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叶蓝】后会有期

一发完结!

没了没了,彻底没有存稿了!

广告:《叶蓝》预❤售 最后一天啦!



 【叶蓝】后会有期


——有些人,注定是要相遇的。

 

 

“站住!”

旁边的小巷中突然传来一声吼,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蹿出两道身影,一前一后,飞奔在马路上。

这一片是商业街区,也是许博远去武馆的必经之路。今天他也像往常一样去武馆训练,顺便抒发一下高考前的压力,结果就碰到了有人偷东西,好死不死偷的还是自己的手机。

这就怨不得他了!必须抓!

“别跑!小偷!你给我站住!”许博远再次加速,终于离小偷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猛地上前一扑。

有着一步距离优势的小偷侧身躲过,顺势还推了许博远一把,本以为这人必定会摔倒,谁知许博远一个飞快的转身,左手已经牢牢的抓住了他的衣袖。

嘶——

半截袖子被扯了下来。

“……”这质量也太差了吧?!

“啊!我的衣服!”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小偷反扑了过来。

用手臂挡住突然踢来的一脚后,许博远快速绕到一边,抓住那只少了半截袖子的手臂,往后一掰,只听“啊”的一声,小偷手中紧紧捏着的一部手机掉了下来。

啪——

屏幕朝下。

“卧槽?!”许博远心疼的看着自己脸朝下的手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早知道就给它配个钢化膜了!

小偷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力道有些减轻,立马一个甩手,挣脱了。

“想跑?”许博远上前一步,却见眼前一道光闪过,他大感不妙,赶紧收脚,侧身往边上一面墙撞了过去。

右臂狠狠的撞在墙上,刀光再次闪现,许博远伸出一只手想要去抓刀子,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逞凶者,听着周围抽气的声音,毫无畏惧。他已经做好了即使受伤也要抓住小偷的准备,如果今天真的不幸……

“躲开!”

有一个身影飞快的从人群中冲了过来,许博远还没看清他的脸,就被一把拉进了一个怀抱。额头撞在那个人的肩上,撞得生疼,想来如果被刀子刺进身体,应该会更疼吧?

“没事吧?”

许博远抬起头,终于看到了这个人的脸,是个男人。

“嗯?”叶修的嘴角往一边斜斜的歪着,笑的有那么一点不正经,“当街搂搂抱抱不太好吧?”

“啊……”许博远这才反应过来,面红耳赤的钻出那个怀抱,看向另一边。

此时的小偷已经被叶修用一只手牢牢钳制住抵在了墙上,刀子落在他的脚边,在挣扎中被踢得更远了。

“当然了,当街打打杀杀更不好,抓起来,送派出所。”叶修继续说道,表情十分轻松。

厉害!

许博远对这个素未谋面却救了自己的陌生人生出了浓浓的崇拜感。

 

正值春季,气候宜人,是赏花赏树赏风景的好时节。

许博远坐在观赏椅上,面对眼前的一片湖色,闭上眼,狠狠的做了一次呼吸。

“哈……”好舒服啊!

微风轻拂在脸上,像是有一只手在轻柔的抚摸着。

不知怎么的,许博远就想到那个怀抱,脸上不禁有些发热。那个人看着身材普普通通的,却没想到手臂这么有力,单靠一只手就能制服一个男性,还有他的肩膀,真不是普通的硬,直到现在,他的额头都还有些麻麻的。虽然是个异常坚硬的怀抱,可被他拥住的那刹那,满满的安全感下,就好像有人在他耳朵边柔声说:“别害怕,有我在。”

不害怕之外,莫名还多了一份安心。

“想什么呢?”

耳边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许博远的心脏猛地一跳,随即转头,看着叶修从身后走到身前,坐在他的身边,将手里的草莓圆筒递了过去。

“去洗手间的时候路过,顺手买的。”叶修说着,并掏出一包烟,转头又问,“不介意吧?”

许博远拿着圆筒,摇了摇头,说道:“谢谢,不过我真的没事,你不用特地陪我的。”

很快,一缕烟伴着烟草特殊的气味飘了过来。

不远处,有个7、8岁的小女孩在独自玩耍,许博远舔着圆筒,双眼牢牢的盯着她。

“好吃吗?”叶修瞥了他一眼问道。

“还不错,你没给自己买吗?”许博远仍旧看着小女孩。

“小孩子吃的东西。”叶修笑了笑,算是委婉回答了许博远的问题。

“你看不起小孩子吗?”许博远突然有些不满。

“只是觉得有些麻烦。”叶修实话实说。

“我啊,是打算要考警校的。”许博远舔着冰淇淋球说道。

“警校啊……”叶修缓缓吐出一口烟,“想当年,我也想考警校来着。”

“诶?那为什么没去考?以你的身手,当警察绝对没问题啊!”许博远自动自发的将叶修语气中的感慨归结为是因为对“没考上警校”而遗憾。

叶修并没有反驳,只是转过头来,用一种颇为严肃的表情看着许博远,说道:“因为啊,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哦。”许博远点点头,虽然他不太明白叶修所指的重要的事是什么,但看他今天他能够挺身而出的份上,也许的确是有一件比考警校更重要的梦想要完成。

“你呢?为什么要考警校。”叶修问他。

“当警察是我从小的梦想!”许博远兴奋的说道。

“就像今天?”

