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橘子汽水/22H】纯洁关系(下篇)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 

终于又肝完一个活动啦!!!大家都辛苦了!!!


>【叶蓝】纯洁关系(上篇)


纯洁关系(下篇)

 

继“春节关系”不断发酵后某天傍晚,许博远终于被一个大三的学姐拦在了从图书馆到男生宿舍必经的喷泉广场。

这个时候可千万别出水啊!

许博远知道自己的关注点不太对,但是见学姐来势汹汹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他真的是不敢怒也不敢言,只得努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双脚一点一点的往喷泉外围移。

“你跑什么?!”学姐大声呵斥。

许博远发誓他平时绝逼不是这么一个怂货,但是,在面对女生,尤其是一个不太肯跟你讲道理的女生,他觉得装装怂也没什么。

“没跑,这不是站着呢吗?学姐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提,我尽力做到就是了。”

“就上个星期,你包里的那封信……”学姐的气焰突然一下子下去不少,仿佛那封信是什么禁语似的。

“哦哦!”许博远记忆力不错,想起来了后赶紧说道,“你放心!我绝对没有看!”

“你为什么没看!!!”声音的分贝再一次上来了。

“啊?”给叶修的情书,我为什么要看?做人秘书都不带这么尽责的好吗!更何况,我也不是秘书,怎么老有人往他包里塞情书帮忙交给叶修呢?许博远在心里疯狂吐槽着。

“你说啊!为什么不看!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学姐突然伸手,抓住许博远的领子摇晃着。

光顾学习还没来得及吃晚饭的许博远瞬间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自然也回答不上来。

所以说,体育系放着这么一个女神级人物真的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偏偏这位女神也不能免俗,看上了叶修。

果然,这锅还得叶修背着!

“你为什么不说话?!”

“姐、姐,你得给我说话的机会啊!”许博远不承认自己是如此弱鸡,但在体育系的人面前,不管男女,所有的身体指标加起来都显示自己确实是个弱鸡。

弱鸡就弱鸡吧,但该说的还得说,要不然明天的八卦版他又要上头条了。

这一年下来,他和叶修上的头条还少吗?但每一条他都异常“珍惜”,吐槽从来都不带重样的!

“姐,我觉得这里面有误会,信我真的没看,我也确实交给叶修了,如果你不信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学姐放开许博远,尖叫着蹲了下来。

许博远看了看四周,庆幸现在是饭点,来往的学生并不多,但该有的怪异视线仍旧不少。

“许博远,你这个大笨蛋!”

我又怎么了?许博远指着自己,十分费解,可学姐声音中带的哭腔,他听的真切,直觉认为不能再这样僵持下去了,他赶紧掏出手机,打给了叶修,嘱咐他不仅人要来,还要把那封信带来。

“什么信?”

“……”

“哦,那封啊?”

“对对对!就那封!”

“我扔了。”

“……”

“很重要?”

许博远深吸一口气,对着手机怒吼一句:“老子的一世清白现在全毁在你这个混蛋的手里了!!!”

女孩子挖心挖肺写下的情书,这个混蛋怎么能说扔就扔,就算对人家没有意思,不想让人误会,也没必要做这么绝吧!

“混蛋!”

随着许博远的一声怒吼,学姐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那模样就像是被谁始乱终弃了似的。

 

果不其然,许博远第二天又上了八卦版的头条,标题是《体育系女神痛哭对质,学生会主席被三?!》,附带叶修也又上了一次。

“这帮人……我是不是不和你绑定在一起就不能上头条了???”

“你的关注点又错了。”叶修笑着指正他。

许博远瘫在图书馆的桌上,说道:“不然我还能关注什么?关注我这个炮灰又一次给你挡了回桃花?”

“你挂掉电话后又发生了什么?”

“惨绝人寰,惨不忍睹,惨惨惨!”许博远一连说了好几个“惨”来表达内心的愤慨,“都怪你这家伙,我安慰了她足足两个小时,可不知道怎么会是,我越安慰,她哭的越凶,泣不成声的,回去的时候还在哭呢,我现在总算明白女人真的都是水做的,大海啊,全是水,女人的眼泪啊,也全是水!我昨晚做梦还梦到我在海里游泳,游着游着,水越来越多,你猜怎么着?”

