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26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22 23 24 25


26

三月初的时候,年前的企划终于正式开始施行,孙翔作为总负责人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甚至还把江波涛拉了过来。

江波涛是和孙翔一起退役的,之后就留在S市找了家传媒公司当舞台策划,凭着自己的才能和好人缘,一直都干的不错,空闲的时候还会应邀去轮回的青训营当指导,当然也不是白干的,按课时结算,总体来说,日子过得相当游刃有余,大有准备在S市扎根的意思。

上次平安夜的演出,江波涛把孙翔拉来当托,这次孙翔搞同人歌比赛,会议中一提到舞台相关,他立马就想到了江波涛,于是果断提出,结果会议一结束,这总负责人的头衔也顺理成章的落在了孙翔的头上。

朋友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江波涛自然二话没说,推了之前还在洽谈中的一个项目,转头就接了孙翔的委托。

熟人之间谈生意,不过就是一顿饭的时间,双方很快敲定了一些细节之后,孙翔又把这次公司的合作对象也拉出来同江波涛吃了一顿饭。三方讨论十分很顺利,虽然期间孙翔起到的作用不大,因为已经清楚了解他的意图的江波涛一个人就把话全说了,还把对方给说的一愣一愣,只知道点头称好了。

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整顿饭下来,孙翔还有点恍惚。

“走会儿消消食?”送走对方公司的商务代表后,江波涛拍了拍孙翔的肩。

孙翔看了看手表后才回道:“好。”

“有事?”江波涛何等精明,知道他看时间肯定有什么用意,便随口问了一声。

“等9点的电话,还早。”说着,孙翔一只脚已经跨了出去。

江波涛听后没有再细问下去,只是了然的笑了笑,然后跟在孙翔的身边边走边说道:“之前忙着过年忘记问你了,你和你上司后来怎么样了?”

“我就知道你憋不住!”孙翔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上次吃饭没问就已经后悔了,毕竟我是你们的战友,不八卦会死星人。”

孙翔摇着头,又走了两步,说道:“就这么僵着呗,还能怎么样,反正我是不可能辞职的,除非他辞职。”

“他干的好好的,怎么可能辞职。”江波涛笑道。

“有朝一日,我把他踩下去的那一天!”

“……”

“怎么了?”孙翔以为江波涛是小看自己,有些不太高兴。

“你就没想过?万一人家看上的就是你……”江波涛上下打量了一下孙翔,继续说道,“这个模样呢?”

“脸吗?”孙翔一直都觉得自己长得很帅,虽然比周泽楷是要差那么一点,但也是因为周泽楷现在是他的男朋友,他才承认的。现下听江波涛拐着弯夸自己,刚才那点不高兴立马就变成了得意洋洋。

江波涛摇摇头,知道孙翔根本没明白自己的意思。

“你摇头是什么意思?”孙翔追问道。

“你真没打算告诉小周?”江波涛不想再在那个话题上浪费口水,赶紧转移话题。

“告诉他干什么?”这个醋王要知道了,还不得立马买机票飞回来……不过飞回来也挺不错,至少能见一面。

江波涛本来是想说多个人多条思路,而且总这么瞒着也不太好,早晚要出事,但是见孙翔嘴角噙着笑,一副明显神游太空的模样,他果断闭上了嘴。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跟他打哑谜,他永远也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但如果你跟他讲清楚了,那苦的就是自己。

对于孙翔的性格脾气,江波涛也算是摸得透透的了,至于他们两人的感情问题,他觉得自己从旁提点一下可以,但不能深入太多,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两人的问题,远没有看到的那么简单,贸然插手,还不如回家洗洗睡了吧。

“那我就先回去了。”

“啊?”

“我就住这儿附近,有空来玩啊。”

“……”

孙翔一时之间分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他看着江波涛拐进一个小区,直觉认为自己可能被前副队耍了,但又想了想,这个方向一开始好像就是自己选的。

所以,消食是假的,八卦才是真的吧?

 

因为没打算和周泽楷说邵烁骅的问题,所以连带着他和江波涛两人在工作上互帮互助的合作也没有提,而江波涛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所谓,总之到现在为止,周泽楷每天高高兴兴的等着国内时间的晚上9点打电话过去,丝毫不知情的样子。

考虑到两人的时差问题,孙翔倒是有提过调整下时间,但是每次都不了了之,就像是某种仪式被打破了似的,总觉得不是好兆头。

孙翔,原本神佛不信的一个人,自从谈了恋爱后,仿佛整个人都沐浴在了佛系光辉中,动不动就是不吉利,谈点屁大的事也要找个黄道吉日。比如这个周末,明明黄历上写了不宜出行,但是为了修剪一下自己那头长长后变得有些杂乱的头发,他还是出门了,结果就在理发店里碰上了同样在理发的四哥孙尧。