“嗯!”

“那看来,你离一个合格的警察还有距离啊。”叶修毫不留情的说道。

许博远垂着头,低声道:“我知道。”

叶修看了他一眼,将烟叼在嘴里,伸手在他头上轻轻拍了拍。

“喂!我不是小孩子了!”许博远又好气又好笑的挥开头顶的手。

“啧,所以说你们小孩子就是麻烦。”叶修摇着头,脸上的笑意却十分明显。

“虽然我也觉得小孩子有点麻烦……”许博远顿了顿,又向着湖边的小女孩看了过去,“但是,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警察,和小孩子沟通也是我的职责范围啊,所以不能因为觉得麻烦就放着不管,你说是不是?”

叶修没有回话,他顺着许博远的视线,向小女孩看了过去。

“嗯?”许博远见叶修不说话,转头看了他一眼。

叶修依旧没有回应他,起身,将还剩半根的烟扔进垃圾桶,然后径自向小女孩走了过去。

许博远跟着起身,刚想要跟过去,却见叶修已经蹲在了小女孩的身旁,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刚才看起来还有些寂寞的小女孩突然就笑了起来。叶修伸手在小女孩的头上揉了揉,然后转身指了指湖边的警示语木牌,又不知道说了什么,小女孩便笑着跑开了。

“叔叔,再见!”

许博远走过去,只来得及听到这么一句。

“我看上去有这么老吗?”叶修摸着下巴说道。

许博远愣愣的看着叶修,这是两人相遇一来,他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这个男人。

从外表上看,一头算不上打理的有多好的头发,经过风一吹更是没型了,双眼虽然有神,但更多的时候透着一股慵懒,鼻子倒是长得不错,就像他的脊背一样,很挺,嘴型也不错,尤其笑起来的时候,不管是第一眼时有些坏坏的痞笑,还是刚才和小女孩对话时温柔至极的微笑,都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好感的加分利器,就是下巴上未刮净的胡子太减分了——许博远不禁扶额,对自己突然产生的一丝遗憾有些唾弃。

不管怎样,只有将这些他看到的东西全部加起来,才组成了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人啊!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叶修摸摸自己的脸,疑惑道。

“没什么,很高兴遇见你。”虽然我们素昧平生又将各自远去。

叶修笑了笑,说道:“很高兴认识你,未来的小警察。”

“哈哈……”许博远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着。

微风将笑声吹散至远处,牵着妈妈的手的小女孩也在笑着,她说:“妈妈,我们要离湖边远一点哦,叔叔说如果不小心掉下去的话,就再也不能和喜欢的人一起玩了,我喜欢妈妈,妈妈你一定要牢牢的牵着我的手哦。”

年轻的母亲笑着,笑容是如此温柔,她摸摸小女孩的头,说:“宝贝儿真乖。”

牵着手的母女从叶修和许博远身边走过,许博远看到小女孩转过头来和叶修挥手。

叶修也朝她挥手,脸上露出的是许博远刚才看到的一模一样的笑容。

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啊……

短短一个多小时的相处,许博远就在叶修身上看到了好多让人心生感动的东西——这就是我想要成为的人啊,面对歹徒时能够挺身而出,无所畏惧,一身正气,而在需要自己帮助的人的面前,再麻烦,也能够温柔以待。

生而强大,心怀仁慈。

说的就是他这样人了吧?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你一个人没问题吧?”叶修眼神关切的问道。

“没问题,你不用担心,经过这次,我要更加努力才行了!”许博远握拳说道。

“好,那我就等着看了。”

“嗯?”

“你会考当地的警校是吧?”

“对!”许博远重重的点头,像是要证明什么。

“好。”叶修拍拍他的肩,转身,“后会有期。”

对着叶修远去的背影,许博远说道:“嗯,再见。”他没有在意那句“后会有期”,因为在他看来,那纯粹是叶修的礼貌用语,毕竟,他们只是萍水相逢,连名字都没有互报的陌生人。

在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萍水相逢后转身就忘记了的陌生人。

这么一想,许博远不禁感到有些失落,但是在叶修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的时候,他还是微笑着,再次目送他离去。

 

那一年的夏天,许博远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警校,当他去学校报到并参加军训的时候,他远远的看到有一个身影熟悉的男人正在向他们班走来。

挺值的腰板,步子显得有那么一点漫不经心,可当他举起手行军礼的时候又正经严肃的好似变了一个人。

“大家好,我是你们这个学期的教官,我姓叶,叶修。”

男人行完军礼,放下手,扫视人群,最终视线定格,嘴角斜斜的一歪,露出了一抹许博远所熟悉的笑容。

好久不见,许博远。

 

 

—END—

 

 

小剧场:

“想当年,我也想考警校来着。”

“诶?那为什么没去考?”

“因为考上了啊。”

“……”

“一晃眼这么多年,可惜,没当成警察,却是当了警察的老师。”

“……”

——来自叶修无限感慨的真相。


评论(4)
热度(137)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