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27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孙翔全身心的扑在工作上,以至于对待其他事都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就导致了因为双商不够用而被人戏耍的次数也增多了不少。

“真是够了,怎么连你也来凑热闹?”

“大姐派我来查一查你和孙尧的岗,嗯不错,房间整洁没异味……就做到了没异味,一看就没有乱搞。”

孙翔听着孙展的后两句话,总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房间整洁无异味,不是伪娘就是GAY——有这句台词的那部电影,还是他在轮回时看的呢!

“看完了,你可以走了。”孙翔挡在卧室门口,分明就是不想让孙展深入内部,哪怕的确没有什么可暴露的东西。

“两室一厅,你一个人住,平时开销挺大的吧?”孙展仍旧不放弃的在卧室门口探头探脑,无奈孙翔比他高半个头,他终究也只能窥视到很少一部分的家具。

“还行。”就算不行,此时孙翔也不会承认的。

“嘿!我就不信了!你要真没谈恋爱,怎么就放弃家里那片大好江山跑这儿来受苦受难?你要还像以前那样干点和电竞相关的工作那倒还说得通,一个小小的游戏公司的商务组,你是怎么想的?”

“过年你就这么问过了,现在还来?”孙翔严重怀疑,这是孙家组团来怼自己了,怕不是父亲打着孙靖的旗号授意的?

孙展见无论如何也挤不进卧室,只好放弃,掉头往客厅走,然后往靠近阳台的软沙发上一瘫,随手翻了翻茶几上搁着的几本书,嘴中不停的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别乱翻!”孙翔走过去抢书,像是被人窥破了什么坏事一样,有些恼火。

“看不出来你还挺用功的啊?知道自己不擅长商谈,又没有领导能力,组织力和凝聚力也不行,就专门找书学习,怎么?真打算在这儿常驻了?”

孙翔不理他,将书摞好又放回到茶几上,顺手还拿电视机遥控器压在了上面,警示意味非常明显。

孙展撇撇嘴,一脸不以为意,不过也没再乱翻,只是兀自瘫在沙发上晒了会儿太阳后,见孙翔还是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只好笑道:“别这么紧张,我这次来主要是找阿尧的,跟你没关系,就顺道看看你而已。”

孙翔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孙展的这些话而感觉松了一口气,反而皱起了双眉,问道:“你找他做什么?”

“还不是老爸,他让我找阿尧谈谈,你也知道,全家除了我和大姐,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这不,大姐根本就没时间过来谈,就只好让我来了。”

“谈什么?不是已经同意他重新回来当教授了吗?”

“嗯?阿尧是这么跟你说的吗?”

“他说是来监视我,老爸才放行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孙展的笑声,孙翔就知道,和银行卡事件一样,他又被孙尧给耍了。

合着老爸和大姐都没有叫他来监视自己?那他为什么要这么说?还大言不惭的更他讨论意义不意义的问题,这不是有病吗?

“那老爸是怎么同意他回来当教授的?”

“他答应了相亲。”

“……”孙翔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只是心里不舒服极了。

“但他上个星期反悔了,直接就跟爸说是骗他的,是缓兵之计,差点没把老爸气个半死。”

如果不是自家老爸,孙翔真想说一句大快人心。不过这倒也解释了孙尧上星期为什么要耍自己,怕不是受了刺激,心里不爽,非要找个人发泄一下吧?这么一想,孙翔倒是觉得这符合孙尧的性格。难为自己还跟着瞎折腾了一番,太丧病了!

“所以呢?你现在来就是劝他接受相亲,还是劝他回去?这才开学,恐怕他不会跟你回去的吧?所以他只能接受相亲喽?”

也许是孙翔语气中的不屑暴露的太明显,孙展盯着他看了好几秒,才讪讪的说道:“不然呢?”

孙翔被这三个字震了一下,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无论他怎么排斥,怎么不屑,结果也都是一样的——不然呢?

“哈哈……”孙展突然笑了起来,“你们也别把老爸想的那么坏。”

孙翔瞥了他一眼,觉得孙展这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疼,因为全家上下,也只有他一个人是自由恋爱,并且还抱得美人归了,虽然美人的身份也不一般,但这才是让父亲可以打消联姻的真正原因,只是直到今日,也没人敢这么说出来罢了。

有孙展这么大个前车之鉴在,联姻对于还没结婚的孙尧和孙翔来说,意义真的太直观了。

而孙尧之后,大概就得轮到自己了吧?

