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叶蓝】纯洁关系(上篇)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原来这篇文不是这么写的,我想写的是之前叶蓝《罚站》的后续,是一个纯纯的恋爱小故事,但是,在我打下文名的那一刻,什么都变了——当我把纯洁关系”手癌成了“春节关系”时,就出现了这篇新的独立的文w

PS:初稿和修稿后之间多了近千字,还是破万了OTL


>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校园pa,下篇会在6月1日活动当天22点发布哦~


纯洁关系(上篇)

 


 

据不完全观察,从上个学期到这个学期,叶修和许博远的关系相当密切,吃饭、学习、课外活动,两人一起的身影随处可见,根据男生宿舍那边的说法是:就差没睡一张床了。

某天周末,睡在许博远上铺的兄弟为了不打扰还坚持在赖床岗位上的其他莘莘学子,他选择了发短消息给许博远。

一大早就被某人用刷屏式的短消息震醒的许博远仍旧有些睡眼惺忪,此时他还不知道上铺的兄弟也跟着被一起震醒了,只是手里捏着手机,眼皮耷拉着,眼看又要睡死过去,一条新的短消息又躺在了他的手机里。

【你和叶修是什么关系?】

许博远清醒了一些,拍拍脸,开始回复。

【春节关系。】

火速发完之后,许博远连看都没看就赶紧掀开被子,抓紧时间起床洗漱,然后赴约。

半个小时后,整幢宿舍大楼都传开了——

根据可靠消息,叶修和许博远之间已经到了春节互见家长的关系了!

“不是,你听我解释……”许博远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叶修好整以暇的坐着,一副“你说什么我都信”的表情,双眼满含“深情”的凝望着许博远。作为学生会主席,他照例每天会刷一刷校园论坛,就在等待许博远从宿舍跑到图书馆的这段时间内,他发现浏览八卦版块的人数以非正常的速度不断上升,根据以往的经验,他本着一颗“我就看看我不发言”的路人姿态进入版面,一眼就看到了最前排那条新鲜出炉的帖子——《果然和传闻一样,叶修和许博远的关系不单纯!有图有真相!》

图书馆内,无数个探究的眼神正向他们飞来,一开始还有些遮遮掩掩的,到后来干脆就放飞了。

“手癌!这绝对是手癌!”许博远硬着头皮继续解释道。

“好,我相信你。”叶修说出了和表情十分相符的话。

许博远松了一口气,可还没等他坐下,叶修又说了:“那现在怎么办?”

“……”许博远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叶修当初就是为了躲避狂蜂乱碟才和自己套近乎的,会发展到像现在这般和谐友好的相处模式,纯属意外!虽然在别人眼中,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就像是在出柜边缘试探,但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那是演给别人看的,都是假的,他和叶修两个,真的是纯洁到不能再纯洁的朋友关系,或许,他们之间连朋友都称不上,准确来说,应该是契约关系。至于“春节关系”,那真的只是早上脑子不太清醒又手太快造成的手癌!

故意为之的误会在计划之内,是可控的;而非人为的误会是在意料之外的,也就是不可控的。所以,这次的误会,对两个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会、会影响你Lian Ren学生会主席吗?”许博远有些担心的问。

首先想的不是自己是有缘由的,毕竟,现在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可是这所大学的风云人物,而自己,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大学生,孰轻孰重,他心里清楚地很。

如果不是那次……


文艺汇演的后台,每一个人都十分的忙碌,忙着化妆,忙着串词,忙着催促,忙着狂奔。许博远在学生会副主席喻文州的引领下,穿梭于混乱的后台,最后,来到一个穿着西装礼服的男人面前。

“总算是找到你了。”喻文州的语调十分平静,一点也没有自己是穿越了大半个后台最后在角落的某杂物间才找到人的紧迫感。

“就是他?”男人坐在一个大纸箱上,收起手中的琴谱,抬头看了许博远一眼。

许博远同样也在观察着他,不同于以往的打扮使他精神了不少,眉宇间也添了几分少有的严肃感。恍惚间,他仿佛不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那个连学生会开会都没有正形的叶修。

“嗯,就是他,你们应该认识的。”喻文州说道。

所谓的认识其实就是午间广播时因为一些紧急情况传过几次纸条,恰好,有三次是轮到许博远主持,又恰好因为学生会人手问题,纸条是由主席叶修亲自来广播站递给他的。

如果这也算是认识的话,那就当作是认识好了。

“你好,主席,我是播音系的许博远,黄少身体不适确定无法发声,我就向副主席毛遂自荐了。”

