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21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21

最近几天的网络上,有一段视频突然爆红,一开始只是流传在荣耀圈,然后慢慢在整个电竞圈流传开来,再后来,几个不明真相的三次元明星粉转发后,还有点向娱乐圈发展的意思。

孙翔,作为这段视频的主角,也是没想到,自己在退役后用另一种方式在荣耀圈又红了一把,被他的前队友们亲切的称为——夕阳红。

相比这帮损友,同事们就亲切多了,一开始只是好奇来问视频中那个带口罩的男人是不是他,毕竟从发型到身高,真的和孙翔本人太像了,再加上,这段视频又是轮回前副队长江波涛发的,除非是不知道孙翔最近换了发型的人,否则几乎可以坐实是孙翔本人无误了。之所以还有那么一丝不确信,主要还是因为平安夜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孙翔却低调的从来没说过这件事,还有他唱歌时的眼神,一点都没有平日里的桀骜不驯,反而温柔的不可思议。

“嗯,是我。”孙翔用这三个字一一打发了他们,外加一个嘚瑟的眼神。

这个视频在网络传播的非常高调,孙翔虽然没有转发,也没有对此评论什么,但在现实生活中,但凡有人来问,他都承认的非常高调,生怕还有人不知道似的。

从视频火了之后的第一天,孙翔就在等,但是,几乎整个游戏公司都传遍了,他也没有等到那个最该来问的人——邵烁骅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似的,大多时候忙的不见人影,偶尔空了也仍旧抱着他的茶杯乐呵呵的找人聊天,什么人都找,也什么都聊,但就是没有找孙翔聊过。

“邵管,给你看个最近很火的视频,你别太惊讶哦!”

身后隐约出现了神队友,孙翔赶紧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竖着耳朵偷听了起来。

“哦?这个人……”

“是不是很眼熟?!”

“嗯……这个人唱的这么投入,心里一定有一个他很爱的人吧?”邵烁骅答非所问。

像是平地炸雷般,孙翔被这个声音轰的面目全非,表情瞬间就变得阴沉无比。后来他们还说了什么,孙翔没有再去听,他飞快的跑到一处角落,给江波涛打了一个电话,接通后第一句话就是:“他知道。”

或许是震惊过了头,孙翔的声音反而十分平静,就像没回过神的人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一样,带着一丝茫然。

电话那头的江波涛沉默了许久,他听懂了,却给不出更好的建议,因为邵烁骅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如果一定要出招,那就只有继续按计划走了。

“再试。”江波涛说。

挂断电话,孙翔背靠在墙上,低头想了许久,等回过神来,才发现手心濡湿一片。

这是孙翔第一次发现,他上司的心思太深,也太沉,这已经和个人情感没有丝毫关系,纯粹就是一种遇到敌手时下意识的感觉。

如果这是一场捕猎,而猎人就是邵烁骅,那么作为被捕的孙翔从来就不是一个可以乖乖束手就擒的猎物,稍不注意,反扑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想法冒出的同时,孙翔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了。

比起暧昧不清,孙翔更讨厌的是被当成猎物的感觉,如果邵烁骅可以大大方方的展示自己的情感,孙翔或许对他还会心存怜悯,这也是至今为止,他犹疑不定的根本原因,但是现在,没有必要了。他的争强好胜已经被激发出来了,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了情感烦恼,有的只是一场争斗厮杀的概念。

想玩吗?那就陪你玩到底!

日常与周泽楷通完电话后,孙翔捧着手机,将电脑中反复播放的一段视频录了约莫一分钟,然后发在了朋友圈。

——为你唱的专属情歌。

视频的配字就这么一句,可能够看到的人只有一个人。

这是计划的最后一步,原本应该是不动声色的示意,但现在,大约是一场宣战。

 

不过是看到有人在河边打水漂,自己也就随手往河里扔了一块石子,却没想都,激起的水花会如此强烈,一下子就溅湿了河岸上所有人的鞋。

邵烁骅苦笑着,一如往常的捧着茶杯,从孙翔的办公桌边,擦身而过。

孙翔注意到了,如果是以前,他会在意,但现在,他十分平静。

之后的几天,两人也一直相安无事,维持着表面上的风平浪静。

同其他游戏公司合作的事情谈的很顺利,虽然面谈的时候难免有点磕磕巴巴的,但好在有组里另一位同事帮衬,双方很快就拟定了相关合同,然后十分愉快的吃了一顿饭。

孙翔的习惯是轻易不喝酒的,但未免自己格格不入,他还是陪着喝了几杯红酒。红酒在喝的时候不觉得什么,但后劲特别足,而孙翔又是那种不愿被人看低的,哪怕是酒量方面,所以直到额头频频冒出汗液来,孙翔才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喝了。等到饭局结束,他便迫不及待了招了辆出租车,将后续的摊子留给了同事。

半路上,孙翔接了周泽楷的电话,这才发觉已经是晚上9点。因为这通电话,总算让孙翔的理智没有完全掉线,撑着一口气回到家,连卧室都懒得去,直接瘫倒在了沙发上。

孙翔以前也喝醉过,第十一赛季结束的时候,那是他第一次摸到奖杯,心情十分激动,以至于回了家也无法平复,于是请了一堆狐朋狗友去了孙展的酒吧闹腾。玩开了,就喝多了,先是出汗,然后意识逐渐模糊,最后发生了什么,孙翔都是从别人的嘴里听来的,因为他喝断片了。

酒量差,酒品也差,这是孙翔对自己喝醉酒后的认知。

孙翔一觉醒来已是天明,掀开被子,又被冻得发冷,连忙重新盖上被子,又躺了会儿才想起来昨晚自己是在周泽楷略带生气的沉默中勉强爬到床上的——这是他断片前最后的记忆。再次掀开被子,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外衣被扔在了床下,裤子连带内裤都套在脚脖子上,双腿之间,一片狼藉。孙翔捂着发烫的脸,虽然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但看眼下的情况也知道自己昨晚一定特别的作死,唯一庆幸的是,身边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人。

没有其他人,那就只有周泽楷了。

虽然也不是没用电话做过,但不知道为什么,孙翔就是觉得这次特别丢脸。

直到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又换上了新的床单,孙翔才有勇气拿起充上电已经开机了的手机,然后给周泽楷打电话解释昨晚的情况。

“很可爱。”周泽楷听完后笑道,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溺,总让人觉得他的好心情中带着一丝不为人知的东西。

妈的,这家伙肯定昨晚是爽到了才会这样!

孙翔此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不记得自己在电话里说过什么,总觉得以目前周泽楷的状态来看,应该会是平日里不会说,或者很少说的那些个羞于启齿的话。问是问不出口了,就算问了,周泽楷也不一定会讲,就算周泽楷讲了,能听下去估计也需要一点勇气。

“不许再笑了,等着我下星期来收拾你!”孙翔恼羞成怒,可话说完后,自己先愣了。

下个星期……

孙翔赶紧去翻记事本,最终确认了才呼出一口气,愣愣的说道:“好快啊……”

周泽楷一直都没出声,他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于是耐心的等着,等到孙翔确认了,他才轻轻“嗯”了一声,像是一种肯定。


—TBC—


>【周翔】南墙 22




>文坑一览


评论(5)
热度(18)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