 

孙展之后找孙尧谈了什么,孙翔无从知晓,反正这两人也不会特意跑来和自己说,所以他也只当孙展从来就没来过S市。

又一个星期后,孙翔就得知周泽楷要回国了,而且直接就被调到了S市原来的分公司当财务经理,看上去似乎是贬职了,但是嗅得出风向的人都知道,周泽楷不会在S市呆的太久,他终归还是要回去总公司,至于要担任什么职位,也几乎已经是明面上的事了。

财务,就是管钱的,就算只是管一个分公司的钱,那也是不得了的事情。

至此,周家对于这个大公子到底是如何看待的,已经不言而喻。

周泽楷来S市,对孙翔来说无疑是最高兴的,哪怕这人只是在这儿呆一天,他都觉得开心。至于背后的意义,那不归他管。

顺利接机后,孙翔就带着周泽楷去了自己的住处,两人都心知肚明,周泽楷以前在S市的房子早就卖了,现在回来,不是住回养父母那边,就是和孙翔一起。而周泽楷什么也没说,直接就提着行李箱跟孙翔回去了。

两室一厅,现在多了一个人,总算是热闹了一些。孙翔原本是打算干脆两人睡一间的,但是又怕会打扰到周泽楷的工作,硬是把另一间也收拾了一下,放了张床进去,至于周泽楷睡不睡,那就是他的自由了。

一切准备妥当,孙翔看着焕然一新的客房,突然觉得自己认真干起家务来也是一级棒的,这要被大姐他们知道了,估计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吃饭了。”周泽楷走过来,对着沾沾自喜的孙翔的额头亲了一口。

“好。”孙翔应了一声,跟着周泽楷来到客厅,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刚才那点沾沾自喜瞬间就飞了。

要比持家,他还真是不如周泽楷,就这么一会会的功夫,就做好了一顿饭,他到底是怎么把回来的路上随便买的几样菜变成美味的?

“好吃?”周泽楷见孙翔不动筷子,心中有些忐忑,这不是他第一次做饭,甚至也不是第一次做给孙翔吃,但却是第一次单独做给孙翔吃。

“我记得你第一次做饭给我吃是在轮回的时候,十来张嘴,围了一桌,你刷刷刷的几下就做了十几个菜,当时我就想,哪个女孩嫁给你真是要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上得厅堂下的厨房,打了灯笼都找不到。”

周泽楷不说话,只是笑。

“真的,我孙翔很少有服气的人,除了我大姐,就只有你了。”孙翔说着,夹了一口菜,慢慢吃着,等全咽下去了才笑着说道,“好吃。”

吃过晚饭后,周泽楷说要去一趟养父母家看看,问孙翔要不要一起,难得孙翔也扭捏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一路上孙翔都在奇怪,明明见周泽楷真正的家人都没那么紧张过,怎么见个养父母就紧张的连路都要走不动了呢?

路过一家超市的时候,孙翔死活都要进去买点什么,可挑了半天也不知道要买什么,只好硬着头皮问周泽楷他养父母的喜好,结果周泽楷直接拎了水果篮,斩钉截铁的说:“爱吃的。”

孙翔没办法,只好拎了一篮水果,又加了一条烟去了见了周泽楷的养父母。

周泽楷的养父母都是老师,也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一直都把周泽楷当亲儿子看。孙翔看的出,周泽楷也是把养父母当亲生父母看的,那种亲昵的感觉是他在周泽楷和亲生父母之间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就是你不用说话,我就知道你想做什么的默契,这只能是长时间呆在一起后才有的一种特殊羁绊,这种羁绊,甚至已经超过了血缘。

孙翔觉得,哪怕周泽楷当着他们的前承认和自己的关系,他都不会觉得意外。

“所以,他们知道你是……吗?”趁着老两口去厨房切水果的时候,孙翔偷偷问周泽楷。

周泽楷一颗接一颗的吃着草莓,笑着不说话。

孙翔对这样的神情实在太熟悉了,因为每次PK赢过周泽楷后,自己就会摆出这样的笑容,那是一种溢于言表的得意感。

孙翔扶额,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泽楷的养父母了。

可最终谁也没将窗户纸捅破,就好像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孙翔也发誓,这个晚上,他几乎用光了一年份的乖宝宝脾气。回家的路上,他终于憋不住了,对着周泽楷后背锤了一拳,也没用什么力,但是看着周泽楷踉跄一步,茫然的回过头来,他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周泽楷,你这人还真是……喜欢闷声作大死啊!”

周泽楷听明白了,随即眨眨眼睛,一脸的无辜。

孙翔又笑了一会儿后,才又问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知道你的事的?”

周泽楷说:“很早。”

“很早是有多早?”

周泽楷想了想,说道:“很早。”

早到我们都还没有退役的时候,早到我们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早到我某天醒来突然一脑门子都是你的时候。


—TBC—


>【周翔】南墙 28




>文坑一览


评论(5)
热度(24)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