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包喻】我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我是好男人 9

 @Gradientacorn继续艾特~


>包荣兴X喻文州,现代架空,HE,副CP是叶黄

>大概是一个有序和无序和失序的故事【】

>>置顶+各种坑(确定关注之前可以看一下,注意排雷)


9、我是一个好人(中)

 

书并不厚,包荣兴翻开之后才发现这并不是一本传统意义上的书籍,虽然也是白纸黑字,但字体都是手写后打印并装订起来的。

这是喻文州的手稿,上面记录的也全是案例,有些是他自己接手,也有些是从别人那儿观摩来的。每一个案例都分成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陈述案情,第二个部分是分析,而第三个部分是喻文州自己对这个案件的感想和总结。

因为是兴之所至,想到一个便写一个,所以案例并没有刻意的划分归类,不过,这一本讲的却清一色都是涉黑案件,这一点倒是让包荣兴不禁后背一冷,觉得喻文州可能是看出什么来了。

喻文州并没有规定一定要看仔细,他只说了看完之后要讲讲感想,所以包荣兴挑挑拣拣的很快就看完了。

“如何?”喻文州坐在书桌的另一边,剥着橘子问他。

不知是不是灯光的缘故,暖黄色铺满了他的整张脸,整个人柔和的像是一块棉絮,而他说话的语气又那么温柔,包荣兴听着,像是着了魔似的怔住了。

喻文州拿剥好的橘子在他眼前晃了晃,却冷不丁被抓住了手。

包荣兴嫌那只橘子太碍事,从喻文州的手里拿走橘子,想也不想就一口吞了下去,表情还有点幽怨。

看着包荣兴艰难咀嚼,喻文州笑着又拿了个橘子。

第二个橘子剥完,包荣兴的嘴里还剩了一半没吃完,但总算是能开口说话了。

“我不是,我没有,我是好人。”

“……”

“真的。”

“三天两头打群架,好人?”喻文州笑道。

包荣兴重重的点了点头,将嘴里最后的橘子全数咽下后,说道:“我不是去打架,是去做事的。”

“做什么事?”

“老大说了,这是男人之间的秘密,不能说,”

喻文州不止一次从包荣兴的嘴里听到“老大”这一词,原来他也没怎么在意,现在听来,此人不简单哪。

“我也是男人,是不是就可以说了?”

这要换了别人,铁定是不会理会喻文州这瞎话的,只可惜,对方是包荣兴,他那个脑子,不能用常人的方式来思考。

几乎是喻文州话音刚落,包荣兴就兴奋了。

你长得好看,说的话也有理有据!

于是他说:“你说的对!”

喻文州听到这话,就知道自己这波稳了。

紧接着,他就听包荣兴一脸严肃又郑重其事的说出了那句经典的电影台词——

“其实,我是一个卧底。”

 

大概是五年前吧,包荣兴背井离乡来到这座大城市,那个时候他高中毕业不久,考了个也就上上中专技校的成绩,还他妈是个早几年就被他修满级了的厨师专业。

一想到还要在自家那个小县城窝上个三年五载,包荣兴便想也没想,连夜就偷偷收拾好包袱离家出走了。

结果就是,包荣兴拿着一张高中文凭来到现在这座城市,当了个厨师。

原本以他的手艺去个有点档次的酒店当个大厨也就是一年半载的功夫。让人惊叹的是,包荣兴的手艺实在太好了,不到半年就升了大厨。可就在他走马上任一个月后,出了幺蛾子。

包荣兴一个人背井离乡,又是那么个脱线的性格,可以说,要不是身上那股子与生俱来的狠劲儿和江湖道义,恐怕在这座大城市里是活不过三个月的。

得亏他兄弟遍天下,却也因为“兄弟”这两个字吃了不少亏。

一开始,包荣兴也就是帮兄弟们出头时打个下手,壮壮声势,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把自己发展成了老大。十来号人,什么都不干,成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老大长、老大短的叫着,偏偏包荣兴还觉得挺受用,也就任由他们这么跟着了。

然而,包荣兴毕竟还是和他们是有区别的,他有正经工作,虽然工资不多,但福利不错,而且上任大厨后各方面都会比现在至少翻一倍,可以说,再在这个城市熬上几年,他除了可以衣锦还乡,说不定还能自己开店当老板。可他那些小弟呢?他们没有正经的工作,都是社会上的混子,看谁本事大就跟着谁,大字不识几个,见风使舵的本事倒是比谁都强。

包荣兴那会儿有本事,所以那些小弟就愿意跟着他,就算不能吃香喝辣,但至少走出也不会被人欺负。因为只要他们中有谁被欺负了,跟包荣兴这个老大说一声,当天就能把仇报回来,那叫一个扬眉吐气啊!

那天,他们一帮子兄弟像往常一样找对家报仇,包荣兴作为老大,自然是首当其冲,说不了两三句就动了手。以往也就是小打小闹,可这次也不知是谁趁机下了狠手,竟把对方的老大用板砖砸死了。大家一见出了人命,立刻作鸟兽散,也就包荣兴耿直,见人伤着了,还给人弄医院去了。结果,人死在半路,包荣兴作为第一嫌疑人也被带去了警局。

这事一出,酒店老板也不管包荣兴是不是杀人凶手,立马炒了他鱿鱼,将自己撇的一干二净。至于包荣兴的那些小弟,一看老大被关了,自然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只有少数几个兄弟还在帮着找真正的凶手。

就在包荣兴被关在局子里有理没理都说不清的时候,一个号称是反黑组队长的男人出现了。

包荣兴认识他,刚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有几次打群架都能看到他的身影,武力值爆表却从不轻易出手,整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比混混还混混,但很快的,他就销声匿迹了,仿佛从来都不存在一样。如今,怎么突然摇身一变,就成了白道上的人了呢?

男人三言两语就帮包荣兴脱了罪,还带着他好吃好喝了三天,然后才说出了最终的目的。

他想要包荣兴成为他的眼睛,平日里没事就负责盯着那帮小混混,一有个风吹草动就得报告给他,还给他开了工资。

大厨丢了,却赚回来一个卧底,这可把包荣兴兴奋坏了。

卧底啊!警察的卧底!说出去可比大厨威风多了!包荣兴对这份新工作满意极了,唯一不满意的大概也就只有不能说出去这一条了。

 

喻文州听完故事后,心中大致有数了。

在这座城市,能称得上队长的有千千万万个,可反黑组队长却只有一个。

原来这个包荣兴,是叶修的人。

叶修这个人虽然有时候很欠揍吧,但他看人眼光还是不错的。

既然包荣兴是他的人,那肯定坏不到哪儿。

喻文州思考着,完全忘记了,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已经给包荣兴定性过了。

这个男人,虽然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他是个好人。

“你额头上那道疤也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吗?”喻文州有个职业病,就是听故事要听完整,虽然包荣兴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但额头那个伤口,他却是只字不提,这就让人不免有些好奇了。

“啊,这个啊……”包荣兴撩起自己的头发,露出额角那道疤,难得像个大姑娘似的扭捏起来,“那个,老大说,太丢脸了,让我别到处说。”

“哦?”喻文州的胃口被完全吊起来了,“能让那家伙说丢脸,看来是真的很丢脸了。”

“啊?”

“没什么,你继续。”为了包荣兴能尽兴的讲故事,喻文州鼓励了他一句,“你不傻。”虽然有时候是挺傻的。

包荣兴看着喻文州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又看看桌上另外一堆书,两相权衡,他决定选择讲故事。


—TBC—




评论(5)
热度(14)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