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包喻】我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我是好男人 8

 @Gradientacorn继续艾特~


>包荣兴X喻文州,现代架空,HE,副CP是叶黄

>大概是一个有序和无序和失序的故事【】

>>置顶+各种坑(确定关注之前可以看一下,注意排雷)


8、我是一个好人(上)

 

包荣兴就这么一头雾水的回到了喻文州上班的那栋楼前。

“你在这儿等我一会,我去取车。”喻文州说完这句话后就走去了楼里。

包荣兴一个人站在冷风里头,因为外套给了喻文州,此时只穿着一件薄款的卫衣,哆哆嗦嗦的掏了根烟,正欲点燃,却听身后喻文州朝他喊了一声:“包子,你过来!”

喻文州带着包荣兴坐了去往地下车库的电梯,除了黄少天,还没能有谁有这待遇。

包荣兴不疑有他,反正喻文州叫他做什么,他都会高高兴兴的照做——这倒不是因为喻文州对他而言比较特别,而是随便来个谁,叫他做什么,只要不反人类,包荣兴都挺高兴的。助人为乐,本就是快乐之本嘛!当然,这个反人类的标准是包荣兴自己订的,随着心情的改变而改变,基本就是一句空话,因为大多时候,包荣兴都挺会给自己找乐子的,想要他心情不好到觉得这件事反人类,很难。

“不好意思啊,我不看恐怖片,所以让你陪着一起去取车了。”路上,喻文州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但一想到离到家还有一会儿,与其听包荣兴一个人在那儿自言自语,还不如他随便扯个话题,也算是打发时间了。

“竟然吗?我觉得恐怖片可好看了!我喜欢欧美的,你呢?”包荣兴随便捡着个什么话题都是兴致勃勃的,只是……

喻文州想他大概也没怎么仔细听自己说话,但又不想因为自己而使得话题终结的太快,于是就随便胡诌了一个:“日本的。”

“日本的不行啊,我看了一点感觉都没有。”

又不是看“动作片”,要个屁感觉!

喻文州觉得自己和包荣兴呆久了,不止智商被拉低,就连脾气也变差了,动不动就骂脏话,整个人糙的不行。

幸好,他也只是在心里吐槽一下,没有真的骂出来,应该还有救。

就在喻文州在那儿反思自省的时候,包荣兴已经就着他的话题一个人聊开了。

喻文州被迫听了一路的恐怖话题,脚下油门踩的飞起,就这样,还惹得包荣兴亢奋的恨不得抢过方向盘表演一段飘移,但幸好,喻文州抓得紧,没让他得逞。

好不容易到家,喻文州身心俱疲,心力交瘁的下了车。

可包荣兴还没放过他,一个车库而已,也能让他重新燃起聊恐怖话题的欲望。

从车库出来,喻文州抬头看了看天边挂着的一轮明月,仔细的计算了一下杀人埋尸不被发现的几率是多少。

“哟,这地儿不错啊,恐怖片导演就喜欢选这种独栋别墅拍电影,每个房间都有故事。”包荣兴抱着西装包好的菜刀,对着喻文州的三层小别墅吹了一个口哨。

“……”喻文州面如死灰,一脸挫败的笑了笑,说:“如果所有恐怖片都是你主演,我想我应该就不会害怕了。”

“什么?原来你怕鬼吗?!”

包荣兴一脸像是发现新大陆般的惊喜表情彻底把喻文州打败了。

“包子,我暂时不想理你,三分……不,五分钟,你五分钟后再说话。”

“我要是说不呢?”包荣兴痞痞的一笑。

喻文州从他怀里抽走那包东西,迎着月光,目光幽冷的笑着吐出一句话:“杀了你。”

 

或许是被喻文州突如其来的冷漠震慑住了,又或许喻文州手上有武器,包荣兴真就一直憋到了五分钟以后才开口,一秒不差。

“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

“嗯。”

“那你家人呢?你一个人住不怕吗?”

喻文州觉得包荣兴的问题有点多,干脆一个也不回答,转身上了楼。

包荣兴跟在他的身后,走了两步,突然又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喻文州转头去看他。

你没有家人,所以你的紧急联系人是报警电话,我猜的对不对?”

一点儿都没有说错话的自觉,也不顾别人听到这样的话会有怎样的情绪,包荣兴就这么摆着一张牲畜无害的笑脸大喇喇的把喻文州不太想谈的话说了出来。

喻文州以为自己会气恼,结果很奇怪,他并没有任何情绪,只是顺着包荣兴的问题,说道:“是。”

然后呢?他会怎么说呢?

