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23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22


23

在寒冬中疾行,就跟参加了长跑比赛一样,区别在于路程的长短。

少年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跟上孙翔的步子,一张红通通的脸上带着满满的惊讶,因为他发现,即使没有自己带路,孙翔好像也知道该往哪里去。

其实孙翔并没有多想,脑子里的周泽楷冒出来之后就再也挥之不去,早就忘了还有人在带路。他的脚步下意识的朝着大多数人去的那个方向,哪怕这个大多数不过也就是路上偶尔遇到的加起来总人数不超过十人的两、三波游客。

如果孙翔再能分点神出来,他还会发现,少年已经有好几分钟没开过口了。

但是少年的神情是兴奋的,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孙翔的直觉没有错,大多数人去的方向果然是这座公园最热闹的地方。一眼望去,早已超出了十个人的范围。

那是一处喷泉广场,但是此刻肯定不会有喷泉,因为天气太冷了,就算不考虑会把人冻到,也得考虑一下,从喷管里出来的到底会是液体还是固体。

不过,还是掩盖不了,驻留在这里的人的热情。

有人站在喷泉的中央,忘情的拉着小提琴,那是一首十分欢快的曲子,像是停靠在光秃秃的树枝上的十几只麻雀,它们七嘴八舌的,打破了这座公园的萧条,也打破了冬日带来的沉寂。

有不少看客都加入这场即兴的派对,跳着连他们都不明白的舞蹈,脸上毫不吝啬的洋溢着笑容,伸手,邀请着其他暂时还无动于衷但同样热情的看客们。

孙翔目不转睛的看着,视线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过,当他在人群里看到那个带路的少年时,他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人群中心。

音乐戛然而止,跳舞的人也停下了所有动作。孙翔一瞬间发现,所有人都往自己这个方向看了过来——不,准确来说,他们都在看自己身后的人。

当吉他的第一个音响起,孙翔猛地转过身,一眼就看到了端坐于喷泉中心的那个人。

轻轻贴近你的耳朵

莎朗嘿哟

情话永远不嫌太多

对你说

一全听你的

二给你好的

数到三永远爱你一个

四不会犯错

五不会啰嗦

每天为你打 call

Cook也不错

轻轻贴近你的耳朵

莎朗嘿哟

情话永远不嫌太多

对你说

打开你的爱情手册

就在此刻

为你唱的专属情歌

要记得

血液如喷流不息的大海,想被热浪烧开了似的,在体内翻涌着。孙翔握紧插在口袋里的手,指尖从冰冷变得滚烫,不消一刻,便有薄薄的一层汗浮现在掌心。费了好大的力气,孙翔才按捺住了想要当众亲吻周泽楷的冲动。

挺直的背脊,温柔圆润的嗓音,指尖在琴弦上拨弄着。周泽楷,此刻就端坐于此,抱着乐器,唱着孙翔耳熟能详的情歌,他就像是一个翩翩贵公子正在赴一场名为“爱情”的盛宴,坚定、深情,还带着一点点的羞涩和局促。

突然之间,像是什么炸开了,孙翔的脸红了个彻底。

 

这不是周泽楷第一次弹吉他唱情歌,在很久很久以前,孙翔就已经见过了。

在孙翔加入轮回的第三个年头,那时的他已经完全无障碍的融入了这个集体,所以那年的生日,他的队友们没有放过他。

队里每年到谁的生日,只要不是比赛当日,都会是一场变相的放纵,是轮回上下都默许的。但其实,这帮宅男的活动范围也极其有限,不是聚餐就是唱K,要么就是找一家桌游店,要个包厢,叫几杯奶茶,然后在其他游戏竞赛中大杀四方,而输的人要表演一个节目。

对于表演,除了他们脸皮一向薄的周泽楷,其余人都算游刃有余,所以这一晚上,周泽楷一直都保持着他那个常胜将军名头,对他的队友们丝毫不手软,就连寿星也不放过。

但,再老练的护士也会在扎针的时候阴沟里翻船,周泽楷也不例外。

桌游店的楼下就是一个小酒吧,人不多,也不算热闹。周泽楷被他们的队友起哄似的推到了酒吧的舞台中央,他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的表演都是走过场,轮到自己却要这么正式,就好像是早就安排好的。他一脸局促的看着台下,手和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妥当,而他的队友们围在舞台边,分明就是不准他下台开溜。

无论周泽楷怎么紧张,台下的人看到的却是一个虽然脸带茫然但还算冷静的帅哥形象。

不知道谁先叫了声好,然后口哨声此起彼伏,一个不到二十人的小酒吧愣是被他们烘托得热热闹闹,像是开派对一样。

“寿星,快快快,机会难得,点歌!”

