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包喻】我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我是好男人 1

 @Gradientacorn 我来更新了!让我艾特你一下!

hhhhhhhhhh终于下手了这对双水瓶,有逻辑的胡说八道VS无逻辑的胡说八道,看看谁先崩溃【不是】

我感觉我找到了正确的起文名方式,妈妈再也不会担心我起名废了,但是——为什么还是这么长……标签放不下全名,所以你们懂的,简写!

不用关注我,关注标签!


>包荣兴X喻文州,现代架空,HE,副CP是叶黄

>大概是一个有序和无序和失序的故事【】

>>置顶+各种坑(确定关注之前可以看一下,注意排雷)

>目录:



1、我是一个好厨师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无人夜,整幢办公大楼静悄悄的仿佛进了鬼片现场,少有几层的办公间还亮着灯,跟夜空似的,一星半点,少的可怜。

喻文州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随即拿起边上的手机,点开外卖APP,熟门熟路的找到一家还做着夜宵生意的小店,刚点了一份炒面,手指在付款处顿了顿,思考片刻,还是将手机放下了。

既然彻底没有了继续工作的兴致,也就没有必要勉强自己。欲速则不达,这是喻文州一直以来所信奉的工作理念。还有最重要的是,太饿了,真的没有力气继续看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了。

收拾完办公桌,喻文州关掉最后一盏灯,毫不犹豫的走出了办公间。

凌晨1点,一个人走在安静的廊道上,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来到电梯前,喻文州犹豫了一下,但是一想到楼道间的感应灯时常因为接触不灵,总有那么几盏灯不亮,他还是下定决心按下了电梯下行的按钮。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视线也敞亮了不少,但喻文州走进去的步伐并没有那么坚决。一个人乘坐电梯,说心里不发毛是假的——喻文州从不看恐怖片,这是他整个朋友圈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拥有良好涵养的他,还是一个人镇定自若的坐完了全程。

双脚踏出办公大楼的那一刻,喻文州解开箍在脖子上一天的领带,叠好放进裤子口袋里,而后缓缓吐出一口气,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包荣兴百无聊赖的坐在店里看电视,老板和老板娘就坐在他身后算账,算着算着为了收到的一张假币吵了起来。包荣兴见状,上前劝也不是,继续看电视也不是,便给他们两人倒了一人一杯水。

争吵并没有因为一杯水而停歇,反而愈演愈烈,包荣兴生怕这两人像以前一样吵着吵着就迁怒于自己,便赶紧溜进了厨房。他从堆叠好的纸箱里拿了一罐啤酒,又掏出烟,正想用这两样东西打发时间,但一想到烟味留在厨房又会惹得老板娘不快,就开了厨房的后门,一个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一口啤酒一口烟,晚风习习,惬意极了。

厨房后面是一条巷子,没有路灯,一到晚上就伸手不见五指。巷子尽头有三个超大的垃圾桶,平时也就附近的商户倒垃圾会走这条路,一般没人走。

包荣兴抽着烟,眼睛漫无目的的瞟着周围,突然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男人。

一个西装革履,头发整理的一丝不乱的男人。

包荣兴看着他在三个大垃圾桶附近转悠了半天,连自己这种粗线条都看出来他是迷路了,可当事人却一点儿也不着急。

男人脸上挂着友善的微笑,脚步悠闲的好似在逛公园,在第四次经过这三个眼熟的垃圾桶后,他终于还是向这条巷子里唯一的光源处走去了。

“请问,包子饭店怎么走?”

包荣兴抬头,打量了这个男人几眼,这才发觉,虽然他装扮整洁斯文,但西装外套里面的衬衫却并没有规矩的把扣子全部扣上,而是解开了两颗,露出一截脖颈。厨房的灯光打在那片肌肤上,白皙透亮,像是一块玉。

喻文州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视线始终还在手机屏幕上,因为上面显示的是,他已到达目的地。

包荣兴的视线往下挪了挪,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地址后,他才想到刚才的那个问题,顿觉有趣挺,便随口问道:“你是什么星座的?”

喻文州愣了一下,抬眼向他看去。

“水瓶座的吧。”包荣兴接着说道,掐掉了快抽完的烟。

喻文州有点惊讶,不禁多看了他两眼。眼前这个男人留着一头长至肩头的头发,颜色因为光线的原因有点不可描述,应该是金色,至于脸……刘海挡住他半边脸,喻文州只能凭着另外的半边判断此人应该不丑。

包荣兴并不在意一直在自己身上流连的视线,甚至为了对方能够看的更清楚,他站起身,顿了顿,然后对着比自己矮了小半个头的男人咧嘴笑道:“你猜猜我是什么星座的?”

