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包喻】我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我是好男人 7

 @Gradientacorn继续艾特~

突然想到现在有合集功能了,所以我就想不搞目录了,还是说你们觉得有目录更方便?


>包荣兴X喻文州,现代架空,HE,副CP是叶黄

>大概是一个有序和无序和失序的故事【】

>>置顶+各种坑(确定关注之前可以看一下,注意排雷)


7、我是一个好兄弟(下)

 

包荣兴是后半夜酒醒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派出所,先是一脸懵逼的摸了摸脑袋,随即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你还好吗?”喻文州坐在他的对面,有些想笑。

“你、你怎么在这儿?!”包荣兴看清喻文州后,下意识的往自己裤裆看了一眼。

这一眼太刻意了,惹得喻文州也往他裤裆看了过去。

“哦哦,还好还好,没起来。”

“……”

“他们说我可以走了吗?”包荣兴问的那叫一个自然,一看就是习以为常了。

“恐怕不行。”喻文州一脸遗憾的说道。

“为什么?我打死人了?”包荣兴一脸“完蛋了”的震惊。

喻文州憋住笑,说道:“那倒没有。”

包荣兴拍拍胸脯,一脸后怕,“只要不打死人,其他都是小事儿。”

“你这么怕,难道以前打死过人?”

“没有啊,我肯定不会打死人的。”

肯定不会打死人,但不保证会打伤人吗?喻文州皱了皱眉,觉得包荣兴的思想有点危险。

“我,”包荣兴指了指自己,说道,“现在是守法好市民。”

要不是包荣兴说的一脸认真,喻文州简直要回他一句“要点脸”。

“那个……”包荣兴挠了挠后脑勺,有些犹豫,“我是怎么进来的?”

“你不记得了?”

包荣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喝断片了。”

“……”

“我这人酒量虽然好,但如果喝醉了,就立马断片,妥妥的!”

“你为什么看起来很自豪?”

“拥有这么个本领,难道不应该自豪吗?”包荣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你之前不也是?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喝断片就好啦!这个本事不是很棒吗?”

“……”喻文州扶额,他并不想和包荣兴提起那一段喝断片的事儿。

“所以,我是怎么进来的?诶?有水吗?我有点渴……算了,我自己倒吧。”说着,包荣兴站起身来,随手翻开一个柜子,拿了一次性杯,往饮水机走去。

还真的是常客,喝水都不带客气的。

包荣兴给自己倒了一杯,立马喝掉,再倒一杯,给了喻文州。

“这帮人,抠门的很,连杯水都不给喝,还好我机智,知道他们把杯子藏哪了,不过也不能多拿,会被看出来的,到时塞我个偷盗就划不来了,所以你就将就着喝我这个杯子吧。”

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把派出所当自己的家的自来熟,所以他们才连一次性杯子都藏的这么好!

不过,真要藏的话,为什么不把柜子锁上?

这傻子……

喻文州接过杯子,最终还是没能憋住,笑了出来。

和包荣兴呆久了,自己也傻了,一次性杯子不放在柜子里难道要放在桌面上积灰尘吗?

喻文州摇摇头,放下杯子,说道:“我看你倒下去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紧急电话,报了警,但是没想到,巷子口那家水果摊的老板比我动作还快,在我追过去之前就报了警,结果……你都看到了。”

“啊?你的紧急联系人怎么是报警电话,你家里有人是做这个的?”包荣兴摸着脑袋,关注点和喻文州的不太一样。

喻文州并没有向他解释这个问题,继续说道:“幸好,有我这个人证,证明你们没有打架,只是有少许肢体冲突,所以现在没事了,你那些兄弟被教育了一通后也已经走了,现在就剩下你这个醉鬼了。”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也就是说,喻文州从他们进派出所开始就一直与那些警察周旋,然后又陪着他醒来到现在。包荣兴觉得自己的脑子没有哪次比现在转的更快,他看向喻文州,眼里盛满了感动,上前一步,把人抱了个满怀。

“好兄弟!讲义气!”

“……”

“你放心,以后你想打谁,告诉我,我马上到!”

“……”喻文州被他抱得有些喘不过气儿,但他没有立刻推开,而是叫了他一声,“包子。”

“到!”

“以后别打架了。”

“啊……好吧,在你面前,我一定不动手!”

“……也别喝醉了。”

“行!只在你面前喝醉!”喝断片了也不用担心睡大马路,这兄弟真是没白交!

喻文州有点儿崩溃,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拉低了智商。

为什么无论什么话题,他俩都不在一个频道?

不过……

“算了,也没什么区别。”

“嗯!”

 

无独有偶,包荣兴的江湖义气太重了,虽然答应了喻文州不在他的面前动手,但背地里,他依旧可以带着自己的兄弟横行霸道。

结果,也不知道撞了什么“狗屎运”,又被喻文州看到了。

几乎是上一次的翻版,派出所那些认识喻文州的人知道他是来当证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和那些混混一样,是常客。

“我听说你最近来局子来的挺勤快啊,天天和那帮混混为伍,是不是搞到什么线索了?”叶修难得有空,等黄少天下班的时候顺便也找了一下喻文州。

喻文州满脸的无奈,也不想理会叶修,所以闭嘴不答。

“你别不说话,你这样我真会以为你是舍身入敌营,到时案子一结,我还得向上头申请给你送面锦旗,劳民伤财,不值当。”

“行啊,明天我就让少天替我。”

“开玩笑呢,我申请已经写好了,就等你的行动成果了。”

喻文州不理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男人,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