没有气恼,只有好奇。

只见包荣兴一步跨过两个台阶,走至喻文州的身边,说道:“把你手机给我。”

喻文州照做,嘴角挂着一丝浅笑,他真的是越来越好奇了。

包荣兴接过手机,摆弄几下后又塞给了喻文州。

“以后我罩着你。”

喻文州拿着手机,猛地抬起头。

“喻文州,你说我等会要怎么回去?这里能打到车吗?”包荣兴一边继续往上走一边问道。

看着紧急联系人那栏上一串熟悉的数字,喻文州无声的笑了笑,追了上去。

“我等会给你拿条被子,我这儿别的不多,就房间多,你可以凑合住一晚,明天一早上班,我再载你回去。”这么说着,喻文州已经将包荣兴带到了书房。

“那不错,这房子够大,我喜欢!要不我在这个房间打地铺就好啦。”包荣兴指着书房的一个角落兴奋的说道,完全没有理会“房间多”这件事。

打个地铺也能让他高兴成那样,喻文州对包荣兴好养程度有了新的认识。

“你就不怕我是把你骗回来杀人灭口的吗?”喻文州故意吓他。

包荣兴站在一整排书架旁,还来不及感叹这儿的书比他打过的飞机还多,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他有些不解的看向喻文州,问:“我有钱吗?”

“这跟你有没有钱有什么关系。”

包荣兴一听乐了,嘿嘿一笑,说道:“我身上穷的连你家一个书房都买不起,你杀我有什么好处?”

“想杀你也不一定是为了钱。”就比如刚刚在门外的时候,只是为了让他闭嘴,喻文州就起了杀心,这种待遇,连话痨如黄少天都没有过。

“不为钱?”包荣兴更好奇,“那还能为了什么?”

“难道想杀一个人就必须是为了钱?”喻文州顿了顿,转念一想,又故意说道,“也可能是为了色呢?”

“我色你还是你色我?”包荣兴一脸“你可真逗”的表情,张开嘴巴还想要说什么,可能一时没想好措辞,稍稍顿了顿。

喻文州从他刚才的表情中感到了一丝崩溃,他后悔跟包荣兴开这种毫无营养的玩笑了,因为真的很拉低智商。

“算了,我们……”喻文州见包荣兴张开了嘴,根本来不及把话说完,下意识的就走上去准备把他的嘴捂起来。

可惜,晚了一步,包荣兴在嘴巴被捂上的前一刻终于想好了措辞,他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为钱,哪还有什么可杀的,色能吃饱饭吗?你是不是傻唔……”

“闭嘴!!!”

包荣兴被喻文州摁在书架前,后脑勺还撞到了一本书,书砸在他的脚边,发出“砰”地一声,他背后一凛,说道:“呜呜呜。”

“说什么呢?”喻文州放了手,理智也回来了,低眉顺眼,仿佛刚才动手的不是他。

包荣兴耷拉着脑袋,说:“我错了。”

总算还知道自己说错话,不算太蠢。喻文州这么想着,伸出手,就跟拍狗头似的拍拍他的头,当是为自己刚才的失态安抚他了。

包荣兴看着他,一米八八的小伙子,在一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男人面前,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那一瞬间的喻文州有多可怕,只有包荣兴自个儿心里清楚,那模样,让他不禁又想到了喝醉酒倒下去前的那个喻文州。

奇怪,今天也没喝酒啊……

经此一闹,喻文州更是下定决心要给包荣兴洗洗脑了,于是立刻从书架上取了几本书放到书桌上,然后指着椅子说道:“坐。”

包荣兴对刚才发生的一切还有点心有余悸,生怕喻文州又生气,赶紧按照指示,乖乖坐好,像个犯人似的,等待喻文州这个典狱长发落。

喻文州突然有些想笑,脸色不禁也温和了许多,他将其中一本书放在包荣兴的面前,说道:“看完它,然后给我说说你的感想。”

喻文州的语气太像包荣兴上小学时一个教他们班语文的老师,他一时间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而那位语文老师的脸也被自动替换成了喻文州,然后他就听到那个有着和喻文州一模一样的脸的女老师,温柔的对自己说道:“下面,请包荣兴同学上台来发表一下作文获奖感言。”

没错,小学时期的包荣兴,语文可好了,尤其是作文,天马行空的一通写,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可他的语文老师总是说他写的好,也有帮他投过稿,就是从来没见得过什么奖。后来上了初中,换了一个语文老师,就再也没人说他作文写的好了,勉强考上了高中后,更是得到了只有八个字的评价——胡说八道,狗屁不通。

妈的,当老师了不起啊,当老师就可以随便侮辱学生了啊?

喻文州看着包荣兴的脸色越变越阴沉,心中直打鼓。

“我……”包荣兴开口说了一个字就没有说下去了。

喻文州等了一会儿,见仍然没有下文,便犹豫着是否要暂停一下“帮助包子同学深刻意识到混黑并不是一个好的就业方向”这个计划。

结果包荣兴倒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咬牙说道:“我看。”



—TBC—




评论(10)
热度(15)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