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包喻】我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我是好男人 2

>包荣兴X喻文州,现代架空,HE,副CP是叶黄

>大概是一个有序和无序和失序的故事【】

>>置顶+各种坑(确定关注之前可以看一下,注意排雷)

>目录:1


2、我是一个好老师(上)

 

又是加班至凌晨的一个夜晚,快2点的时候,喻文州为了抵抗不断袭来的睡意,点了一份外卖。

二十分钟后,包荣兴准时无误的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

喻文州看着他,满脸疑惑。

“太晚了,我就抢了外卖小哥的手机,亲自来了。”

可能是职业的关系,对着这句信息量颇大的话,喻文州习惯性的开始分析。但一分钟后,他因为疲累和饿意而放弃了。

包荣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话语中的奇怪,自然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解释,只是兀自催促喻文州趁热吃面。

“你抢了别人的手机不会被抓吗?”喻文州想着反正无聊,便一边吃面一边问了一个自认为最关键的问题。

“不会啊。”包荣兴一本正经的说道,“送外卖的那兄弟太辛苦了,我让他休息,他又不肯,我就只好抢了他的手机。”

“……”这个解释在喻文州刚才一分钟的分析中的确占过一席之位,但亲耳听到后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不是对事件的本身不可思议,而是对包荣兴这个人。

不按常理出牌,说话也是想一出是一出,第一次见面就猜自己是水瓶座……基于这些个理由,喻文州有理由相信,这个包荣兴恐怕也是水瓶座——喻文州并不相信星座命理之说,前两个理由是拿来凑数的,而第三个才是他推断事件的根本。

将自身的情况套到一个陌生人身上,并且快速的建立起话题,一般情况下会使用这招的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搭讪。

水瓶座不是关键,这个搭讪才是关键。

这么一想,喻文州抬眼朝包荣兴看了过去。

“怎么不吃了?”包荣兴原本一脸开心的看着喻文州吃面,见人停了下来,就像是什么好事被打断了一样,不解的同时,还有点遗憾。

“我应该不需要将一次性的包装还给你吧?”

“是啊,不用还。”包荣兴理所当然的回道,甚至还丢了一个“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的关爱眼神给喻文州。

“……”喻文州被噎了一记,顿了顿,决定丢直球,“所以你为什么还在这儿?”

“啊?”包荣兴指着自己,满脸不解,“我看你吃完,有什么问题吗?”

“……”喻文州扶额,也许是这个回答太耿直了,他竟不知道怎么接口。

有关于是不是搭讪这个问题,他可能还需要再斟酌一下。

哔——哔——

桌上的手机发出了震动,喻文州看了一眼同样在思考“问题”的包荣兴,随即放下筷子,接起了电话。

包荣兴看着喻文州走出办公间去接电话,心里有些可惜那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炒面,未免凉的太快,他还自认为贴心的将盒盖重新盖好,防止热气散光。

喻文州这一通电话打了很久,都半个小时过去了,也不见他进来。

包荣兴等的直犯困,看看时间快凌晨三点了,便熬不住,想要回去,结果一走出办公区域就看到喻文州在廊道尽头的窗口处吞云吐雾。

不知是不是月色的关系,他的眼中盛满了落寞,就像是厨师高高兴兴的准备了一桌饭菜,有鱼有肉,结果却无人问津一样。

自认为看懂了这眼神的包荣兴走上前,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语重心长的说道:“兄弟,没有关系,还有我在。”

可能是包荣兴的表情实在太过严肃,与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模样大相径庭,喻文州竟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有趣又奇怪的厨师,凭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就在不知不觉中冲走了那一通电话留下的愁云惨淡,真就应了他们相遇时的那一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这个朋友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那么——

“朋友,帮我个忙。”

 

喻文州最近刚结束一个案子,费尽心力也不过混了一个“险胜”的名号,这来源于他从不追求一击必胜,擅长有节奏的磨死对手,所以有时候战线会拉得比较长,尘埃落定后总给人一种是“好不容易”胜诉了的感觉。唯有他的对手,会从败诉后莫名其妙出的一身冷汗中察觉到一件惊人的事实——喻文州的胜诉不是偶然,而是一步一步、有条不紊、有序进行的必然结果。

而喻文州的同事兼搭档黄少天,正相反,是个向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定一鸣惊人的人,也因此,素有“机会主义者”之称的他在法庭上唇枪舌剑的英姿一直以来都被业内所热切关注着,是个当之无愧的,光芒四射的人。

两人各有各的风格,但每每合作之时,默契十足,在他们所在的蓝雨律师事务所,是剑与基石一样的存在。再加上两人的性向问题,偶尔有传出那么一两条八卦之说,也是正常。

但是,在所有同事都默认他们会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却高调宣布自己脱单了。

这个时候,喻文州在干什么?

