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包喻】我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我是好男人 4

明天开始就不在家了!之后的更新会都是自动发布~如果有什么问题就等我回家再说吧!!!

忘记艾特了橡木木了 @Gradientacorn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会记得每章都艾特你的!


>包荣兴X喻文州,现代架空,HE,副CP是叶黄

>大概是一个有序和无序和失序的故事【】

>>置顶+各种坑(确定关注之前可以看一下,注意排雷)

>目录:1 2 3


4、我是一个好朋友(上)

 

包荣兴从饭点一直忙到9点才有了空档休息,这是他每晚的常态,虽然累,但他甘之如饴。

饭厅那儿还有三桌客人,一对快吃完了的小夫妻,一个吃炒面的出租车司机,还有两个喝的醉醺醺的大汉。想着这些人应该也不会再加菜,就算有新的客人上门,老板和老板娘也应付得了,于是他便摸着烟去了厨房的后门,未免被老板娘发现自己偷懒,他还小心翼翼的将后门掩上了。

伸了个懒腰,包荣兴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嘴里叼着烟,眼神乱晃,晃到那三个垃圾桶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今晚在家里大摆鸿门宴的喻文州。

也不知道进展如何……

包荣兴摸出了手机,有点想给喻文州打个电话,但刚掏出来,不知怎么的就又怂了。

怂——这对包荣兴来说是一个很新鲜的字,所以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都愣了一下。

从小到大,爬树逃课,抽烟喝酒,打架斗殴,他都没在怕的。兄弟有事招呼一声,他能立刻拿着板砖赶赴战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可是,到喻文州这儿,怎么就心里有点毛毛的呢?

倒不是真的怕,就是好像有谁拿着一根鸡毛在挠他的脚底板,有点痒。

想着,第一次见面时的喻文州就好像出现在了眼前,西装革履,可里面衬衫的扣子却开了两颗,露出那一片白皙……包荣兴摸了一把头,想不明白,也就不再去纠结,将手机放回口袋里,起身找了颗石子踢着玩儿。

石子在他脚下蹦蹦跳跳了好久,直到一根烟抽完,他才放过了这颗石子,大步一跨,回到了厨房。

“包子啊,你是不是又去哪里偷懒了啊?!”老板娘双手叉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虽然老板娘很凶又很抠门,但包荣兴还是很喜欢这家饭店,因为饭店的名字和自己的小名一样,听着就很亲切。

“前面有人点菜吗?我马上做!保证完成任务!”

“行了行了,不是点菜,是来找你的。”

“找我?”包荣兴好奇。

“是个看上去挺斯文的男人,一看就跟你以前那群狐朋狗友不一样,你老实说,他来找你干嘛?是不是你欠人家钱了?我跟你说啊,欠了钱就赶紧还,别让人三天两头的来我这店里闹,把我客人吓跑了,我就炒你鱿鱼!”

包荣兴笑嘻嘻的听着,也不生气。

喻文州这个时间来找他,肯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是哪里受委屈,需要自己这个兄弟安慰安慰。

这么一想,老板娘说的什么,他就完全没听进去了。

“哎?你还杵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人给打发了!”

包荣兴被老板娘一提醒,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撒腿跑出了厨房。

“我警告你啊,要打架给我出去打!!!”

老板娘的吼叫声从厨房一直传到了饭厅,然后喻文州就见到一个人影像风似的从厨房窜了出来,他赶紧回头看了一眼,生怕真的有什么寻仇的人在冲进来。

结果,身后安静如鸡。

喻文州回头,被一张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大跳。

“兄弟,鸿门宴摆完了?战况如何?有没有把他们吓到?”

包荣兴一连问了三个问题,每一个都让喻文州难以回答。

鸿门宴?他原来是这么理解的吗?倒是符合他一惯的脑回路。

喻文州笑了笑,说道:“摆完了,不怎么样,不过确实有把他们吓到。”

任谁发现自己多年的好友原来暗恋自己,都会被吓到吧?更何况,他的现任男朋友也还在场。难得,两个一见面就耍嘴皮子耍个不停的人,安安静静的吃完了一顿饭。如果这也算是吓到的话,那就算是鸿门宴吧。

“哈哈哈……有吓到就好,以后他们就不敢欺负你了!”包荣兴大笑道,仿佛自己打了胜仗。

原本来之前,喻文州还有一丝惆怅,现在倒好,什么悲伤的气氛都没有了。

不过,这也是他坚持来这里的原因。

这个包荣兴虽然说话特别飘忽,但偶尔也能歪打正着。说实话,喻文州是有点爱听的,而且跟着他一起胡说八道也挺爽的。

什么叶修,什么黄少天,不存在的。

包子说是鸿门宴就是鸿门宴,当年的项羽,即使结局是乌江自刎,可他的事迹,还不是照样被后世传颂?

