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杂、乱
不要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19H/叶喻】人生多别离

感谢 @叶喻24H企划进行时 邀请~

字数:9067

*原作向,城市互换梗,灵感来自一首歌《杏の季節》(据说是一个留学中国的日本女孩写给在日本东京生活的中国男朋友,不管真假,总之非常好听~),最后确定的主题却是源自另一首我很喜欢的歌(我真是太善变的OTL)

BGM:伊东歌词太郎《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人生多别离)

*文曲无关,听个意境罢了

*文州生日快乐!!!

【叶喻】人生多别离


叶修和喻文州是在第一届世邀赛的时候看对眼的,没有轰轰烈烈的风浪,也没有曲折离奇的误会,说是命运的指引也好,亦或是互相吸引,太多事大家早已无从考据,源头细节也只有他们当事人才最清楚。

在一起后,哪怕聚少离多,两人倒也相安无事的走过四个年头了。

喻文州是今年宣布退役的,没有犹豫,也没有纠结,最多也就是有些伤感。然后几乎是联盟总部上午才发出邀请函,他下午就应允了。

这一点也不像喻文州的作风,依照往常,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容他考虑,那么在下决定之前,他都会先把方方面面都考虑进去,以及将会造成的后果,然后才会得出相应的结论。

但这次,他没有想太多,决定完后,甚至还有一点小愉悦。

对此,蓝雨内部相关知情人士笑而不语。

 

叶修是早就退役了的,只是因为世邀赛的缘故才会推迟到比赛结束后正式离开。

不过这也并不代表从此就离开荣耀这个圈子了,只是相对以前来说,他没那么活跃罢了。

退役后,叶修当然是回家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也没有说是想家才回去看看,更不是外界所传的什么出走少年荣归故里这套,叶修只是觉得时候到了,该回去了,所以就回了。

无论什么时候,叶修的心中都相当清楚自己所做的事,也许不全然是对的,但至少对得起自己。

叶修做职业选手的时候一直是在H市的,离G市差了十万八千里,回到B市老家后,就更远了。不过,他和喻文州都不是什么追求激情的人,每天腻在一起把肉麻当有趣的日子对他们来说着实有些不合适,而像偷偷跑去对方的城市这样的行为,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极致的浪漫了。

这个男人这么优秀,能力又如此出众,肯定每天都特别忙,能偶尔抽出时间来陪自己做这样活那样的事情,已经是爱的表现了。更重要的是,所有的这些事情,别人都不曾拥有——对叶修和喻文州都算得上是理智型的人来说,只要清楚这一点,就算不能天天见面,也不会彼此离的太远。

 

平淡是真。

他们也是真的做到了极致。

 

叶修回家休整后没多久就在父亲的授意下开始学着打理家族产业,学习的努力劲儿丝毫不亚于打荣耀,以至于闲时跑去网游扫荡一番被父母看到了也无话可说。毕竟这么大的人了,你要再指着鼻子骂他不思进取,似乎也挺尴尬的,更何况,叶修平时的表现已经比他们所要求的超出太多,不思进取这词放他身上也不合适。

因为找不到可以骂的理由,父母自然是对他放心了。

当然,叶修突然变得这么乖顺,私底下可没少被叶秋取笑,作为往年三番五次被父母踢出家门去找哥哥回来但从未成功的弟弟,这个时候不报复回来难道还要等进棺材?

但叶修不以为然,该向弟弟请教的时候丝毫不扭捏,反倒叶秋时常被弄得哑口无言。

不止是叶秋,公司的所有人,包括父母在内,只要一个不小心,就都会被叶修牵着鼻子走。

此时,哪怕从未接触网游,他们也清楚的知道了——

这个人虽然离开了荣耀,但心还是脏的。

 

喻文州退役没多久就联系叶修说他已经到B市了。

还在开会的叶修头一次在会议中露骨的表现出了不耐烦,惹得父亲频频用眼神提示他不要开小差。等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又早已过了下班时间,叶修更是连招呼都没打就赶紧开溜了。

车子堵在路上的时候,叶修差点弃车而跑,而终究没有这么做的原因是喻文州适时的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谈恋爱的时候,叶修还是没怎么能改掉不带手机的毛病,反而因为工作需要,他甚至还在叶秋的建议和父亲的勒令下配备了两部手机。一部公事用,一部私人用。现在他和喻文州通电话的就是私人手机。