“恭喜。”喻文州从百忙之中抬头,并且微笑着祝贺他,然后转头又对着表情不一的众同事说道,“下午茶我请。”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有人在喻文州的脸上看到哪怕一点点的伤心,黄少天也没有发现,他高高兴兴的接过来自好友的祝贺,又开开心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中。

徒留各位站错CP的吃瓜群众咂舌不已。

 

喻文州喜欢男人,天生的,就和不看恐怖片一样,在好友圈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但他喜欢谁,确实是个秘密。

包荣兴,作为喻文州最近认识的一个不算很熟的朋友,某天有幸知道了他这个秘密。

喻文州喜欢一个叫黄少天的男人,喜欢了五年,但这个黄少天却另有喜欢的人,这个人也是个男人。将这五年的爱情经历总结一下,就是一个爱而不得的故事,非常的俗套,但又因为喻文州的克制,并没有让这个故事往狗血的方向而去,甚至,他的无作为反而把自己喜欢的人往别人身边推了一把。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助攻!

说的就是喻文州。

不过,就像众人所看到的那样,他没有伤心,准确来说,他是没有伤心的时间,每天工作都是连轴转,往往一个案子还没有结束,另一个就已经放在了桌边等待他的临幸。

世界上的不幸还有这么多,没有最惨,只有更惨,这么一对比,自己那点私事就完全登不上台面,也就无暇去顾及了。

他相信黄少天也是如此,再怎么喜欢一个人,终归也还是要回到本职工作中。

也算是殊途同归了。

 

喻文州最新接手的案子和一个涉黑人员有关,打架斗殴致人死亡,被告是个小有名头的混混,家里也有那么点钱,而死者是个穷苦大学生,被告被抓后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正当防卫,要找律师,然后有人就把喻文州推荐给了他。

这个人叫叶修,反黑组的队长。

喻文州看着记录着案发经过的口供,有些头疼。

并非是对这个案子头疼,而是对叶修。

在接受这个案子之前,叶修有单独来找他谈过,说明了这个案子的重要性。

他不是真的想让自己帮忙给犯人脱罪,而是看中了自己拖案子的本事,想要借此放长线钓大鱼。

“这案子,你拖得越久,上面就越坐不住,之后必定破绽百出。”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中的叶修,语气尤为自信。

“听说好像我是个律师吧?我不是警察,没有责任帮你查案。”喻文州一想到黄少天喜欢的人就是他,心里难免膈应。

“那我叫少天?我怕他一出手直接就给我定案了。”叶修笑着,并非想炫耀什么,无非是他太了解黄少天了,下意识说了这样的话。

得亏喻文州从小脾气好,要不然大概就要动手了。

两个人明枪暗箭的磨了一会儿,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出于社会责任和道德感,喻文州还是接下了。

看着仍旧情绪高涨的黄少天滔滔不绝的和其他同事讨论某个案子,喻文州自嘲的笑了笑。

你们两个,也就仗着我脾气好罢了。

 

一般来说,脾气好的人,生气起来的时候,做的事情往往会让人跌破眼镜。

喻文州想自己大概就是这种人,但自认其实也没有多生气,无非就是被那两人刺激的报复心重了一些。

所以,他最终还是决定在最后的最后,有所作为一次。

就在包荣兴以为喻文州要去横刀夺爱,他随手捡了一块板砖就要冲出去帮兄弟壮声势的时候,喻文州一脸冷漠的阻止了他。

喻文州告诉他:“我不是为了告诉对方自己有多喜欢他,只是想在最后给自己从未开始过的爱情划上一个句号。

说完,连喻文州自己都震惊了。

竟然就这么当着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说出了这样的话,关键听起来,还有点狗血。

“我明白了!为喜欢的人付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可以的!”

包荣兴误解了,以为喻文州还是在为他喜欢的人默默付出,竟歪打正着,戳破了喻文州藏在心底的真实想法。

想要报复是真的,想要结束也是真的,孰轻孰重,喻文州原本并不在意,但包荣兴的话却像是某种机关,一下子就让他在青天白日里,变得无所遁形。

究根结底,他不过是想亲自为喜欢的人做一桌饭菜,毕竟,以后也没有机会了,就算有,也不会再有现在的意义。



—TBC—



>【包喻】我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我是好男人 3


评论(16)
热度(34)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