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包喻】我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我是好男人 5

自动发布哦~ @Gradientacorn 继续艾特~


>包荣兴X喻文州,现代架空,HE,副CP是叶黄

>大概是一个有序和无序和失序的故事【】

>>置顶+各种坑(确定关注之前可以看一下,注意排雷)

>目录:1 2 3 4


5、我是一个好朋友(下)

 

喻文州喝醉了,最高兴的无疑是包荣兴。

为什么呢?

为什么这么坚持要灌醉喻文州呢?

原因他说过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管他是不是失恋,人总要有个发泄渠道,而喝酒就是最好的发泄方式。

包荣兴甚至都没有去了解喻文州是否不开心,他也不管喻文州是不是把这些负面的情绪藏在了心里,他就是单纯的认为,失恋的人肯定是难过的,所以作为喻文州的好兄弟,他要帮他。

当然,这样的话,这样的意思,包荣兴肯定是组织不出来的,所以他直接化为了行动,他就是要灌醉喻文州,想让喻文州将那些不开心的东西发泄出来,即使发泄不出来,喝醉了,熬过这一晚,等明天的太阳升起,新的一天到来,人多少也会重新充满期待的。

毕竟,水瓶座的男人,是没那么容易被打倒的!

“喝醉了好,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用管啦!”包荣兴背着喝醉的喻文州,一路上都在重复这句话。

偶尔,喻文州会无意识的接一句:“嗯。”

 

将喻文州背回自己所在的出租屋,包荣兴本想放置不管,让人睡个天昏地暗,但终究管不住自己的手脚,非要先给人脱个鞋什么的。

脱完鞋,包荣兴又将人往里推了推,毕竟出租屋只放的下一张床,他等会儿还要睡的。

可是,也不知道是碰到喻文州哪了,只见他整个人一缩,睁开了双眼,模糊不清的吐出一个字:“痒。”

“啊?哪儿痒啊?我给你挠挠?”包荣兴的回应也是绝了,尤其他还伸出手,真的想帮喻文州挠痒痒,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十分耿直了。

于是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腰,说:“这儿。”

“哦哦!”包荣兴上手帮他挠了两下,没想到人缩的更厉害了,还时不时发出毛骨悚然的低笑声,整个人也抽的厉害。

就算包荣兴神经再粗,但常识还是有的,很快就明白过来,喻文州所说的痒不是真的痒,而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了他的痒痒肉。于是,他停了手。

“痒……”喻文州抬头向他看去。

微微泛红的眼眶,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包荣兴怔住了。

发酒疯的人见多了,可是没有一个像喻文州这样的,不吵也不闹,就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双眼往你心里面最柔软的部分死命的撩。

这是几个意思?

包荣兴感觉自己的下半身有点蠢蠢欲动,更该死的是,喻文州还直接上手了,捏着他裤子的一角,也不说话,就是笑,像是得到了一件珍宝似的,笑的既温柔,又满足。

“你、你长得很好看!”包荣兴憋着一股子冲动说道,说完连自己都意识到了,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合适吗?

不合适啊,他喝醉了,作为兄弟,怎么能趁人之危呢?

就在包荣兴纠结着是否要狠下心来推开喻文州,然后冲去卫生间解决一下生理问题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却放了手,将头埋在床单上,过不了一会儿,双肩抽上了。

这又是怎么了?

包荣兴被喻文州这一出又一出的幺蛾子搞懵了,未免他不小心憋死在自己床上,他赶紧将人翻过身来,看着那双湿漉漉的双眼彻底被水淹了,他又慌乱的扯过被子给他擦眼泪。

喻文州抢过被子,胡乱的擦了几下后,又将脸埋在被子里,闷闷的说道:“要抱。”

水瓶座的男人,喝醉后这么磨人的吗?

包荣兴有点崩溃了,以前总听朋友说自己是如何把人搞崩溃的,如今,他总算是有点理解了。

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确实让人有点崩溃。

可是能怎么办呢?男子汉大丈夫,自己灌醉的人,就算是死,也得负责到底不是吗?

包荣兴坐到床上,把被子扯开,将喻文州抱了个满怀。

喻文州靠在他的胸口上,闭着眼睛,总算是安静了。

包荣兴抱着他,额头抵在他的头顶,双眼向上,看着天花板,表面上一派平静,可心脏却在疯狂乱他妈跳。

这他妈是什么神仙感觉???