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稍稍松了一些,目光游移在前方的红灯和跳动的数字上,摸了摸右耳上的一个小巧的东西后,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嘴角就先翘了起来。

蓝牙耳机方便就方便在这里,一路堵一路聊,时间倒也变得好打发了。

见到喻文州的时候,人已经在机场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坐着了。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杯咖啡和一小角蛋糕,蛋糕已经动过,此时静静的被放置在一边,而品尝的人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眉目间少见的有些惆怅。

叶修从他的身后走近,见他只身一人什么行李都没带,心下了然。

聊完就走,不过夜。

这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可能会显得很奇怪,因为哪有人不远万里来见男朋友,却只是聊聊就走,如果真是这样,还不如打电话更省时省力,不是吗?

但叶修非常清楚喻文州的性格,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他不会亲自过来——这一点,叶修一直都自愧不如。

“文州。”

放下已经抬了一半的咖啡杯,喻文州转头看去,冷不防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仗着角落位置不易被人看到,叶修旁若无人的从身后抱着喻文州,直到他满意了才放手,然后绕过沙发,硬是将喻文州往里挤了过去,腾出空位后,他一屁股坐下,半点容不得人拒绝。

“你这是做什么?”喻文州笑着看他。

“故意选了这么个僻静的位置,难道不是也在期待着要发生点什么吗?”叶修凑过去,吻住他的唇角。

嗯,是甜的,还有一股芝士的浓郁香味。

没有多作纠缠,叶修吻了一下就放开了喻文州,恰巧服务生拿着菜单过来了。

或许是看到了刚才那一幕,服务生愣了好几秒才开口问叶修需要什么。

叶修神色平静的要了一杯咖啡,喻文州则微笑的看着窗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两只手静静的相握着。

 

喻文州的手指比叶修的还要白皙瘦削一些,不认识的人可能会觉得看起来没什么力气,毕竟喻文州整个人平时给别人的感觉也是如此,但其实不是。

虽然喻文州的手速在荣耀职业圈一直都挺受人诟病的,但他已经用自己的方式向所有人证明了手速并不是评判一个职业选手的唯一标准。

他的手,就像是他的人一样,力大的很。

“啊……”叶修轻叫一声,他甚至不用回头也能想象到背上应该被指甲划了一道。

“抱歉……”喻文州眯着眼睛,喘着气,手掌贴在伤口处,慢慢的捋了两下。

“我是不是该庆幸你是一个专业的职业选手?”叶修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背部扯下,并放在嘴边吻着。

为了不影响操作,即使是女性职业选手也没有留长指甲的习惯,更何况是男的。

只是,自从退役后,喻文州还是悄悄留了一点,因为这会让他的手指变得更修长好看一些。

“现在已经不是了。”喻文州笑着看着自己那双手,眼神却不如之前明亮。

握住他的手,叶修低头贴着他的双唇,轻声说道:“好看……”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双眸因此又变得明亮起来。

【此段已进行保护处理】没有再给喻文州继续说话的机会,下。。身。。奋。。力。。的。。顶。。撞。。代。。替了所有语言,所有的声音均被淹。。没。。在。。亲。。吻。。中,被汗。。水。。打。。湿。。的身。。体。。交。。缠。。在。。床。。底。。之。。间,勾勒着一幅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虽然没有打算过夜,但依旧不妨碍相爱的两人缠。。绵。

 

喻文州突然跑来的原因一直拖着没说,而叶修也没有故意去问,两个人十分默契的保持着沉默,就像是怀揣着同一个秘密,偏要等到最关键的时刻才肯说出来。

情事结束后,喻文州缓缓说道——

“我要来B市工作了。”

话音刚落,叶修变了脸色。

 

“这就叫报应,谁让你俩以前在荣耀里一个耍心脏一个玩猥琐,这下傻逼了吧?!”

