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30

过几天去CP,下次更新大概又要很久~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22 23 24 25 27 28 29



30

比赛结束后,不管孙翔愿不愿意,他都必须去和邵烁骅及两家公司的其他代表打招呼,勉强保持着微笑听着那几人互相毫无意义的吹捧了几句后,终于熬到了大家各自散去。

孙翔正要转身,还留在原地的邵烁骅却叫住了他:“老板给我们在附近订了一桌夜宵,去不去?”

“不去。”

意料之中的回答,邵烁骅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继续说道:“不去不好吧,经理也会去,而且你才是今晚的主角。”

“……”孙翔看向不远处的周泽楷和江波涛,绞尽脑汁的想着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

“你们是要去大吃一顿吧?”江波涛笑着走近他们,身为知情者,显然一直有关注孙翔这边,当他看到孙翔面露不快时,他就果断站了出来。

周泽楷在江波涛开口的一瞬间,也意识到了什么,他向邵烁骅看去。

“没错,但是我们的主角好像不太愿意,这就太辜负老板的美意了。”邵烁骅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你们老板介不介意多几双筷子?”江波涛笑着问道。

邵烁骅愣了愣,随即回道:“不会,你……们也是帮了大忙的。”

“那就先谢谢了。”

“不客气。”

就这样,在江波涛和邵烁骅的三言两语下,原本想直接跑路的孙翔,最后只能拽着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赴了这场不知道是好是坏的夜宴。

谁曾想,江波涛半道还跑了。

“抱歉,刚接到电话,舞台那边的后续工作还需要我,夜宵我就不去吃了。”

孙翔总觉得江波涛是故意的。

——船到桥头自然直。

半路上,孙翔接到了江波涛的短信,他心虚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周泽楷,而后者正侧头在看街景。他赶紧将手机往口袋里一放,上前偷偷拽了拽周泽楷的袖口,等人转过来的时候,飞快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然后才做贼似的看了看走在前面有说有笑的同事们。

到了吃饭的地方后,七、八个人围坐一桌,这才看清了孙翔身边还有一个戴口罩的男人,不禁纷纷露出好奇。直到周泽楷摘下口罩,才有人拍着桌子喊了一声:“枪王!”

这下热闹了,就好像周泽楷在这里是理所当然,并没有人对他的到来产生疑惑和不满,甚至还带着一丝雀跃和兴奋。

反观孙翔,像是受到了冷落一般,久久都无人问津。他兀自夹菜吃,但脸上,并无任何不快,甚至也有一丝雀跃和兴奋。

全场最冷静的大概就是邵烁骅了,他正好坐在周泽楷和孙翔的对面,无论他们吃菜还是喝饮料,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但他并没有露出过多的情绪,就像平常一样,老干部似的该吃吃,该喝喝。

“今天比赛这么成功,要不要说两句?”

突然有人撞了撞他的胳膊,邵烁骅抬起头,这才发现一双双眼睛都盯着自己,也包括孙翔和周泽楷。

“不合适吧?要不经理你说两句?”邵烁骅看向身边那个撞他胳膊的男人。

虽然是经理,但年纪看着比在场的人也大不了多少,可能也就和周泽楷差不多大。

“那就不说了?大家吃,只管吃!”

这经理也真够省事的。孙翔要笑不笑的摇摇头,继续夹菜。

“要不还是让小孙说两句吧。”经理又发话了。

孙翔见这把火烧到了自己身上,没好气的放下筷子,坐了两三秒后,终于是拿着被子站起身,说道:“大家都辛苦了,喝!”

于是一群人拿起杯子,敲击在桌边上,弄出好大动静后才纷纷仰头喝下。

孙翔以为这就完了,却见经理一双眼睛像是X光扫射似的扫完一圈,最终将视线停留在周泽楷身上的时候,他忍不住,拿起杯子,对经理说道:“经理,没见过活的枪王还是怎么的?”

孙翔的语气并不好,但脸上堆着的笑容总算是化解了一部分不善,这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的妥协了,如果换做是邵烁骅,他大概一巴掌呼过去了。

这经理倒也好说话,不气反笑,说:“也不是,就好奇,都说轮回的枪王沉默寡言,是记者采访最头疼的人物之一,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刚才这么多人七嘴八舌的,这枪王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全程语气词,他是真的佩服,这才忍不住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打破枪王大大的这种沉默。

在此之前,孙翔一直觉得经理还是蛮正常,今天之后,他再也不这么觉得了。

不过,这也只是饭桌上的一段小插曲,真正应该值得孙翔注意的,还是今晚差不多同样沉默是金的邵烁骅。

平时那么话多的一人,现在一言不发,怎么看都像是憋着大招的样子,他必须得防着。

可能是孙翔对邵烁骅的关注实在太露骨了,周泽楷很快就察觉到了,一开始还能忍着,忍到后来脑袋直发晕,他实在忍不下去了,便十分突兀的起身说道:“抱歉,洗手间。”这大概是他今晚在众人面前说的字最多的一句话。

不顾众人诧异的眼神,周泽楷快步走向洗手间,用水擦了把脸后,这才对着水池舒了口气。

这次发烧来的异常凶猛,就好像要把攒了几年份的病一起发出来一样,在医院打了三天点滴才压了下去一些,但也还是没好透。住院期间积累了太多工作,并不是一句要考虑身体就能解决的,他能做到的无非就是不把工作带回家,不让孙翔看到他在拼命的样子,然后去了公司就尽力弥补。这就导致,拖了快一个星期的病,一直在反复。幸好,孙翔一直都没发现。

“你的病,还没好是不是?”

