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38

今天也在沉迷朱一龙老师,但还是更文了!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在文后


38

江波涛煮好了馄饨,还没等三人坐下来开吃,门铃又响了。

这次又是谁?

不知怎么的,孙翔的心开始砰砰乱跳,他有点期待,又有点惆怅,万一不是他怎么办?

门开了,孙翔见外面站着的人果然不是周泽楷,但论惊讶的程度,却一点也不亚于见到周泽楷。

“叔、叔叔阿姨!”惊得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我们不打扰吧?”

孙翔连忙将周泽楷的养父母请进门,但两位老人都一同摆手,说他们只是散步经过,顺道送些东西来。

就算再笨孙翔也知道散步是假的,能让他们徒步走到公交站,又转了两趟地铁坐了近二十站来到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

送走执意要离开的两位老人,孙翔赶紧打了个电话给周泽楷。

“卧槽,你是要吓死我吗?!”孙翔仍然觉得心有余悸,顾不得孙尧和江波涛还在场,一开口就绷不住情绪了,“你爸妈怎么知道我住哪儿,一定是你告诉他们的吧?!下次、下次能不能先跟我通个气?再来一次我心脏都要停跳了!”

电话那头的周泽楷不说话,只是笑。

孙翔抬手抹抹额头,就这一会会的功夫,紧张感已经让些许细密的汗液从他的额头颗颗冒出,一抬眼,江波涛拿着一张纸巾递给了他。孙翔这才想起来,不止江波涛在场,他那个不知情的哥哥也在场。

“先不说了,我吃饭了。”孙翔果断的挂掉电话,看向孙尧。

孙尧此时正十分认真的吃着馄饨,热气从他的嘴中冒出,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咀嚼。

“我还是更喜欢吃饺子。”吃完一个馄饨,孙尧毫不掩饰的表达了一句自己的看法,然后抬头,见孙翔一眼不眨的盯着自己,他双眼满是疑问的问道,“刚才谁来了?”

“……”孙翔气结,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到桌上。

孙尧对着空气嗅了嗅,闻到食物气息的瞬间,眼神也“噌”的一下亮了。

孙翔也没有吊胃口,将塑料袋里的两个饭盒拿出来,打开了其中一个稍大但没有热度的盒盖,稍稍愣了一下。铺排好的生馄饨如一个个白白胖胖的娃娃躺在饭盒里,目测超过30个。

“还有。”孙尧指着另一个饭盒说,意思是让孙翔快开另一个饭盒。

孙翔小心翼翼的将放着馄饨的饭盒放下,又打开另一个还冒着热气的盒盖,一股酱味混合着肉的鲜香味立马就钻进了他的鼻腔。

是腊肉!

孙翔惊呆了,举着一盒馄饨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两位老人并未说明饭盒里装的是什么,只说是周泽楷托他们来送的,因为也没说什么时候给,但是想着今天是冬至,又知道孙翔是一个人住,两人就自作主张,赶着今天带着馄饨一起送来了。

孙翔想明白了那一层未曾言明的意思后彻底呆住了,他突然有些后悔,当时就应该坚持一下,把两位远道而来的老人请进屋,就算喝杯茶也好啊!

“嗯,好吃。”孙尧先下手为强,已经夹了一块腊肉尝了起来。

“靠!”孙翔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将饭盒端走,像是捧着什么宝贝似的,跑进了厨房。

孙尧不解,但还不至于不识趣,见孙翔情绪不对,也就没有追过去。反正对他来说,腊肉已经尝到了,也没什么不满足的。

直到江波涛和孙尧吃完馄饨,孙翔依旧没有从厨房里出来。他低着头,小腹抵着水池的边沿,手指不停的在手机上翻飞着,过会又停了下来,盯着手边上的腊肉发了会呆,当手机再次发出震动的时候,他的手指又一次飞舞起来。

——腊肉不会是你做的吧?

——不是。

——那是你爸妈做的?

——嗯。

——他们竟然也会做腊肉?

——刚知道。去年做的。

——所以你就让他们这么送过来了?

——?

孙翔深吸一口气,继续打字。

——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你放心吧!

——嗯,放心。

像是完成了一件什么壮举,孙翔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出了厨房。

桌上的一碗馄饨已经凉的差不多了,吃到嘴里是温温的,皮子因为长时间在汤里浸泡变得有些烂,但孙翔就是觉得好吃——这是周泽楷走后他吃到的,最美味的,一顿佳肴。

 

又是一年春节,还没到2月份,短暂的假期就来了。

这一次,也算是公司老人的孙翔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再加上邵烁骅的离职,忙成狗的他直到大年夜那天才被放行,等到飞机落地,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一脚踏进车内,屁股都没沾上副驾驶的椅子,孙翔就迫不及待的和司机交换了一个吻。

“等很久了吧?”孙翔系上安全带,舔舔嘴唇,有些意犹未尽,可是一想到今晚不回家,他又毫不掩饰的露出了笑容。

“还好。”周泽楷没有说谎,因为他也是开会开到现在刚被他老弟放出来的。

同命相连的两位一路上也没有过多的交流,仿佛都憋着一股劲儿在酝酿着什么。孙翔不用开车,便抓紧时间打个盹,等迷迷糊糊的醒来,车子已经停在了某车库中。还没等他完全清醒,突然感觉椅子被人放了下来,而原本应该在驾驶位的某司机已经迫不及待的压了上来。

“喂!”孙翔躺在椅子上,看着身上的某人,又好气又好笑。

离家门口也就几步路,这也等不及吗?

