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叶蓝】爱言灵

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我流言灵师,没什么逻辑,就是为了写一句话瞎几把扯的那种

然后就是给自己的叶蓝本打个广告,今晚八点哦~

预售宣


【叶蓝】爱言灵

 

蓝河对着橱窗玻璃上的自己发愁,他的身体越来越透明了,不出一个月应该就会完全消失。

没错,他是一名言灵师,司管爱情,跟月老、丘比特是一挂的,区别就相当于正史和野史,级别相当于有编制和没编制,关系基本处于互相看不顺眼。本就是个野路子的工作,更别提蓝河还是个半路出家的,如果不是原来的自己已经死了,为了让身体重生,实在没办法才当了言灵师,否则现在也不会因为完不成任务而纠结第二次死翘翘会是什么感觉。

再死一次的话,应该就是灰飞烟灭了吧?

蓝河摸摸自己的脸,叹了口气,转身,却被身后一眼不眨盯着自己的男人吓了一大跳。

“看看这皮肤,吹弹可破啊。”叶修伸出一根食指,往蓝河的脸上戳了一下,弹不弹不清楚,反正是可破的,都直接把皮肤破开了,穿透了。

蓝河对着空气挥了挥手,没好气的说:“你以为是谁害的?”

叶修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将另一只手的冰淇淋举了过去。

蓝河低头舔了一口,香甜的滋味瞬间扩散到了整个口腔,冰冰凉凉的,特别消火。

两人并肩走着,蓝河就着叶修的手一口一口舔着冰淇淋,没多久,叶修的手就酸了,他换了另一只手拿冰淇淋,蓝河见状,赶紧换到另一边,继续边走边舔。在叶修又换过一次手后,一直低着头的蓝河也累了,他抬头问叶修:“你说怎么办吧?这个也看不上,那个也看不上,你到底想要什么?”问题一出口,蓝河更愁了,赶紧又低头舔了口冰淇淋。

“这话说的,你不是言灵师吗?我喜欢什么,你不该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吗?然后随便讲几句什么箴言,这事不就结了?”说着,叶修将手臂抬高了一些,可能是动作幅度太大,差点没把已经小了几圈的冰淇淋球一口塞进蓝河的嘴里。

蓝河被呛的咳嗽了两声,但凡他可以抓住什么东西,他都想往叶修身上扔,但最后他也只能继续舔着冰淇淋继续无所事事的往前走。

走过一条街,遇上个打扮十分惹眼的美女,蓝河好歹还分出心神瞟了一眼,但叶修就这么目不斜视的和人家擦肩而过了。

美女,他不喜欢——虽然很早就发现了,但蓝河依然很打击。

但是,跟在叶修身边这些日子,蓝河也没发现他喜欢什么男人。

将最后一口冰淇淋吞下,蓝河问他:“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

“随……”

“别再说什么随缘了,你都随了这么多年了,你没见你缘到什么。”

“为难你了。”叶修拍拍他的肩,当然,拍到的都是空气,这让他不禁有点怀念刚遇见蓝河时,多干净爽朗的一个人哪,怎么现在就成了现在这副老妈子样。

“别说风凉话了,哎哟,我都快愁死了,你要再找不到真爱,我这个任务完不成,再一个月,最多一个月,我铁定消失,你别不信!我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当个言灵师我容易嘛我!”

叶修盯着那张愁云惨淡到连最爱的冰淇淋都抚慰不了的那张脸,在对方喋喋不休的抱怨中说道:“我说过了,我喜欢你这样的。”

“什么?”

叶修微笑,不再说话。

“不是,兄弟,别闹了,我都死好多年了。”蓝河认真的说道。

叶修仍旧不说话,只是加快了脚步。

“哎!我找!我找还不行嘛!就给你找像我这样的!!!”蓝河对着快速远去的背影喊道。

叶修翘着嘴角,越走越快。

 

说的容易,我上哪去找第二个我?

蓝河坐在秋千上,用脚踢着地上的小石子,石子没动,秋千也没动。摊开的手掌,已经呈半透明,被天边的晚霞映的通红,似是要融为一体。

微风轻轻的抚过脸颊,但蓝河知道,再过几天,他可能连这个都感受不到了,然后便是味觉、嗅觉、听觉,当视觉也消失的时候,连同蓝河这个人也会一起消失于这个世界。

如果早知道还是会消失,那他那会儿还想要重生吗?