有人推了孙翔一把,孙翔一个踉跄被推到了舞台边上,为了稳住身形,他用一只脚抵在舞台边缘,看上去就像要上台一样。

周泽楷看着他,伸了手。

并没有上台的意思,但这一刻,孙翔鬼使神差般的就把自己的手递了上去。

“嗷嗷嗷!”队友们在底下狂叫,也不知道在兴奋什么。

直到站上舞台,孙翔才慢慢回过神来,有些懊恼的朝身边的周泽楷看去,后者却一改刚才的不安,反倒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

“我会一点吉他。”周泽楷贴在他的耳边说道。

如此的言简意赅,但孙翔还是听明白了,他抓了抓后脑勺,不怎么甘心的说道:“会弹什么?”

“想大声说爱你。”

似有若无的气息像柳絮一样飘在孙翔的耳朵上,有些痒痒的。孙翔挠了挠耳朵,一脸狐疑的看着周泽楷,问道:“不会是我想的那首吧?”

“嗯。”

“你真的会?”比起原曲是日语这个概念的冲击,孙翔更震惊的是周泽楷竟然会弹这首,程度不亚于周泽楷竟然会弹吉他。

周泽楷没有回答他,转身在舞台边上拿起一把闲置的吉他,随便扒拉了两下,然后朝孙翔点点头。

不止是孙翔,台底下的队友也一副惊呆了的模样。

周泽楷像是没看到似的,已经开始演奏了。

几个音节走完,几乎大家都猜出了这首歌名,对此有所感触的人,纷纷都叫了起来。

孙翔走到立麦前,跟着仿佛施了魔法般的旋律唱了第一句,没有完全跟上节奏,这让他又生出些许懊恼,朝着周泽楷瞪去,却见人低眉顺目的只顾着弹自己的吉他。孙翔闭了闭眼睛,干脆也豁出去了,不去管日语是否标准,也不去管音准,只凭着一腔热血和对经典的怀念,如同置身KTV玩闹一般放声大唱。渐渐的,台下不少人跟着一起合唱,孙翔睁开双眼,看向周泽楷,心中突然升腾出一股异样的情绪,像是被丢在了一片柳林,错把漫天的白雪当成春日里的飞絮,仰头看着,心中无比怅然,却又温暖。

如果孙翔能够早一些明白自己的心意,或许在那个时候就该发现,这恐怕就是爱情最初的滋味——心怀春意,近而不得。

但是,孙翔却还是把这种感觉归纳成了“这个世界可能真的没有什么是周泽楷不会的”的崇敬。

 

“哈……”笑声卡在喉咙口,孙翔愣是又憋了回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唱完的周泽楷正盯着他,正是这抹冬日里难得的春色,迫的他将所有不和谐的情绪和声音都掩去,只留下与之相匹配的一句——

“我喜欢这个惊喜。”

话音刚落,孙翔已经快步走过去,抱住了刚刚站起身,连吉他都还来不及放掉的周泽楷。

有些沉重的吉他就隔在两人的中间,感受着两边都愈发炙热的温度,像个坐怀不乱的学者,安静的陈述着什么。

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那间小小的酒吧,台下的人都在疯狂的鼓掌和吹口哨,那个时候,还没来得及踏出的一步,如今像是所有仪式都完成了一样,终于尘埃落定。

周围人在惊叹,还有人在起哄,喊着什么“kiss”,然后也不知道是谁先吻上谁的,大约是同时,毕竟一起走过那么多赛季,默契与日俱增。

孙翔闭着双眼,感受着唇上的力道和温情,脑子一瞬间想的竟然是——还好这是在国外。

这座城市的人,早已对他们这类人给予了最大的宽容,如果他们想,在这里结婚也可以。

一座有爱人存在的城市,真的是无与伦比的美妙啊。



—TBC—


>【周翔】南墙 24




>文坑一览



评论(7)
热度(14)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