来接机的黄少天一见面就没好话,听得出他是在为喻文州打抱不平,但似乎并没有发现话里连喻文州也一并被狠狠鄙视了一番。

叶修能够理解黄少天的心情,因为知道喻文州将会在B市工作后,自己也这么骂过自己。

“这是病,得治。”黄少天摇头叹气的说道。

“什么病?”叶修问他。

黄少天想了半天,直到出了机场才憋出三个字:“职业病。”

 

后来,叶修仔细想了想,会搞出这么个阴差阳错的事情来,归根结底还在于两人的性格上。

都是把事看的太通透的人,这样的两个人,也许表面上看起来会很好相处,但其实都不是会轻易交心的人。

就拿两人在一起至今从未表白来说,或许是双方都觉得没到可以将如此露骨的心思坦白,又或许两人又同时认为彼此之间已经不需要这些额外的感情铺垫。但不管是哪种想法,其实两个人都相当清楚,自己还欠着对方一句话。

每个人爱人的方式都不同,两个人在一起所需要磨合的也不过是找到一个双方都认可的交往模式。如果失败,那就好聚好散,但如果成功了,就是天长地久。

把爱表现在行动上的人,迂回婉转同时又带着一点试探的意味。这样的模式在爱情中也许不够诚恳,但却是两人都觉得最舒服的交往方式。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爱,又不会太过腻味,于他们而言,便是最好的。

他们磨合过了,也认可了,那些交心的言语也就变得不再重要。

就让他继续欠着我好了,最好就是欠一辈子——叶修确定以及肯定,喻文州一定也存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如果是要设身处地的站在喻文州的角度来分析的话,叶修又十分清楚的知道,他爱上的这个人,看上去和和气气的,其实心理防备特别重,你可以轻易的走近他,却无法轻松的走进他心里。哪怕你们互相吸引,但事实上两个人之间仍旧隔着一座大山,更何况,他们还是同为男性。这在恋爱初期时,叶修已经充分体会过,那种你以为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但实际上还是一个人的滋味特别销魂,不敢再次尝试。可就是喻文州这样的人,一旦他认准了,也是轻易不会再变的。

不说,即是留有余地,却也真的是将他们绑在一起过了四年。

 

这样的误会,其实不止叶修始料未及,喻文州也是。

他的故意,他的偷偷摸摸,他的第一次率性而为,结果却是让两个人再次分隔两地。

现在的叶修已经在G市,而自己,在B市。

喻文州不知道叶修是在何时决定去往G市管理分公司的,就像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何时决定去往联盟总部工作的。巧的是,在人事变动方面,所有人都出奇默契的保持了沉默,这就造成今天这样尴尬的局面——叶修不知道会在G市呆多久,而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能在B市坚持多久。

身为蓝雨的队长,他已经习惯于事事从大局出发,难得退役了,终于能想为自己打算了,第一次头脑发热一心只想和喜欢的人长长久久的呆在一起,甚至于哪怕联盟那头提供的应聘条件不完全符合他对新工作的理念,他也会想尽办法去到B市。然而,就自私了这么一次,还打了水漂。

喻文州想,如果当初找叶修商量了,结局是不是就会有所不同?比如叶修会趁势告诉自己他会去G市,然后——每次想到这里,喻文州都会卡壳,因为他想自己在那个时候一定会在进行充分的考虑后再作出回应,而叶修肯定也是,然后他们之中就真的会有一个人向另一个妥协吗?叶修有叶修的打算,自己也有自己的考量,无论怎样,结局似乎都没有改变——如果当初能够好好的考虑一下,其实并不难发现这样的事实,到那个时候,起码他是安心的,而不像现在……只剩堵心。

联盟那边早就是有意向的,在未发出邀请之前,哪怕理念不合,也已经在喻文州的考虑范围内,而且他也相信,无论保密工作做得如何到位,叶修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收不到,但之所以还会出现如今的状况,难道是要怪叶修没有考虑周全?

不是的,明明是自己自以为是的错……

他们互相了解,但终究也不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不可能样样事情都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发展,即使猜到了,只要不走到最后一步一样是不会发声的。

所有的商量不过就是做做样子,尊重对方下得每一个决定,绝对不会做出干涉或阻挠的冒失行为,然后心安理得的各顾各,并且还自信的觉得对方足够包容,是个称职的好男友——直到老天心血来潮考验他们,跟他们开了一个玩笑。

或许正是因为两个人都太了解对方了,自以为是的觉得看透了所有事,这感觉就像是两个自大狂在谈恋爱。

在长久的一成不变的相处过程中,他们渐渐忘了,爱情中本该有的,被他们所忽视的——比如有些东西如果不用语言好好交代一下,也是会变成误会的。

 