喻文州辨不清他语气中的兴奋是什么意思,也没兴趣去猜他是什么星座,于是再次出声将话题扯回来:“请问,包子饭店是在这儿附近吗?”

“跟我来。”包荣兴说道,转身进了厨房。

喻文州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虽然他很不想对人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也不愿意像很多人那样落入俗套的认为眼前这个抽烟喝酒又烫头的男人是坏人,但从刚才短暂的交流来看,一切都太可疑了。

包荣兴转过头,见人还站在门口,便催促道:“进来啊!”

“抱歉,如果你不知道饭店在哪……”

不等喻文州说完,他就被包荣兴一把拽了进去。

?!

喻文州就算平日里再怎么冷静,就这样被一个力气很大的陌生人拖进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还是忍不住为自己的处境捏了一把汗。

“你……”

“想吃什么?”包荣兴站在炉灶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黑色皮筋和一个黑色的小发夹,先将头发拧成一股,用皮筋绑好,又将刘海往上一撩,用夹子固定,然后拿起炒菜锅掂了掂,继续说道,“我做给你吃。”

“……”

“别愣着,赶紧说,待会儿如果被老板娘发现了,可就惨了!”

“炒面?”

“好勒!”包荣兴将袖子往上一撸,露出右手腕上一个兔斯基比“耶”的纹身。

喻文州目瞪口呆的看着包荣兴当真开始炒起了面,整个过程连一句解释都没有,直到完成才一脸期待的将炒面端到了自己面前。

“吃吧。”包荣兴边说边递去一双筷子。

喻文州还没有消化完眼前的景象,有些茫然的接过筷子,吃了一口面。

这个味道……

包荣兴笑着看着他。

“你是……”

“啊?是什么?先不管这些了,你赶紧吃啊,不能被老板娘发现的,发现的话,就不是免费了。”

“……我会付钱的。”喻文州将震惊和嘴里的面一同咽下。

“不用不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送你的!”

还知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看来不是目不识丁。

借着厨房明亮的光线,喻文州总算是看清了那张脸。

确实不丑,甚至还有点帅,之前被头发挡住的那半边脸,额角沿着发际线有一条一寸多长的疤,虽然看着像是旧伤口,但痕迹仍旧挺明显的,完全能够从那道疤上感受到当时的情况有多恶劣。喻文州推断,如果这个伤是打架时弄出来的,那这伤疤的主人应该不会是个善茬。

可是……喻文州嚼着面,又向包荣兴看了一眼,而后者也就这么大喇喇的让他看着,丝毫没有畏缩和不快。

他的五官和轮廓都给人一种十分锋利的感觉,这也印证了喻文州的猜想,就算不是善茬,也应该是个不太好相处的狠角色,可偏偏他的脸上从头到尾都挂着笑容,不是微笑,也不是大笑,就是那种明亮、健气,十分普通,但又莫名带着一点傻气的笑容,正是这抹笑,淡化了他自身的那种锋利和狠劲儿。这种感觉就像是……像是金秋十月即将被放入蒸锅结束这横行霸道的一生的一只膏肥黄满的大闸蟹——看着很坏,实则也坏不到哪儿去,甚至可能还有点好骗。

喻文州一向对自己看人的眼光很有信心,既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并不坏,当下便也消除了戒心,对着那一碗炒面大快朵颐起来。

错过了晚饭的他,此刻饿坏了。

包荣兴生平就爱看人把自己做的东西一点儿不剩的吃完,一旦遇到了这样的人,就算不认识,他也会把这人当兄弟的。

就这样,喻文州和包荣兴认识了,一碗炒面的功夫,还莫名其妙的成了兄弟。

喻文州离开时被包荣兴左一句兄弟,右一口朋友喊的有点恍惚,感觉自己像是跌进了仙境中的爱丽丝,而包荣兴就是那个性格怪诞却为人直率的疯帽子。

有点意思。


—TBC—


>【包喻】我抽烟喝酒、烫头纹身,但我是好男人 2



PS:来猜猜喻总的职业呀~~~



评论(18)
热度(45)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