叶修配合的问道:“怎么着?”

“百来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海岸上朝海里哭呢!敢情这海水全是哭出来的!”

“哈……”

“叶主席,请注意素质!图书馆内,禁止喧哗!”许博远敲敲桌子,阻止叶修笑出声来,“现在你知道我昨天有多惨了吧?”

“是挺惨的。”叶修满脸都是憋不住的笑意,“作为补偿,明天我送份礼物给你。”

许博远眼前一亮,忙问:“是什么?”

叶修将食指竖在唇中间,朝他眨了眨眼睛。

 

要说送礼,许博远认为叶修还真该好好给自己送份大礼,毕竟光是给叶修递的情书都不止一箩筐了,更别提在八卦版陪跑一年的心路历程。

论交情,身边几个死党都没他敬业好吗!

如果这就是叶修追求的在有限的大学生涯中拥有一段纯洁的关系,他倒是真的很纯洁的拥有了,那自己呢?

许博远趴在床上,毫无睡意。

“说真的,你和叶修究竟是什么关系?”睡在上铺的兄弟依旧不死心,在黑暗中散发着八卦的气息。

其他人虽然没有吭声,但许博远知道,这一个个的都竖着耳朵听着呢。

“能有什么关系,纯洁关系,上次那手癌,别瞎传。”许博远没好气的说道,顺便解释了一下上次的短信风波。

但是没用。

“深柜在出柜之前都觉得自己和对方是纯洁关系。”

许博远懒得理他。

“又或者,是对方想让你觉得你们是纯洁关系。”

“……”

“再或者,对方想让你觉得你们是纯洁关系,恰好你还是个深柜。”

“信不信你明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再也见不到太阳,若干年后又被考古队从一个锁死的柜子里发现你绝美的干尸模样?”

上铺的兄弟不以为然道:“嘿嘿,被我说中了吧?”

许博远腾地一下坐起,脑袋不小心磕在了头顶的床板上,砰的一声特别响亮,听着就很痛。可他却不顾疼痛,说道:“我说你们这帮人,是不是都在期待着我和叶修发生点什么?”

“嗯。”

“嗯。”

“嗯。”

“嗯。”

这个宿舍,加上许博远,一共五个人。

其中四个,几乎可以代表学校一大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的心声了。

许博远郁闷的一晚上都没睡着。

 

第二天,许博远顶着一张没什么精神的脸去见了叶修。

“不会是听说有礼物收,激动的睡不着了吧?”叶修没有放过可以调侃他的机会,“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说完,还在许博远头上撸了一把,帮他把头顶一簇竖起的头发压了下去。

“礼物呢?”许博远别开头,又往后退了一步。

“站那么远做什么?”叶修往前走了一步。

“我现在全身负能量,怕传染给你。”许博远说着又退后了一大步。

叶修倒是没再接近,只是原本带着笑意的嘴角渐渐拉平了。

从刚才起,许博远就没有正视过叶修的双眼,此刻更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半晌,许博远才开口:“算了吧……”

叶修盯着他,慢慢的掏出烟来。

“礼物我也不要了,我们还是停止这种关系吧。”

“哪种关系?”叶修叼着烟问他。

“就现在这种关系。”

“哦?”叶修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又把烟从嘴上拿了下来。

“你想要的是一段纯洁的关系,但是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其实很不正常吗?”许博远抬起头,但他依旧不敢去看叶修的双眼,只是盯着前方一株灌木丛,像是在顾及着什么,他又往后退了一步,说道,“你真的有拿我当朋友吗?”

叶修终究将烟又放回了烟盒里,他两双插在口袋中,右手握起,像是攥着什么,他一言不发的站着,表情淡然等着许博远的下文。

“你也许只是看中了我的正常,或者说,是我的平凡普通?也是,你身边有太多优秀耀眼的人了……”

“这就是相处一年后,你对我的看法?”叶修打断他,语气平静的不可思议。

“我不知道,可能这一年我过的太不真实了……”许博远再次低下头,比刚才更不敢去看叶修,因为他知道,上面所说的一切都是在撒谎,而真正的原因,他不敢说。

“没错,我是不止一次说过你正常。”叶修顿了顿,突然换上了一副夸张的语气,“可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平凡普通?”