 

喻文州一早神情恍惚的去上班了,离开的时候,包荣兴还躺在他那张1.35米的单人床上呼呼大睡。

所以,这么小的一张床,昨晚自己究竟是怎么坚持睡下来的?

到达办公室,喻文州也不急着办公,跑去廊道上的通风口抽了根烟,提了提精神,抽完正要折返,却见黄少天背着包来上班了。

脚步顿了顿,喻文州只好回到廊道又抽了根烟。

两根烟下去,喻文州总算是回过味来了。

昨晚他被包荣兴灌醉,还被带去了他家里,在他那张单人床上,两人抱着睡了一晚,无事发生。

这么一想,比较尴尬的果然还是直面黄少天。

喻文州突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了,如果昨晚不摆那场鸿门宴……

“喻文州,你还想在外面偷懒多长时间啊!还开不开工了!你休了一个星期的假把魂都休没了吗?老叶那个倒霉催的,一大早就催死了,让我一定要督促你办好手上的案子,还塞了我一堆文件交给你,你再不收过去,我烧了它们信不信?!”

不用看,听声音就知道是黄少天。

一如既往的活力四射。

如此,喻文州笑了笑,终于释怀了。

 

喻文州有一个优点,就是无论发生什么,只要在工作中,他就是一台没有自我感情的机器。

晚上八点,喻文州从叶修塞得那堆文件中抬起头来,看到办公桌上贴着一张A4纸,上面印着“记得吃饭”四个字,无声的笑了笑。

他还有一个优点,就是从不对过往有所留恋,因为那于事无补。

喻文州将纸撕下,拉开其中一个抽屉,将一叠A4纸连同手里那一张一起整理好,起身走到了碎纸机旁。

但他,终究也还是有一个缺点。

伴随着碎纸机工作的嗡鸣声,他用手机,像以前一样,给黄少天回复了一声——谢谢。

朋友。

 

为了手头上的案子,喻文州一连半个月都没有加班。

叶修天天借着黄少天的嘴跑来关爱他,除了送文件那天是催他将整件案子梳理一遍,好尽快掌握一些线索什么的,其余都是提醒他把进度放慢,放慢,再放慢,至于什么时候加快,黄少天模仿着叶修的口气说了,等通知。

喻文州乐得轻松办公,也就忍了叶黄二人在自己面前变相秀恩爱的行为。

于是,这半个月来,他一下班就往各种巷子里钻,把以前收集的一些比较老字号的餐店尝了个遍。管他好不好吃,反正一圈胡吃海喝吃下来,人胖了不少。

不过,喻文州本身就瘦,就算胖了五斤,除了脸上有点肉以外,身上完全是看不出的。只是最近天冷,衣服穿的多,这才把身材撑了起来,远远看去,确实是胖了的。

所以,包荣兴在半个月后的某天,偶然在大街上见到喻文州的时候,有点怀疑自己认错了。

然而,就算他认错了,他家那位“小弟弟”明显是不会认错,一见到人,也不管是不是光天化日,他哥是不是身处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颤颤巍巍的起立了。

这也是为什么半个月过去了,包荣兴都不敢去找喻文州的原因。

别说见到人了,就算是想打电话,可一想到那晚那一声“痒”,包荣兴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作为兄弟,怎么可以对兄弟有反应,这太禽兽了!

“包子,好久不见。”喻文州不知情,既然路上碰见了,自然是要打个招呼的,何况,他见到包荣兴才猛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半个月没吃他做的炒面了,突然有点想念,于是又说道,“正巧,我饿了,去你店里坐坐,你给我做炒面吧。”说完,喻文州就先行一步,走在了前面。

包荣兴跟在他后头,挤眉弄眼了半天才意识到喻文州看不到,倒是路过的人纷纷向他递来了怪异的眼神。

无奈之下,他只得追上喻文州,说道:“我……有事,今天不去店里。”

喻文州停下脚步,看着包荣兴一脸为难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唐突了,随即说道:“抱歉,我不知道。”

包荣兴在喻文州的眼神中看到一闪而过的无措,不知怎么的,那个满脸委屈的喻文州就浮现在了脑中,他心中一慌,脱口而出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先给你做炒面!”

喻文州的脸上划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欣喜,说道:“好。”


—TBC—



>


PS:没有车,但如果不幸被屏蔽,请等我回家再补吧OTL

评论(6)
热度(18)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