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37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在文后



37

孙翔后来听他那个大嘴巴的二哥孙展说,孙尧最后还是去了父亲给他安排的相亲宴,条件是在一段时间内孙家不会有任何人去打扰孙尧做任何事。

看似好像是因为孙尧掌握了主动权才换来的结果,但实际上——周泽楷说,自孙尧接受条件的那一刻起,他就输了。

周泽楷还说,如果孙尧真的自由,是根本不需要和任何人谈条件的。

孙翔听完后有些愣,那一刻,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未来。

人生在世,活的究竟能有多矛盾,看看孙尧就知道了。

但孙翔就是不信邪,因为孙尧,他突然迫切的想要去闯一闯这道墙,想看一看,墙被打破之后,还会剩下什么——他想象不出太多东西,因为他本身就看不到太多弯弯绕绕的东西,在面对任何事的时候,他都是凭自身第一直觉去应对的,或许有时候用的方式是错误的,但至少一直都是最真实的自己。

他喜欢周泽楷,对邵烁骅没有感觉,他敬重大姐,厌恶联姻,他想要打败谁,就会想尽办法去打败他,他想做点什么,便会马上去做。后果?后果从来都不是决定他行动的唯一准则,甚至于,它是垫底的。

如果他是孙尧,既然一开始就争取到了自由,他就会继续下去。

或许会失败,但他始终坚信胜利。

这一切都想通了之后,孙翔直来直往的脑子也突然转过弯来了。一直以来,他单方面的给自己和周泽楷打上了“无条件接受联姻”的标签,以至于所有的行动都建立在这一思维上,但事实上,自己并不是会这么做的人,而且他相信,周泽楷虽然乖顺,但也决不是那种可以任人摆布的软柿子。那么,如果从现在开始,他想一下“我和周泽楷都会对联姻作出反抗”呢?

——行动会更自由!

因为他是孙翔,比起避免问题,去打破这些问题似乎会让他更得心应手!

 

冬至那天,别人家都在哼哧哼哧揉面团的时候,孙翔正拎着十斤生猪肉往家赶。

虽然没有办法和周泽楷一起做腊肉,但他还可以做了送给周泽楷。

孙翔一边做一边盘算着,春节可以拎几条腊肉回去,不过在此之前先可以送一些给周泽楷的养父母,还有孙尧,也可以拿两条给他下泡面吃,然后还有部门的同事……这么一算,孙翔发现十斤肉根本就不够分。

“明天再去买十斤?”孙翔嘀咕了一句,正巧门铃响了,“谁啊?”

知道他住这里的人不多,同事们也知之甚少,而亲戚也都不在S市,除了孙尧……

孙翔擦着手,往猫眼一瞧,还真是孙尧。

“蹭饭蹭饭。”孙尧十分熟门熟路的换鞋进门,在闻到一股酱香味后,不由得转过头去看正在关门的孙翔,“你在做什么?一屋子调味料的味道。”

“腊肉,你吃不吃?”孙翔不怀好意的问道。

“吃啊。”孙尧点点头,然后看着孙翔拎起一根刚穿好线的肉条,终于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生吃啊?生吃多不卫生,我不好这口。”

说的好像真能生吃似的。孙翔瞟他一眼,不再理会他,兀自继续干活。

“诶?你家厨师长呢?”孙尧从客厅绕到厨房,又从厨房绕到卫生间,要不是两间卧室的门都紧闭着,他还挺想一探究竟的。

孙翔听闻这话才意识到孙尧已经很久没上自己家来蹭饭了,自然也就不知道周泽楷已经离开。

“回家了。”

“还回来吗?”

“不知道。”

“那还挺可惜的。”

“可惜什么?”

“没人做饭了啊,哎……算了,我回去了。”说着,孙尧毫不犹豫的往大门口走。

“……”孙翔有点无语,想要阻止,又觉得阻止了也没多大意义,毕竟他自己的晚饭都还没着落呢。

“拜拜。”孙尧并没有回头,换好鞋,直接拉开大门,正要往外走,偏巧有一人跨上最后一步台阶,停在了自己面前。

“你好。”江波涛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孙翔听闻声响,也顾不得满手的鲜香,赶紧跑到门口,十分热情的把江波涛迎了进来。

江波涛似乎和孙翔是说好的,不仅人来了,还带了馄饨皮和和好的馅,比孙尧更熟门熟路的进了门,直奔厨房。

这下好了,晚饭有着落了。

孙尧面上一喜,干脆不走了。

孙翔对此见怪不怪,只是朝着厨房喊了一声:“够三个人吃吗?”