“……”

“你当初毛遂自荐的勇气呢?”

“……”

“你是不是到现在都觉得当初毛遂自荐的人只有你一个?”

“啊?”

“文艺汇演的主持,一个可以在全校师生以及外界媒体眼中展示自己的机会,你觉得竞争力会有多大?”

“可是……为什么直到演出当天都没有定下另一个主持?”

叶修摇摇头,无奈道:“所有毛遂自荐的人在看到那叠主持稿之后,又听说要脱稿都吓跑了,只有一个人信誓旦旦的告诉我‘我会努力的’,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吗?”

许博远终于和叶修对视了一眼,眼中写满了好奇。

“这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自信过头了。”

“靠!”

“但是当我看到你认真读稿的模样,我突然就信了,你真的可以。”叶修走近他,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一字一顿的说道,“能够靠自己努力打拼的人从来都是不平凡,不普通的。”

被洒了一脸鸡汤的许博远有些动容,甚至他还感觉到了自己眼眶中的酸涩,他眨眨眼,努力稳住情绪,但一开口,还是哽咽了,他说:“机会总是会留给那些早有准备的人的。”

“对,所以……我也准备了一年。”叶修放开他,表情又恢复到了往常不怎么正经的模样。

许博远怕是自己听错了,半张着嘴,看着叶修。

叶修不急着解释,重新掏出烟来抽了一口,在许博远快要杀人的目光中才缓缓说道:“刚才,你问了我一个问题。”

许博远认为刚才的自己脑子不太清醒,具体说了什么已经不太记得了,他双眼无辜的看向叶修,没有一丝一毫做作。

“你问我有没有真的拿你当朋友。”叶修毫不留情的指出,“那么,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有没有真的拿我当朋友?”

“我……”

叶修夹着烟的手往他眼前一挡,阻止了许博远说话,“不用急着回答我,你可以先听听我的答案。”

许博远乖乖闭嘴,安静的听着。

叶修凑近他,说道:“我没有。”

平静又沉稳的声音,吐出的气息中还带着一股熟悉的烟草味。

像是心中埋着的一颗地雷被点燃了似的,瞬间炸的许博远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我……”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的。”这次换许博远打断了叶修的话,并推开了叶修。

“你真的明白?”叶修有些迟疑,因为许博远的表情很不对劲,像是一副要哭出来似的。

可许博远终究没有哭出来,至少在叶修面前,他忍住了。

 

叶修设想过很多次结局,但他没有料到许博远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害他一时心软,就这么放他跑走了,说好的礼物也没来得及送出去。

原本是想缓一缓,等第二天再谈的,没想到连着好几天许博远都躲着自己,叶修这才发觉事情不太对,于是抓着许博远的舍友一通盘问,总算是掌握了许博远的动向。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又是那个喷泉广场。

不过此时的许博远着实没有心情去想“万一喷泉喷水出来该怎么办”,他见叶修像根木头似的杵在他的前头丝毫不肯相让的样子,他只好转身往回走。

叶修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

现在已经是晚上快九点,图书馆即将闭馆的时间,回宿舍的学生只多不少。

许博远有点慌,事到如今,他已经不想再和叶修一起上八卦版的头条了,可以说,在那天之后,他和叶修就没有瓜葛了。

什么纯洁关系,春节关系,在叶修说出没把自己当朋友的那一刻,就全都没有关系了

第二天醒来,许博远看着镜子中发红的双眼,他知道,那个该死的睡他上铺的兄弟就像是一个巫婆对王子连续下了三个诅咒,幸运的是,其中有两个没有实现,但更可怕的是,最坏的那个应验了……然而,若干年后,考古队并不会在一个锁死的衣柜里发现这位兄弟的干尸,只会有孟婆在他咽下一口汤时看见自己心中的柜子里藏着的另一颗心。

不过,这些都和现在没有关系了。

现在,许博远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呆着,虽然知道无法回到认识叶修之前的日子,但也能骗骗自己,告诉自己可以回去。

“礼物还没送出去,你跑什么?”

