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25

关于情节,其实不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是一个“没有大纲,即使有也全在脑子里”的写手,这样的话,自己写起来也会多一些动力和意外之喜,但也时常会跳脱,抱歉了~笔力有限,无法剧透w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22 23 24


25

孙翔最终也没能和周泽楷上哪旅游,就连在市里逛一圈的时间都没有,最多也就是孙翔叫车去周泽楷家,然后两人腻歪个一晚上,半夜再由周泽楷当司机,载着孙翔回家。

这个春节,忙碌的也只有晚上的时间是孙翔和周泽楷可以自由支配的,孙翔更惨一些,不管多晚,他都得回家,否则要被父亲和大姐念死,不像周泽楷,自个儿住那么大一栋别墅,根本没人管他。

周泽楷有时候会想,既然孙家的家教这么严,怎么还能养出孙翔这么个混世魔王来——这是夸张,但孙翔的性格,比起孙家其他人来讲,的确是叛逆了些。

大概是物极必反吧?

“想什么呢?”

孙翔蹲在路边,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瞎比划。周泽楷就站在他边上,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目不斜视的盯着那根树枝。

汽车就停在边上,开着两扇窗户,车里放着一首轻柔的英文歌,歌声从窗户口飘出来,再落到两人的耳朵里,连歌词都听不清楚。

“你看我们两个像不像是街边不学无术的混混?”孙翔笑着抬头,想去看周泽楷,又觉得上方的路灯亮的刺眼,于是作罢。

“世界冠军?”周泽楷难得开了个玩笑。

“感觉都已经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孙翔停下手,将树枝折成两段,一手一根,模拟着打起架来,“我都快忘了,奖杯摸在手里是什么感觉了。”

周泽楷蹲下来,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孙翔反手握上去,并没有觉得多暖和。但很快,还是有一点温度在两人手掌之间流窜。周泽楷的手脚总是不那么容易捂暖,但也就是这双手,带着轮回,带着他一次次冲锋陷阵。不知怎么的,握着这只手,孙翔突然又找回了一点当年夺冠的感觉。

两人握着手,肩靠着肩蹲在路边,也不说话,偶尔相视一笑,都觉得对方傻得特别可爱。

但最终,还是孙翔自己打破了这种看似美好的气氛,他抬头,像是在对黑夜叹息:“你说,咱俩这样,还能多久?”

被拉回现实的周泽楷不自觉的握紧了那只手,他抿着唇,不发一言,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哎,当我没问!”孙翔突然站起来,跺了跺几近发麻的双脚,“大姐这会儿应该睡了,我先回去了。”

“嗯。”周泽楷像是松了一口气,眉头也舒展开了。

孙翔开始也没在意,转身走了几步才越品越不是滋味,虽说是自己先把周泽楷拉下水的,但周泽楷这么明显一副得过且过的态度,整的好像只有自己是认真的一样,就有点不爽了。但更让孙翔不爽的还是自己,认真有个屁用?!

“周泽楷!”

正准备掉头的周泽楷踩住了刹车,看清车前方突然又跑回来的孙翔后,他赶紧挂挡停车,推开车门,还没等走出去,就被孙翔抓着衣领吻住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认真的,非常认真!”一吻结束,孙翔喘着气说道,完了也不等周泽楷有所反应,将车门一甩,大步离开。

周泽楷坐在车里懵了好久,等回过神来,车前方早已没有了孙翔的身影,周围安静的就跟做梦似的,他摸了摸被连啃带咬过的双唇,有明显的疼痛感。

那就不是做梦。

周泽楷笑了笑,重新发动车子,掉头离去。

 

周泽楷初三一大清早就坐飞机回J国D市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孙翔打着哈欠来送机,没说什么多余的话,最后互相抱了抱就算做是道别了。

初五,孙翔也回了S市,同行的还有他的四哥孙尧,孙靖代表全家送机,主要是来送孙尧的。

也是,年纪轻轻就当了教授,说出去,怎么也比自己这个搞游戏的高尚多了。

孙翔冷眼看着孙靖同孙尧叨叨,心里着实想不通父亲怎么突然就同意辛苦栽培多年的儿子不走经商路的。

还是说,这位老爷子针对的仅仅是“没出息”的自己?