“不考虑明天早饭的话,够了。”江波涛一边包馄饨一边回道。

孙翔觉得早饭有没有的吃问题不大,也就没再说什么,继续捣鼓他那十斤肉。

孙尧重新进门后既没有安安静静的坐下来等开饭,也没有刻意的说想要帮忙什么的,他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一会儿看看孙翔折腾那十斤肉,谈了谈腊肉制成后的归属问题,一会儿又去看江波涛包馄饨,并同他聊了聊馅料的咸淡问题,还没聊到自己喜欢吃饺子,就被孙翔抓去了阳台。

“你今天怎么不显摆你那位盘条亮顺的女朋友了?”孙翔一边擦着竹竿,一边问道。

竹竿是周泽楷还在这边时早就准备好的,是拿来挂腌制好的腊肉用的。当时孙翔看到周泽楷完全不顾形象的扛着三根竹竿回家的时候,再一次刷新了对行动派的认知。

心中藏有多少期待,才会有诸多过分的积极,只可惜,终究没能实现。

孙翔仔仔细细的擦着竹竿,任由思绪乱飞,完全忘了身边还有自己抓来的孙尧。

孙尧趴在阳台边沿,抽了会儿烟,然后才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回道:“分了。”

“可真够快的。”被拉回思绪的孙翔连头也没抬。

“她想出国,我得留下,就这么简单。”

“我看你也没怎么喜欢她。”

“确实。”

“……”已经想好下一句说辞的孙翔见孙尧没有按套路来,这才放开竹竿,起身背靠在窗台边,说道:“所以骗老爸跑出来也不是为了她吧?”

孙尧瞟了孙翔一眼,眼神淡淡的,好半晌都没说话,只顾着吧嗒吧嗒的抽烟,眼看着一根烟即将抽完,孙尧忽地将烟头狠狠的往竹竿上一摁,说道:“没有人能阻止我的脚步,没有人!”

烟头应声而落,还被狠踩了一脚。

孙翔有些心疼那根竹竿,又觉得此情此景有些好笑。他蹲下身,将竹竿上沾染的烟灰擦掉,心里却在想:这话听着真是够耳熟的!

孙翔小时候不小心闯进父亲书房的时候,依稀记得,父亲当时对着电话也说了同样的话。那个一向雄心勃勃的男人脸上带着一丝少有的,仿佛年少气盛时才会出现的那种壮志未酬的气急败坏,给年幼的孙翔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算一算,当时的父亲大概也就是大姐现在的年纪。

他们的父亲为了可以尽快掌权,几乎刚到结婚的年龄就结了婚,第一任妻子比他大三岁,家境殷实,和父亲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他们为了双方家族的共同利益而在一起,是非常典型的联姻,但最终这段婚姻仅维持了半年,两人又因为利益而分开。离婚后的父亲很快就有了第二任妻子,也就是他们的母亲,依旧是联姻,只是论起家境,已经成为孙氏当家的父亲更胜一筹。如此,两人的感情一直都很稳定,而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走来,就算没感情也培养出了感情,正因如此,父亲固执的觉得,就算是联姻产生的家庭也没什么不好。很显然,如今事业家庭圆满的他早已经忘记了曾经并不幸福的第一段婚姻,他只记得自己年轻时在电话里吼得那一句——没有人能阻止我的脚步。

的确,没有人能阻止你的脚步,但同样的,你也没有权利阻止别人的脚步。

“你打算怎么做?”孙翔看向孙尧。

这话问的太过笃定,就好像心中的盘算都被看穿了,孙尧便反问道:“你想怎么做?”

孙翔摇摇头,说道:“没想好,但大致的方向应该跟你是一样的。”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没有人能阻止我的脚步,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孙尧看着孙翔,这张同自己十分相像的脸上流露着他曾经见过的表情,那是在一座充斥着掌声和欢呼声的场馆中,大屏中央的荣耀LOGO闪过之后,除了胜利者冷静的面容,还有是失败者的不甘不愿——这是孙尧某天心血来潮,瞒着所有人跑去看了一场荣耀的全明星周末,却没想到,正好看到了孙翔碰壁的那一幕。虽然觉得这里面有他弟弟一点作死的成分,但他仍旧记住了那句话:今天我输了,输的无话可说,但是,明天则未必!

大屏上一闪而过的孙翔的脸,狼狈中又透着一股固执又倔强的一往无前的自信,那个时候,孙尧是真的相信,没有人可以阻止孙翔的脚步,即使是受挫,也只会成为他前进的动力。

这个人是他的弟弟,只比自己晚出生几秒,就成了他的弟弟,却比他更早的成长了。

嫉妒,总是会使人面目憎恶的。

“我们可以比比看,谁能更快的走到那一步。”孙尧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啧,虽然我们大致方向是一样的,但目的不同,没法比。”孙翔摆摆手,走出阳台,回到了客厅。

孙尧跟在后面,沉默不语,他不清楚孙翔的目的,也并非一定要弄懂孙翔的目的,但他知道,他的这个弟弟,将会是他最好的盟友。

可是,他们的敌人又是谁?

是父亲吗?

这才是孙尧沉默的原因。


—TBC—


>【周翔】南墙 38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22 23 24 25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评论(1)
热度(23)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