书第二天就辞职,现在在我们公司上班。”孙翔笑着说道,“原来那秘书一直被上司骚扰,但是为了工作一直隐忍着。那天饭桌上,他上司对秘书毛手毛脚的,被我大姐看到了,清醒的时候觉得这是人家的私事,她不方便插手,后来喝了点酒后,见人故技重施,脾气一上头,就没憋住。”

“后来呢?”周泽楷想问的是那桩生意。

“生意没黄,因为大姐说包厢装了监控,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录下来了,表面上是警告对方不要再骚扰秘书,实际上双方都很清楚,这生意是不谈也得谈了,谁让他有把柄落在了我大姐手里呢?”

“厉害。”周泽楷毫不掩饰的感叹道,手段合情合理,就算说出去也只会是对方名誉受损,这时机把握的,和机会主义黄少天有的一拼了。

孙翔转头看了一眼身后还在拼酒的孙靖和周泽沐,却是叹了一口气:“大姐平时压力太大了,喝醉了也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泽楷跟着回头看一眼孙靖,突然觉得孙靖也许从头到尾都没醉,只是用装醉麻痹了对方,然后循着机会再出手。

那周泽沐现在岂不是很危险?

“哈哈哈哈哈……到底是小年轻,酒量可以啊!”

“过奖过奖,姐姐你也不赖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是多心了。

但是,宴席结束,大家各自散去时,当周泽楷看到孙靖虽然脚步虚浮,但双眼还算清明的扫了周家所有人一圈后,再看看被人扶着钻进车里的周泽沐,他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多心。

孙靖,果然是孙家当之无愧的继承人。

 


—TBC—


>【周翔】南墙 40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22 23 24 25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评论(3)
热度(20)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