“还不走?”孙尧拍了下他的手臂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孙靖已经叨叨完了,站在一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好了好了,你那套,我不爱听,就别浪费口水了,你放心,以前我能混出个什么样儿来,现在也能。”孙翔说道,主要还是说给孙尧听的。

孙尧似乎根本没在听,看了看手表,脸上有些不耐烦。

除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对其他都没什么耐心,这是孙翔和他四哥除了脸以外,最相像的地方——谁让他们是同一天出生的呢,只不过孙尧先出来,就成了哥哥。

按照孙翔的性格,肯定是有点不爽的,不过差了几秒而已,就成了老幺,一个在家里即使混吃等死也无所谓的老幺,反正上面有那么多人,多他一个也就是多副碗筷的事。

对待一副碗筷,能有多重视?

从小,孙翔就没见过忙于事业的父母多少面,在他的记忆中,几乎是被孙靖一手带大的,而孙尧不一样,他从就被送出国,跟着在国外拓展业务和学习的母亲混,念初中时才回来,高中毕业后又被父亲打包去国外留学。

即使是孙靖,也不过大他们两个七岁,再能干也不可能两个都照顾到,更何况,下面还有半大的孙展和孙启,只能说,幸亏孙靖是护弟狂魔,能多照顾一个是一个,但一个人带四个,还要兼顾学业事业,也着实太为难她了。

因为两兄弟常年分隔两地,原本应该是家里最亲密无间的关系,现在反而成了家里最疏远的,有时候还因为某些性格方面太过相近互相看不顺眼。

如果当年跟在母亲身边的人是自己,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每次这么想的时候,孙翔都会猛捶一记脑袋,骂自己有病。

“你出门没吃药?”孙尧斜着一双眼睛看孙翔突然一脸丧的不行的表情,一时没忍住就怼了上去。

“吃了。”孙翔收起所有表情,率先跨出一步,“吃的跟你一样的。”

“啧!德性!”说着,孙尧也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看着两人竞赛似的走路方式,孙靖笑着小声骂了一句:“两个幼稚鬼!”

 

初六,孙翔正式开始上班,得知邵烁骅不知道去哪里旅游因为大雪封路被困了的时候,他开心极了,抽空上网查了一下那地儿,知道他明天大概都回不来,又是一阵猛乐。结果,下午的时候,人没到,电话先到,布置完一大堆要干的活后,邵烁骅开不开心,孙翔是不知道,反正整个商务组肯定是不会开心了。

春节刚过,其实也没多少可以干的活,就算想干,也要看别人家的公司同不同意。所以在孙翔看来,邵烁骅纯粹就是鬼畜病犯了,成心没事找事。

就这么无所畏惧的悠哉了两天,邵烁骅到底还是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了,一回来二话不说先开会,开完会又开始发旅游带回来的特产,一人一份。商务组一共也就七、八个人,年后还辞职了一个,现在就七个人分,也花不了多少钱,主要就是缓解一下刚才开会时的严肃感,顺便大家开心一下。

孙翔想,这大概就是邵烁骅厉害的地方,公事和私事之间的平衡掌握的非常好,也难怪这么鬼畜的性格,人缘还是那么好。

不管怎样,这个人身上,还是有可学之处的。

“你干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怪恶心的。”邵烁骅发完特产就给自己泡了杯茶,一副众人很忙我独闲的模样慢悠悠的晃到了孙翔的面前。

“你有资格这么说吗?”孙翔瞬间换了个凶神恶煞的表情。

“快干活!”邵烁骅敲敲桌子,同样的凶神恶煞。

“……”

每一天,孙翔都不止一次在心里骂他的上司是个神经病,但偏偏他还要向这个“神经病”看齐,最好还能把他踩下去!



—TBC—


>




>文坑一览




评论(5)
热度(16)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