“S市这么大,这都能碰上?”孙翔眨了眨眼睛,对黄历的崇拜又根深蒂固了一些。

“我大学就在这儿附近,你又住这片,这么久才碰上一回,够不巧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孙尧比孙翔早到,已经剪了一半了。

周末理发的人不少,又看到孙尧在这儿,孙翔顿时走人的心都有了。

“你看到我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难道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想走的念头一瞬间就消散了,孙翔赌气似的往休息区的沙发上一坐,立马就有小哥倒了杯水过来,他抬手抿了一口,又朝孙尧挑眉示威,然而,孙尧闭着眼睛,根本没理会他。

直到孙尧剪完,孙翔还没轮上。

已经剪完头发的孙尧站起身,对着镜子照了又照,一脸神清气爽,孙翔看着他,不禁“哼”了一声。

“先生,请。”有小哥上前来招呼孙翔,显然是想让他接孙尧的空。

孙翔不再理会孙尧,径自跟着小哥去洗头,洗完出来,见孙尧还没走,气定神闲的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翻着杂志。

“你怎么还在啊?”

“哦,等你。”

“等我干什么?”

“吃饭啊。”

“……”

“你请。”

“你有病吧你!”

但是不管孙翔如何嫌弃,孙尧还是硬拖着理完发的孙翔一起下了馆子,直到菜上齐了,孙尧才慢悠悠的说了此行的目的。

“大姐每个月给我三千让我监视你。”

“妈的!那你还让我请你吃饭?”

“你的重点不对。”

“你管我?!”

孙尧皱眉,话题不按他的计划走让他有些不耐烦,但同时,他又懒得去管孙翔在想什么,就好像他也不希望别人干涉自己的想法。

“好吧,我这次能出来,也是多亏你。”

“哈?”

“老爸和大姐都让我监视你,一个给我自由,一个给我钱。”这样说,应该很清楚了吧?

“你要不要脸,你监视我,还拿了家里那么多钱,你还是个大学教授,前途无量,怎么看都应该是你请我吃饭吧?”

“我们就不能不讨论吃饭的问题吗?”孙尧有些抓狂了。

“那这顿你请。”

“……好。”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有那么一瞬间,孙尧觉得他这个弟弟好像变聪明了,但也只有那么一瞬间,因为此时的他正在为话题回到了正轨而狂喜乱舞。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有自由,又有钱,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额头的一根青筋似乎跳了跳,孙翔想,如果是在家里,他现在已经把饭桌都给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孙尧笑的特别猖狂,一点都没有为人师表的意识,但笑过之后,他又很快变得十分严肃,“你觉得你现在正在做的这些,有意义吗?”

“你有意义,我就有意义。”一直吊着一根理智线的孙翔冷冷的说道。

“以前你打游戏还能拿个世界冠军回来,现在你能拿到什么?”

这个问题还真就把孙翔问住了,他张了几次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回去。他虽然凶,却也总是因为词穷连架不会吵,青春正年少的时候还能用拳头说话,可如今奔三的人,总不能还动不动就拳脚相加吧?更何况,他面对的人还是自己的亲哥哥。

现在,他的亲哥问他,他在现在这个公司里能拿到什么?

总不能说是经验吧?也太逊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孙尧丢下这句话后就不再说话了。

这顿饭,最终还是由孙尧买单的,临走还把孙靖给他打钱的那张银行卡扔给了孙翔,脸上还特别的显摆,气的孙翔差点跳起来想打人。

自此,孙翔的理智线彻底崩断,刚走出饭店就打了个电话问孙靖为什么要联合老爸一起来监视自己,结果孙靖在电话那头足足笑了一分多钟,才上气不接下气的告诉孙翔——

“你被阿尧耍了。”

孙翔不相信,挂断电话就找了附近的ATM机查孙尧留下的那张银行卡余额,看着屏幕上显示的“0”,孙翔连气都撒不出来了,全身瘫软的蹲在街边,当真开始想孙尧最后留下的那个问题了。

除却经验,他还能拿到什么?

自尊?自立?还是和孙尧一样,能拿到自由?

对孙翔来说,似乎都不是,又似乎都是,但哪一个拎出来说,都差了点意思,至于究竟差了点什么,孙翔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

妈的!不想了!爱谁谁!当年他拿冠军的时候也没人跳出来问他拿冠军的意义,有什么意义?不就是比赛,拿冠军吗?就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总有人想要拿出来高谈阔论,难道非得这样才显得他自己有多高尚吗?

呸呸呸!

对孙翔来说,这次公司的五周年企划,就是他干的最有劲的事儿了,意义什么的重要吗?劲有处使,就是他在这家公司的全部意义!


—TBC—


>【周翔】南墙 27




>文坑一览


评论(3)
热度(18)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