叶修听后,沉默了约莫有一分钟。

“怎么了?”喻文州发觉到空气有凝结的征兆,适时打破了沉默。

“奇怪……”叶修看着琴谱小声道,有些像自言自语。

许博远更觉得尴尬了,虽然说这次他也算是毛遂自荐,但如此被轻视,还是让他很不舒服。

“这话痨身边竟然还有正常人?”叶修再次抬眼,似笑非笑。

作为话痨死党的喻文州保持微笑,但是内心……不好说。

许博远刚开始的尴尬和愤慨被冲散了,听闻这句话,不小心就笑了出来,甚至还毫不掩饰的问道:“主席的意思是想要一个不太正常的人和你做搭档吗?”

没想到,叶修颇有些激动的起身摆手,琴谱被晃得“唰唰”直响,他说:“不不不,这个世界只要有黄少天一个话痨就够了,你就继续保持这样,很好,我很喜欢。”说完,转头又对喻文州说道,“就他了。”

喻文州继续保持微笑,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后就离开了。

被留下的许博远还没有从“我很喜欢”这四个字的震惊中恢复神智,就被叶修塞了一叠稿纸。

“原则上,主持人不用完全脱稿,但是我觉得你既然有毛遂自荐的勇气,自然也有毛遂自荐的本领,这次的主持,我允许你看三次稿。”

许博远望着手里差不多有一厘米厚的主持稿,觉得叶修是在开玩笑,可是当他想到之前那段被播音系天才黄少天拉着串词的日子,他又觉得自己并不是不可以做到。就像叶修说的,没有那金刚钻,他又怎么敢来领这瓷器活儿!

“我会努力的!”许博远掷地有声,早已忘记了自己毛遂自荐前的纠结——我真的可以去吗?

如果之前还觉得当替补是因为学生会实在找不到人了,他只是想去帮个忙而已,但是现在,当叶修把那一叠稿纸交给自己的时候,许博远完全没有了这种不负责任的想法,因为对方也根本没有给他这种想法的机会,所以,他只有一条路可以选。

可以的,没有问题。许博远在心里说道。因为他准备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刻才会站在这里,站在他的搭档面前。

这下,轮到叶修咂舌了。

“怎么了?”许博远已经坐在不远处的另一个纸箱上看起了稿子,见叶修还站在一边不知道想什么,不禁有些奇怪。

叶修回过神来,重新坐下,说道:“没什么,突然换了一个正常的搭档,有点不太适应。”

十分钟内自己两次被同一个人定性为正常人,真不知道是在夸奖还是嘲讽,许博远哭笑不得的摇着头。

叶修没再说话,继续看着手中的琴谱,手指在腿上有节奏的敲打着。许博远看了一会稿子,突然觉得身边安静的不可思议,好半会儿才有了自己要和叶修搭档主持演出的实感,不由得又变得紧张。可是,想到叶修今晚不仅是主持人,他自己也还有钢琴演奏的节目要准备,不知怎么的,心情又平复了不少。如此日理万机的一个人还在努力,他又凭什么因为紧张而放弃努力呢?想着,许博远低头再次看向那叠稿纸。

“其实,刚才是逗你的。”叶修突然说道,连头都没抬一下。

“啊?”

“那稿子,少天自己都背不下来。”

许博远回忆了一下,发现的确如此,可见,他是真的被叶修耍了。但是,脸上倒也没有被耍后的生气,只是觉得自己作为主席口中的“正常人”挺无奈的。

“这词全是他写的,这人有多话唠,可见一斑。”叶修摇着头起身,走到许博远的面前,抽走了那一叠厚厚的稿纸,又从最后面抽出五六张来递给许博远,“这些是我修改后的,现在离开场还有两个小时,你抓紧时间熟悉一下。”

“这……改的也太多了吧?”许博远满脸的不敢置信,抬头看着叶修,后者则微笑着,眼中有一闪而过的狡黠。

“允许你看稿,不设次数,只要求你做到不怯场,接得住话,还有,尽量不要口误,尤其报幕的时候,演出节目的名字和人名都不能出错。”

“没问题。”许博远自信满满的说道。

叶修了然的笑了笑说道:“差点忘了,你也是主持过午间广播的播音系精英,那里的突发事件也不少吧?辛苦了。”

“不辛苦,为同学服务!”许博远下意识的就接了这么一句,差点连“主席您辛苦了”这种官方会晤用词都要说出来了。

叶修原本还要说些什么,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

“主席,舞台已经确认完毕,有几个地方需要主持人重新彩排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说完,叶修向许博远伸出了手,“准备好了吗?”