所幸,他们仍旧相爱。

 

“傻瓜,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为了证明你的决定没有出错,我一定会回B市的。”这是叶修在G市安家落户后打给喻文州的第一个电话。

虽然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但说出来后的效果的确比不说要来的好。

只是这么一句话,立刻就抚平了喻文州只身一人在B市的纷乱杂错的心思。

 

并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聚少离多的日子,甚至可以说,在此之前,喻文州觉得自己都已经习惯了,如果哪天真的生活在天天有对方的日子里,恐怕他还会觉得有些别扭呢。个人习惯的不对付,生活中的琐碎之事,还有身处陌生环境的不安全感,这些都是要花些时间来磨合的,但即使如此,喻文州仍旧相信,只要是在叶修身边,这些都不算什么。

也是这个时候,喻文州发现自己或许比想象中的更依赖叶修,尤其是身处在曾经有他的这座城市,思念似乎也比往常来的更为汹涌。

直到有一天,喻文州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不知该如何自处了。

走在街上,看着脚下的道路,会不自觉的想那个人是不是曾经也走过,然后肩头就被大片的雪花所覆盖。脚步停在地铁前,看着地铁呼啸着进站,想这个时间他是不是也在往家赶,身边人来人往,等回过神地铁早已呼啸而过,他不得不等下一班。回到家,在暖气的洗礼下想到每年都入冬失败的G市,那个远在几千公里的地方,那座自己不在却有他在的城市,不知道此时的他会不会想念曾经大雪纷飞的日子。

B市的冬天比喻文州想象中实在要冷太多,雾霾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峻,就像在来B市之前,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体质有一天竟然会无法适应一座城市。感冒发烧是家常便饭,肠胃炎、盲肠炎、牙周炎,挨个儿来一遍,一通折腾下来,才不到两年,医院都快成他第二个家了,甚至连小护士他都已经拒绝五个了。

叶修照例一天一通电话,偶尔忙起来就两三天打一通,这在情侣之间也许是最普通不过的事了,但实际上这样的习惯也是叶修去了G市以后才养成的。

都不是什么擅长把内心话挂在嘴边的人,偶尔肉麻一下也是点到即止,再多的话,恐怕两人都承受不来。同时为了避免对方挂心,很多事都是报喜不报忧,真假参半,短时间可能还没啥问题,可长此以往,不仅听的人觉得不窝心,连说的人也觉得心累。再加上叶修的工作对喻文州来说又是全然陌生的领域,哪怕他尝试去了解,想要跟上他的步伐,可天平的一端终究还是在慢慢倾斜。

喻文州不信叶修没有感觉到,可越是这样,叶修就越像是要证明什么,近乎有些强迫症了。

实在没办法,喻文州有时候只好选择了拒接。

叶修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忙的样子,每天的电话时间也不固定,所以拒接的理由随便找找也能有很多。加班、聚会、品茶、练书法……喻文州让自己变得比叶修看上去还要忙,他努力做出让自己生活充实的样子,仅仅只是为了减少和叶修通电话的时间。然后,叶修真的如他所愿,从每天一个电话渐渐的变成一个星期才打一次。

春节的时候,喻文州被同事拉去旅游了,临走前他写了三副春联,一副寄给了父母,一副寄给了叶修的爸妈,剩下一副他寄去了叶修的公司。那天是快递最后一天接单,喻文州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在春节前收到,即使能收到,那个时候恐怕他也已经不在B市了。

喻文州去了E国旅游,从一个寒冷的地方去到了另一个更加寒冷的地方,他把自己裹得像个熊一样的到处玩,到处吃,还给自己拍了好多照片,每一张的鼻子都是红通通的,可每一张又都带着大大的笑容。一个星期后,喻文州回到家,找到被遗忘在家里的手机,充电、开机,来不及看那些险些让手机死机的短消息和来电通知,然后将相机里的照片上传到电脑,又将电脑中的照片传到手机,最后一股脑儿的全部发在了朋友圈。

——手机忘在家了,就用旅游的照片给大家拜个晚年吧。

没有人知道,这一句话喻文州仅仅只是想发给一个人看的。

朋友圈很快就刷到了叶修的一张照片,难得这人会干这种事,喻文州不禁多留意了一眼,却在看到自己写给叶修的对联被贴在G市自家的门上时,他彻底懵了。

他和叶修的关系,双方家里人多少知道一点,并不同意,却也没有过多干涉,而且他们也并不知道存在于儿子心上的那个人究竟姓甚名谁。而叶修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自家门口,还故意发这么一张照片,是想表达什么?