手头的案子没有丝毫进展,被告的家人似乎深知喻文州的办事风格,一开始除了请吃了两顿饭以外便没有任何动作了,但是最近几天,原告家属在某社交平台的频繁出镜使得矛盾进一步激化,这让被告家属感觉到了恐慌,只得明里暗里的提醒喻文州,希望下一次庭审能有一个结果。但喻文州表示,如果找不到更有力的证据证明被告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那么作为防卫过当也算是个结果。这下,被告家属又不依了,因为他们想要的结果是无罪释放。

于是,今天早上,喻文州的桌上就出现了一份标有精神鉴定书的文件。

叶修朝身后的玻璃看了一眼,见黄少天还趴在办公桌上奋笔疾书,丝毫不受办公室里剑拔弩张的影响,笑了笑,然后转头又对喻文州说道:“这两天你还是消停点儿吧。”

喻文州抬起头,见叶修的神情严肃,不禁面上一凛,问道:“你们有行动?”

叶修没有回答,朝他笑了笑,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喻文州看着他走到黄少天的办公桌前,指了指墙上的挂钟,不知是说了什么,惹得黄少天连连摇头,最后,叶修干脆闭上了嘴,直接上手,把人生拉硬拽的给拽走了。

偌大的办公间,忽的只剩下了喻文州一人,周围安静极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了,喻文州从放空中将自己拉回现实,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飞快的接起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包荣兴的声音就欢快的传了过来,大意是问他今晚要不要炒面,要的话,过会儿等最后一桌客人走了,他就送过来。

喻文州已经差不多快一个月没有加过班了,夜宵自然也停了,他也搞不清楚包荣兴是怎么突然想到问自己要不要夜宵,就好像是被谁给安排好了似的,知道他今晚是这一个月来第一次加班,他的电话就来了。

天意如此……吗?

喻文州笑了笑,打断了包荣兴的话,然后拒绝了夜宵。

不过,他没有挂断电话,在包荣兴不停的追问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的时候,他又说道:“我过会儿去你店里。”

一句话阻断了包荣兴所有的疑问,电话到此为止。

随意的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后,喻文州便离开了。

 

包荣兴挂断电话,知道喻文州要来,赶紧把手里的一根烟抽完,然后回到厨房,来到饭厅。坐立不安的看了会电视后,忽的想到喻文州可能会从后门那来,便又拔腿往厨房跑。

“跑这么快做什么,赶着投胎啊!”老板娘端着刚切好的橙子从厨房走出来,差点没被包荣兴撞翻,当下就怒了,可骂归骂,嘴里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橙子吃不吃啊?”

包荣兴此刻早已蹲守在了后门,没有听到老板娘的问题,后者见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也就没再理会他。

就好像是提前说好了似的,约莫十多分钟后,喻文州果然是从后门出现了。

“喻文州!”包荣兴兴奋的朝他挥手。

喻文州是从饭店门口那儿绕过来的,原本他也没想走后门,但从店门外看到店老板夫妇两人正你侬我侬的喂橙子吃,而包荣兴又不在,他也就没好意思打扰,直接绕到了后门来碰运气。

“想吃什么?炒面吗?我马上做!”

“不,包子。”喻文州拉住包荣兴,“我不是来吃夜宵的,有事儿找你。”

“什么事儿?你说,是不是又被谁欺负了?”

又?为什么是又?我看着像是很好欺负的样子吗?

喻文州无奈:“你什么时候下班?”

“我跟老板娘说一声就能走了。”

“……”现在的厨师都这么狂的吗?

包荣兴是行动派,前脚跟喻文州说完这句话,后脚就跑回厨房,冲着饭厅喊了一声:“老板娘,我兄弟找我,先下班啦!”然后也不等回应,提着一把菜刀就拉着喻文州走了。

一路上,喻文州顶着周围人惊恐万状的眼神,发问了:“你要不要先把刀收起来?”

包荣兴抬起手,看了一眼菜刀,无视纷纷绕道的路人,笑了一声,说道:“这是我吃饭的家伙,不能丢。”

喻文州听了这话,倒是有点能够理解包荣兴的意思,但这不等于他觉得随身带着如此露骨的凶器走在大街上是一件正常的事儿。于是,他脱掉了自己的西装,递给包荣兴,说道:“把刀包起来吧。”

包荣兴看看喻文州手里的西装,再看看自己那把菜刀,一排脑袋,恍然大悟道:“走太急,忘拿布袋了!”

“……”

从喻文州的手里接过西装,包荣兴小心翼翼的将菜刀包好,随即往喻文州怀里一塞,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他的肩上,然后又把包好的菜刀拿了回去。

喻文州双手拉着明显比自己身上大了两号的外套,一时也不知道应该穿,还是不穿。

所以为什么要这么麻烦?拿自己的衣服包菜刀不好吗?

可再一想,最先手贱的不正是自己吗?

喻文州盯着走在前头哼着小曲儿包荣兴,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是,和包荣兴接触多了,不止掉智商,连逻辑都被狗吃的连渣都快不剩了。

两人走了约莫五分钟,喻文州再次确定自己的智商恐怕是被包荣兴给拉低了。

“包子,错了。”

“啊?没错啊,我回家是这条路。”包荣兴转过头来说道。

“我找你有事。”

“哦哦,回家说也一样。”

“不。”

包荣兴见喻文州如此坚决,抓了抓头皮,露出茫然的表情。

喻文州转了个身,说道:“回我家。”



—TBC—



评论(10)
热度(13)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