周泽楷抬起头,镜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昨晚你拿了不少冰块回家,说里面是同事送你的海鲜,也是骗我的是不是?”

镜中的另一张脸带着明显的生气,可他的主人还在拼命压抑着。

周泽楷不忍看到这样的表情,转过身,想要去抱他。

孙翔往后退了一步,手却伸向了周泽楷的额头,不同于午间略有些冰凉的温度,此时微微有些烫手。

“今天过来之前,你拿冰块敷过了吧?还是说你敷了一路?因为最近降温,今天又赶上风比较大,所以你就觉得我一定不会发觉,是不是?”

周泽楷握住孙翔放在额头上的那只手,冰冰凉凉的。

“没错,我就是没有发觉!”孙翔咬着牙低吼道,眼角微微泛红。

比起周泽楷的所作所为,孙翔更气的是自己的迟钝。

“对不起。”周泽楷一把将人抱住,抱得紧紧的,防止某人逃脱。

孙翔没有挣扎,他只是想到了之前看比赛的时候,周泽楷在他手心里划得那三个字。现在想来,大约也包含了这件事吧?

亏他当时还小得意了一下……得意个屁!

“耍着我很好玩吗?”孙翔说完,张口咬在了周泽楷肩膀上。

“不是。”

“那就是在哄我。”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周泽楷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越发用力的抱着孙翔。

孙翔就站着让他抱,好半晌,他才咬咬牙说道:“回家。”

这个时候,周泽楷自然不敢提出反对意见,就这样,在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的情况下,被孙翔拽着回了家。

一路上,周泽楷以为孙翔还在生气,但回家后,孙翔却是照常照顾他到睡下,除了话特别少,其他一切正常。

睡到半夜的时候,周泽楷被渴醒,打开台灯,却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只保温杯,他倒了些热水慢慢喝下后没有再躺回去,而是起床去了隔壁房间。

孙翔的卧室房门紧闭,周泽楷只能从缝隙中透出的些许光亮判断人还没睡,于是敲了敲门。

“睡了!”房内传来这么一声。

周泽楷摸着鼻子笑了笑,没在意,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啪”的一下,整个卧室都暗了。

靠着隔壁房间传来的那一点点光亮,周泽楷慢慢的走过去,床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就循着这个声音摸了过去,先是一只脚,然后是大腿、屁股、腰……

“周泽楷!你他妈别乱摸!”孙翔翻过身,将枕头扔了过去。

周泽楷压上去,果断撬开了孙翔的牙关,吻了上去。

“唔……”孙翔挣扎着,全身被摸了个遍,摸得小腹的火蹭蹭上涨,索性就不挣扎了。

以前不在一起吧,也没什么,现在人整天都在眼前晃,这火就时不时要来烧一把。

周泽楷睡了一觉,感觉身体好多了,就算还没好透,憋了一个星期也是到极限了。

“等、等一下!”孙翔强忍燎原的欲火,推开周泽楷,“是不是想做?”

周泽楷点点头,一只手又悄咪咪的伸进了孙翔的睡衣里。

“那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孙翔将周泽楷的手从衣服里拉出来。

周泽楷抽回手,看着孙翔一本正经的样子,没再轻举妄动。

“周泽楷,你到底想要什么?”

“要你。”

“正经点!”

周泽楷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重复道:“要你。”

“可我已经是你的了。”说完这句话,孙翔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干脆就别过脸,不去看周泽楷。

“要你,全部。”话音刚落,周泽楷又压了上去,没有再给孙翔出声的机会,直接用吻封住了他的口。

没错,是全部,不是贪图一时,也不是曾经拥有,就是完完整整的全部。

但孙翔不懂,他只当周泽楷又烧糊涂了,既生气又心疼,半推半就的就让人得逞了。

激情退却,孙翔也懒得再把周泽楷送回隔壁,等人再次睡着后,他才悄悄的睁开双眼,跑去把隔壁的灯关了,然后又悄悄的爬到床上。

周泽楷翻了个身,抱住重新躺回床上的孙翔,抱得很紧,如果不是孙翔在他脸上捏了一把都没能弄醒他,他真怀疑周泽楷是在装睡。

“晚安。”孙翔在他额头亲了一口。

做个好梦吧。

孙翔在睡着之前这么想着。


—TBC—


>【周翔】南墙 31




>文坑一览


评论(2)
热度(16)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