不等孙翔提出抗议,周泽楷已经俯身吻了过来,像是要将离别后积蓄的思念全部释放出来一样,舌尖强硬的挑开双唇,扫荡着口腔内每一处软壁,最后才攀上拿一根与自己同样火热的舌头,紧紧交缠着。

“唔……”渐渐感觉到呼吸困难的孙翔挣扎着想要推开周泽楷,无奈后者却越挫越勇。

紧紧贴合的唇部,周泽楷丝毫没有给孙翔任何喘息的机会,直吻到自己也呼吸不畅,他才舍不得放开。

“哈、哈……”孙翔喘着气,如死里逃生一般。

熄火的车子没有任何光源,车库内的感应灯也早已熄灭,在这个几乎完全黑暗的环境中,喘息和心跳彼此交缠的声音越发明显。

周泽楷将头埋在孙翔的颈间,用嘴蹭了蹭,将唇上沾染的口水擦在上面,又伸出舌头舔了舔。

原本想要说什么的孙翔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他伸出手,勾在周泽楷的脖子上,头微微仰起,等同于是默许了周泽楷此刻的行径。

周泽楷轻轻的吻着孙翔的脖子,不同于之前的粗暴,此时的吻细密而绵延,牵扯出心中无数想要说的话。

“等很久了吧?”黑暗中,孙翔睁着双眼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回答,是周泽楷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孙翔揉着他的背,没再说话,感受着脖间越来越轻的亲吻,直至这种感觉完全消失,他才抬头猛地拍了一记车窗。

灯光应声而亮,恢复光明的视野中是彼此相望的容颜,这感觉十分的玄妙,仿佛等待千年,只为窥得这一秒。随即,强烈而刺眼的灯光终究让两人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双眼。

“起来起来!压死我了!”孙翔最先恢复,立即抬了抬左腿,膝盖对着周泽楷垮下软肋顶了一记,总算是将人从自己身上顶回了驾驶位。

周泽楷歪着身体坐在椅子上,见搞事情的气氛已过,只得将还挂在孙翔身上的另一条腿收回。

得到自由的孙翔二话不说,立刻走下车,对着不知何时又会熄灭的感应灯打了个响指。

前阵子有部电影引起了网上的轩然大波,孙翔去看了,散场后发现几乎一半的女孩子妆都哭花了,同去的同事这时问他:“感觉如何?”孙翔想了想,小声说:“我觉得BOSS说‘我一个响指,世界就会有一半的人死去’的时候有点帅。”

孙翔有点奇怪,为什么自己当时要那么小声说话呢?然后转过头,一脸中二的问刚把头探出车外的周泽楷:“如果这个世界只能有一半人可以活下来,恰巧你我之间必须选一个人死掉,你会怎么办?”

周泽楷站在车外,手里捏着车把,正欲关上,冷不丁听到这么一个问题,心中连忙斟酌起来。

“有这么难回答吗?”孙翔不太满意周泽楷思考问题的速度,因为在他看来,答案实在太简单了,是可以不假思索就回答的。

周泽楷慢慢的关上车门,突然灵光一闪,反问:“你呢?”

可以说求生意志很强了。

孙翔并没有因为周泽楷把问题抛还给自己而感到生气,事实上,他为终于有机会将答案宣之于口而兴奋,连忙将自己准备好的答案说出:“反抗啊,笨蛋!”

周泽楷一愣。

孙翔从车的一侧跑到另一侧,拍拍周泽楷的肩,仍旧是一脸中二的说道:“反抗吧少年,在这个结果发生之前阻止它!”

万一阻止不了呢?

周泽楷没有问出口,一来太不识趣,二来他几乎可以预见孙翔会怎么回答了。

在孙翔的脑中从来就没有“后果”这个词,只有当“后果”真实发生的时候,他才会去想应对的办法,至于后果所产生的另外的后果,也不再他的计划中。你要说他不精于计算也可以,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才可以不执着于未来,不被未来束缚,而专心只做一个拼搏于现在的人。

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后果也许会很糟糕,但终究也不会太糟糕。

那么,如果这个问题换做是他来回答呢?

孙翔先一步走出车库,周泽楷紧跟其后,身后的灯光再次熄灭,迎面是明月皎洁的光亮。前方的身影散发着往日不常见的柔和气息,周泽楷逐渐加快脚步,追至并肩,轻轻的握住一只手,小声说道:“要么一起死,要么就一起活。”

“嗯?你说什么?”孙翔看向周泽楷,满脸疑惑。

月夜下,周泽楷的双眼闪着银色的微光,他面带微笑,脚步稳健。

他可以是温柔至极的恋人,也可以是最决绝的枪王。

后果,由他承担。


—TBC—


>【周翔】南墙 39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22 23 24 25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评论(4)
热度(18)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