喻文州是有些气恼的,事关自家,他当然不希望看到有人善作主张。

万一被父母打出来了怎么办?

很快的,手机接收到了一条最新的短消息,而那个时候喻文州正在迁怒似的的删掉来自同一个号码的来电通知。

——喻文州,你有想我吗?

条件反射下正要删除短信的喻文州猛地惊醒过来,他意识到这是叶修刚刚发来的。新鲜的,热乎的,原本是应该欢天喜地的回一句同样煽情的话的,可看着开头的名字,喻文州已经能够想象出某人气急败坏的面孔。

叶修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他全名。

突然有些想笑,却终究还是笑不出来。

喻文州清楚的知道,故意为之比无心之失更伤人。

 

叶修终于如喻文州所愿,不再频繁的打电话,甚至一个月都没有一通电话,连短信都没有。

像是陷入了冷战。

入春的季节正是感冒频发的高峰期,毫无例外的,喻文州又病倒了,他像往常一样趁周末有空的时候一个人去打吊针,护士小姐还是上次接待他的那位,她笑着调侃他:“一个大男人总是生病一定是因为家里太冷清,被妖魔鬼怪钻了空子,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帮你压压邪?”

面对护士小姐热情满满的自荐,喻文州还是像往常一样礼貌的拒绝了。

“哎,真是可惜,像你这样专情的男人,世上可不多见了。”

“怎么说?”喻文州突然有些好奇,他可是从未透露过自己并非单身这样的事实。

护士小姐神秘一笑,轻声说道:“听说在我之前你都拒绝五个了,每个都比我漂亮,如果不是你已经有心上人,我就直播喝掉这瓶生理盐水。而且你知道吗,她们说最喜欢的就是你坐在这里发呆的表情,我想了很久这是为什么,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拍到了其中一人发呆的照片,我觉得似曾相识,跑去问她,这才恍然大悟……”

“你悟到了什么?”喻文州十分配合的问她。

护士小姐一边给他扎针一边说道:“一直以来吸引我们的,其实就是你认真想一个人的表情啊……”

喻文州愣了愣,随即哑然失笑。他突然很喜欢这个护士小姐,不仅因为她风趣幽默,更因为她一针见血。

他想叶修,竟然已经是这么明显的一件事了。

可护士小姐还没有说完:“不过,我告诉你哦,有时候,光想是没用的,要告诉对方,这样才会长长久久哦。”

喻文州看着护士小姐,心想这个女孩子未免也聪慧的过分了,简直就像是上天派来对自己发出警告的。

结果临走的时候,护士小姐又补了一句:“希望你找到幸福,不要再独守空房,然后努力对抗病魔,不要再来医院了,不然集齐七个护士你是想做什么?召唤神龙吗?哈哈……”

护士小姐边笑边走出病房,只留下喻文州若有所思的坐在病椅上。

能够助他对抗病魔的药水已经开始慢慢滴落,那他是不是也该找一找自己的幸福了呢?

 

挂完水,喻文州回到一个人的家,还没换鞋,他就站在门口,摸出手机,回了一个月前的那条短信。

——想到理智大概都崩溃了。

 

对不起,叶修。

也许陷入魔怔的那个人是自己才对。

 

发完信息,喻文州松了一口气,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原本昏沉的脑袋此刻也清明了许多。他弯腰,准备换鞋,却在鞋架上看到多出来的一双男式皮鞋,他突然愣住了。

“欢迎回家,文州。”

熟悉的声音令喻文州飞快的抬头,视线定格在倚着墙壁看自己的男人身上,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么久不联系,不是应该先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做补偿才对吗?”叶修一脸的调笑,然后向门口走去。

直到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喻文州才渐渐找回一点自己的声音:“你……怎么……来了……”话一出口才惊觉自己嗓子干的厉害,连带语调都变了。

“病了?”叶修抱着他,用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这才发觉有些烫,“怎么不跟我说?”