许博远看着那只手,借力站起,清了清嗓子,说道:“没有问题。”

“那就好,机会总是会留给那些早有准备的人的。”

——没错。

许博远无比认同叶修这句话。

 

当然,一场文艺汇演的合作还不足以让他们的关系到达让大多数人误会的地步,却也为往后更多的接触提供了契机。

一开始许博远也没有太在意,觉得如果有个人和自己有了交流,那么往后所有的交往也是顺理成章的,所以对于叶修隔三差五找自己帮忙,完了还附带请吃饭一类的事,他都是欣然前往,没有多想。但是,直到某天在食堂,再一次踩着点坐到自己身旁的叶修神秘兮兮的向他抛出了一根橄榄枝后,一切就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去了。

当时的许博远十分想不通,叶修的身边明明有那么多比自己更合适帮他挡桃花的人,为何他就挑了自己呢?

——因为你太正常了,我很喜欢。

虽然后半句的冲击很大,但许博远还是保持冷静的解析了一下前半句话。然后他理所当然的觉得,叶修这句话的潜台词一定不会是说身边的人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人,相反,围绕在他身边的人哪一个不是足够优秀,而正是因为这些人同他一样耀眼到令人瞩目,桃花肯定不见得比他少,所以他才会找上平平无奇的自己。

“因为你太正常了”——果然不是什么好话吧?

“你想太多了。”面对许博远毫不掩饰的质疑,叶修是这么回答他的,顺带弹了一记他的额头,大概心情不佳,力道挺重的。

许博远捂着额头,不是很懂叶修的意思。

叶修无奈的放下吃了一半的饭盒,掏出一根烟来,像是世界上所有的烟鬼一样极其熟练的叼在嘴中,然后点烟。

虽然这所大学没有明确规定学生不许抽烟,但是像学生会主席这样堂而皇之的在食堂带头抽烟的,着实也不多。

叶修抽了一口,瞥了四周一眼,其中不乏一些充满了复杂视线的学生,但他像没看到似的,旁若无人的吐出一口烟来继续说道:“人一旦开始往上爬,想要得到什么是完全可以掌控的,而最坏也不过是得不到。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失去什么,却是相当随机的,是你无论做好了多少准备都不一定会按照你的想法来进行的,除非你自愿放弃。”

“就好比我有一件十分珍惜的东西,但往往我越在意反而越容易失去?”许博远努力的分析着叶修话里的意思。

“不全对。”叶修又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应该是我明知道会失去这样东西,结果我在往上爬和选择保护这样的东西的过程中反而失去了一些其他东西,也许这些东西在平时并不起眼,但在失去的时候才会觉得它的价值不亚于我之前想保护的,甚至可能比往上爬更有意义。”

“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许博远突然心生感慨,“人在追逐梦想的时候总是会有许多意外发生,有得有失的人生才算得上是完整的人生啊。”

“那如果我可以把这些可能会失去的东西都变成可以掌控的因素呢?”

“这……太难实现了吧?”许博远惊讶道,“姑且不说能不能做到,光是我们可能会失去的东西就数不胜数,就算是Super man也没可能做到把这些全部掌控吧?”

“努力试试看呢?”

“不可能!”许博远答得飞快,但一想到这样的事实多少有些打击人,他还是试着想了想可以安慰人的说辞。

但叶修没有等到他再次开口就继续说道:“全部掌控当然困难,但是从现在起,力所能及的,一点一点做呢?”

叶修的看向自己的目光异常深邃,不知情的还以为他是在向某个心仪的女生告白。许博远被这道目光烧的脸有些发烫,他磕磕巴巴的问道:“如、如果……失、失败了呢?”

“那就再简单不过了。”叶修笑了笑,将抽剩的半截烟头摁灭在饭盒边沿上,说道,“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那你的第一步是……”

“我想在有限的大学生涯发展一段纯洁的关系,现在特别邀请你做我的合伙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这……”许博远愣了愣,随即抓狂。

这他妈不是又把话题扯回原点了吗?!

所有的好脾气宣告破产,许博远恼羞成怒的扯过叶修的衣领,在众目睽睽之下恍若威胁一般恶狠狠的说道,“你不就是想让我给你挡桃花吗?绕那么多圈子也不嫌累!”

叶修笑道:“嗯,不累。”




—TBC—


【橘子汽水/22H】纯洁关系(下篇)



>>文坑一览

评论(2)
热度(149)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