这一仗,他输了,可也不是没有收获。

下一次……

“下一次,如果喜欢对方,一定会好好和他说的。”喻文州说道。

包荣兴在问老板娘拿酒,没有听到这句话,而老板娘的大嗓门也盖过了所有声音。

“要死啦,买一箱啤酒,你是要喝死他吗?”

“不会啊,我看他很能打的样子,酒量一定好!”

“是你看的人多还是我吃的白米饭多?就这么个白白净净又瘦的像根竹竿的男人,你跟我说他很能打?你跟他打过啊!”

“不是啊老板娘,你不知道,他之前说跟我学做菜,一个星期学七个菜,我当时就跟他说不可能,但他成功了!”说到这儿包荣兴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七道菜,每一道都是美味!他就是天才啊!我们水瓶座就是这么厉害!喝酒?不带怕的!”

“……”老板娘根据以往的交谈经验知道不能再和包荣兴说下去了,赶紧挥手打发人走。

“老板娘,酒!”

“先把钱付了,酒自己拿!”

“好嘞!”

 

听见你说朝阳起又落

晴雨难测道路是脚步多

我已习惯你突然间的自我

挥挥洒洒将自然看通透

……

 

老板娘用手机放着一首歌,喻文州也没注意在唱什么,此刻他正全神贯注的盯着桌上十二瓶啤酒,表面上云淡风轻,实则心里慌得一批。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包荣兴摇头晃脑背起诗来,又给两人倒了酒。

“我……”

“喝!”包荣兴举杯,眉尾一挑,神采飞扬中带着一点锋利,看着有点横。

喻文州无奈,只好举杯共饮。

 

来来来,喝完这杯,还有一杯

再喝完这杯,还有三杯

 

“……”喻文州对着老板娘一阵无语。


那就不要留 时光一过不再有

你远眺的天空 挂更多的彩虹

我会紧紧的 将你豪情放在心头

在寒冬时候 就回忆你温柔

把开怀填进我的心扉

伤心也是带着微笑的眼泪

数不尽相逢

等不完守候

如果仅有此生 又何用待从头

 

一首歌放完,喻文州不知不觉已经三杯酒下肚,面部微红,但双眼还算清明。

喻文州平时没有喝酒的习惯,应酬也是能免则免,但拗不过一些有社会地位的人的盛情邀请,偶尔也还是会小酌两口,喝的也多数是红酒。

而眼前这人,一杯接着一杯,豪迈无比,仿佛跟喝白水似的,不一会就两瓶下肚,面不改色,让人叹为观止。

喻文州觉得自己要是像包荣兴这么个喝法,铁定是要醉的,于是就想了几个推托之词。

“我不胜酒力,今天就喝到这儿吧。”

“不行。”

“今天太晚了,明天还要上班。”

“不行。”

喻文州咬咬牙,喝了口酒,然后拿出了杀手锏:“我出来得急,没带钱。”

包荣兴原本一本正经反驳的脸突然间就笑了,他说:“我付完了,这顿我请,兄弟我够意思吧!”

你可真他妈够意思!喻文州这会儿酒劲儿浮了上来,心态有点不稳。

“今天没有星星,不宜喝酒!”

“不能走。”

“我刚失恋,需要单独冷静一下。”

“那就更不能走啦!”

……

隔壁桌喝的醉醺醺的两个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账离开了,店里只剩下老板和老板娘,还有包荣兴和喻文州四人。

老板娘磕着瓜子在看电视,老板收拾饭桌,分工十分明确。

包荣兴还在劝酒,喻文州实在推脱不掉,也就半推半就的喝了,喝的双眼渐渐失了往日的清明,整个人都在发热,像是要爆炸了似的,可他的脑子里却始终绷着一根神经,就怕自己真的喝趴下了。

这不好,影响市容,有碍市貌。

“我小时候算过命,不能喝啤酒。”即使是这个时候,喻文州也还在坚持那些推托之词,只不过全是胡说八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老板娘,来一瓶二锅唔……”

喻文州起身一把将包荣兴的嘴捂住,因为太急,还撞翻了几个空酒瓶子,顿时店内砰砰啪啪,热闹的不得了。

包荣兴被推倒在椅子上,而喻文州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一只则上了桌,整个人半跪着越过桌面捂住他的嘴,将他的头摁在了椅背上。椅子的两只前脚已经腾空,包荣兴摇摇晃晃得后仰着,两手紧紧抓着桌沿才没让自己同椅子一起倒下去。

老板娘停止了嗑瓜子,老板也停止了抹桌子,两人目瞪口呆看着这一景象,说不出话来。

“救、救……”包荣兴用眼角的眼神疯狂示意不远处的老板,“救命!”

砰!

包荣兴没倒,喻文州却是连人带瓶的一起滚到了桌子下面。

他彻底醉了。


—TBC—



>【包喻】我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我是好男人 5



评论(7)
热度(25)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