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满,喻文州反而笑道:“告诉你做什么,你还能代替我生病吗?”

听着这个哑哑的声音,叶修愣了愣,越发心疼的抱紧了喻文州。

“我没有办法代替你生病……但至少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叶修的声音渐渐从耳边低了下去,喻文州不自觉的回抱住他,像是安慰似的,手掌在他的后背来回顺着。

“……这就是我回来的目的。”

手掌微微一顿,像是钟摆突然遭遇了什么故障,无法再动。

“我抓紧时间做了一堆工作,又推掉好多工作才挤出这么一点时间,就是想回来当面告诉你,像你以前一直做的那样。”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发觉眼眶有一些酸涩,怀疑可能是进了沙尘。

可是,在这个每天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房子里,哪来什么沙尘呢?

“我想告诉你……文州,我很想你。”

 

扑通、扑通……

是什么声音?

充斥整个房间,扰乱他的五感,时间仿佛倒退了好几年,高呼声不断的赛场中央,双方握手致谢,快要离开的时候,有什么人趁乱轻轻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留下两个字——想你。

就是那个时候听到的声音,和现在一模一样。

可惜,那个时候的他被这人突如其来的一下给整懵了,没来得及给出回应就让他和自己都离开了这片赛场。

时隔多年,喻文州终于感受到了那股迟来的遗憾,强烈而有力,就像此刻两人跳动的心脏一样。

忽然,像是找到了弥补的机会,他紧紧的抱着眼前这个人,说道——

“我真系好中意你,你知唔知?”

 

“我知道。”

 

这是他们第一次向对方表白,叶修没想到还是被喻文州抢了先。不过坏心眼的想想,两人的套路一向如此,喻文州不提,不代表他不清楚,那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就像叶修所认为的那样,喻文州也会坏心眼的想:我已经把自己欠下的还清了,余下的都是你欠我的,如果你不多爱我一些,我可是会撂挑子的。

撂挑子是这一带的方言,虽然身体没能适应B市,但沟通却丝毫没有问题。

可见,语言真的很重要。

 

人头攒动的机场,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跻身在人群中,突然,走在前面的人停下了脚步,后头的人反应不及时,一下子就撞在了前者的后背上。

喻文州正捂着发疼的下巴,却见叶修转过身来,用一本正经的口气对他说道:“一生也就几十年光景,从你出生到现在,我们分别了三十多年,实在太久了,如果这个时候你还不愿意接我的电话,我是真怕你会忘了我。”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

有人终究还是没憋住。

身边不断有人走过,却没有人驻足停留,偶尔分拨过来的好奇眼神也只是一瞥而过。就在这个时候,喻文州退后一步,收起笑容说道:“有时候我还真希望你能忘了我,这样你的人生就不会有别离了。”

“瞎说什么呢,就算不是你,我也还有父母,他们会老,我也还是会经历分别……”急切的话语让喻文州的表情没有崩住,叶修看着他忽然又露出的笑容,才发觉自己上了当,可他也没有生气,只是问道,“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喻文州好奇。

叶修走近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人生多别离。”

温热的气息带着这句话一起扑向了喻文州,随即脸上一热。

叶修看着被自己吻过的脸颊,继续说道:“正因如此,所以我才特别希望身边有你,就像我也会一直在你的身边,陪你一起分担喜怒哀乐,还有那些人生中不得不出现的别离。”

如此坦诚的叶修,喻文州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每见一次,他就觉得自己会多爱这个男人一点,这是一种无法抗拒的本能,就像雨过必然会天晴,向阳花必然向阳。

像是有些恼羞成怒,喻文州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种事还是等你从G市滚回来后再说吧。”

“文州,你学坏了,你以前从来不对我说‘滚’的。”叶修瞪大了双眼,看的出不是装的。

可喻文州才不管这些,他嘴角一扬,“滚你丫的,又怎样?”

不得了了,他的男朋友已经快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B市人了,他要是再不回来,恐怕就要“丫”不离口了。

不过就算这样也没关系,入乡随俗嘛,正所谓——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文州,等我。”抚上喻文州的脸颊,叶修吻住他的唇。

这种事,似乎不回应也没关系。

叶修刚一放开,喻文州便舔舔嘴角,笑道:“我等,多久都等。”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142 )

© 三少不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