“我没跑!”不同于对待上次那个学姐,面对男人,许博远理直气壮多了。

“给你。”叶修也不跟他多解释,将手中攥了不知道多少天的礼物硬塞给了许博远。

许博远原本是要拒绝的,但是一看手里的东西这么眼熟,一时鬼迷心窍,竟打开了。

那是一封信,粉红色的信封,没有署名,也没有写收件人。在替叶修挡桃花的无数个日子里,许博远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封信是写给叶修的,所以他没有打开确认便直接塞给了叶修。

但是,这封信也有一点不太眼熟的地方,那就是许博远当初收的时候是完整的,但现在,信封是皱巴巴的,信纸也已经支离破碎。许博远拿着它,就像是捧着一个被谁分尸后又重新缝回来的布娃娃。

怪不得叶修不敢拿出来,原来不是扔了,而是撕了!什么仇什么怨!

“混蛋!”一不小心,许博远就骂出了声。

叶修站着,骂不还嘴。

许博远极度愤慨的将信看完,又极度愤慨的将信塞进了自己的口袋,他抬起头,看向叶修,质问道:“学姐写给我的信,你凭什么撕了?”

“你喜欢她?”叶修原本平静无波的双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敢置信。

“这跟喜欢没有关系!你懂不懂什么叫做隐私?什么叫做尊重?”

“我知道。”叶修淡淡的说道,随即又耸耸肩,“但是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

“而我却还要再把它们一片一片粘回来。”叶修苦笑道。

“……”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粘回来?”

许博远沉吟数秒才不甘不愿的问道:“为什么?”

叶修笑了笑,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情,说道:“因为我突然想让你知道我曾经把它撕碎过。”

“……”不好,拳头有点痒。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把他撕碎?”

许博远不太想问他,但叶修已经作出了回答:“因为我想在有限的大学生活中发展一段纯洁的关系。”

“这跟你把信撕碎了有什么关系?”许博远突然觉得叶修任性起来也是挺任性的,还说自己跟个小孩子一样,分明他也是!

“关系大了!”叶修突然提高了音量,原本就备受瞩目的两人,此刻更引人注目了。

“你能不能小声……”许博远话都没有说完,就被叶修拉了过去,在嘴角被蜻蜓点水般一吻之后,他才愣愣的把话说完,“点……”

耳边先是有惊呼,然后是拍照的声音。

完了,明天,哦不是,今晚!今晚八卦版的头条就又是他许博远和叶修的了,而且这一次……有图有真相,都是石锤!

“叶修!!!!!!!”醒悟过来的许博远拔腿追向已经跑出了一米开外的叶修。

“我可没说过纯洁的关系是指纯洁的朋友关系!”叶修绕着喷泉边跑边喊。

“你说什么?!”

“我说……”叶修站定在不远处,伸开双手,看着奔向自己的许博远,大声说道,“我想在有限的大学生涯中发展一段纯洁的恋人关系,现在特别邀请你做我的合伙人……”

许博远没来得及收住脚,一头扎进叶修的怀抱,身体被抱住的同时,他又一次绝望了。

一个晚上,又亲又抱,头条铁定跑不了了!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耳边的声音温柔的不可思议,许博远有些恍惚,他不敢置信的问道:“春、春节关系?”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紧张的变了调,好好一句“纯洁关系”硬被说成了“春节关系”。

不等许博远改口,叶修忽的一笑,轻声说道:“那是我的下一步。”

“……”

“愿意吗?”

“……”

“让他们再多拍几张照片真的好吗?”

“我靠,叶修你赢了!”许博远跳出叶修的怀抱,一脸气急败坏的说道,“不就是个纯洁的恋人关系,我应了!”

是啊,这有什么可怕的,能有老子原来是个深柜可怕吗?!

 

 

—END—


评论(6)
热度(216)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