“应该会吧?”蓝河喃喃自语道。

因为他还有未完成的心愿——虽然在重生之后,他已经不记得,但他隐约知道有这么一件事,否则也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重塑身体,成为言灵师,这件他不知道的事显然是他重生的动力。

会是什么呢?

总不会是“给叶修说媒”这样无聊的事吧?

“哈哈……”对着晚霞笑了两声,蓝河站起身,踢了踢蹲的发麻的腿。

“这么开心,看来是找着了?”叶修走过来,手上又是一个冰淇淋,和前些天不同的是,这次加了三个球。

“哪能啊!不过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叶修往秋千上一坐,抬高了手臂。

“低一些,举这么高,不嫌累得慌。”蓝河舔了一口冰淇淋,下意识的想去抓叶修的手臂,结果自然是扑了个空,顿时就愣了一下。

“说来听听。”

蓝河收回心神,舔舔唇角沾到的冰淇淋,作出一个意犹未尽的表情。

“甜么?”

“甜,像冰淇淋一样甜。”蓝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看着这个被夕阳晕染的有些看不清楚的笑容,叶修拉平了嘴角。

“我生前还有心愿未了,如果这次任务没有完成的话,我可能也死不了。”蓝河看着前方即将落山的太阳说道。

“谁给你的自信?百度百科吗?”叶修瞥了他一眼,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说完后也往冰淇淋上舔了一口。

“你干嘛不再买一个,别跟我抢啊!”看着最顶上的冰淇淋球凹下去的两处,蓝河急了,直接张嘴咬了过去,咬完牙被冻得直打颤。

“照你现在的速度,一个球舔完了,俩球都化了。”

“你不懂,冰淇淋舔着才好吃。”

“我是不懂,反正化掉的水全滴我手上……”话没说完,叶修闭了嘴。

蓝河看着他,愣了好久才明白过来,随即伸手,佯装握着叶修的手腕,然后舔了一口冰淇淋,还没等咽下去,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叶修敏捷的躲过了冰淇淋水的攻击。

看着跳到了一丈远的叶修,蓝河舔舔唇角说:“刚才握着你的手的时候,我想到了一首歌。”

“什么歌?”

“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然后我给改了改,穿过你的冰淇淋水我的手。”

“什么乱七八糟的?”虽然是这么说,但叶修还是很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蓝河睁着一双映满红霞的双眼,看着不远处的叶修,说道:“叶修,现在我要给你下第一条箴言了,应该也是唯一一条。”

叶修慢慢的收起了笑容。

蓝河深呼吸了一下,走过去,用食指抵在他的心口处,一字一顿的说道:“就算我消失了,你也会找到一个……”

 

——如果我消失了,你会难过吗?

——当然会。

——那我一定会在消失前送你一句箴言。

——傻不傻?言灵师之间是送不了箴言的。

——试试看嘛!

 

“如果你消失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一个……”

 

像我这样的有什么好,死人一个,想要活过来还要靠着别人的爱情。

“我有什么好的?”蓝河咬着吸管,坐在餐桌前,喝着刚泡好的一杯加了双份糖的奶茶。随着味觉和嗅觉的消失,他已经破罐子破摔什么都不想管了,每天就是装装样子混吃等死。

“又喝不到,还是我帮你喝了吧。”坐桌对面的叶修看不下去了,将奶茶夺了过去,只喝了一口就差点吐出来,齁甜了!

“你还没回答我,我有什么好的?”蓝河依旧“坐”着,捧着一张脸,他现在的身体就跟空气差不多,坐和站都没什么区别,也不会累。

“想知道的话,要不要试试?”

“试什么?”

“你过来。”叶修朝他勾了勾手指。

蓝河连走带飘的过去了,还没站稳就被叶修给抱住了。

这实在是一个没有什么实感的拥抱,叶修抱着他就像抱着一团棉花,中间还能感受到空气的流动,稍稍一用力,蓝河就像被腰斩了似的。

“呃……”感觉到自己被腰斩了的蓝河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张脸涨得通红——红不红还真看不出来,但是很烫是一定的。

叶修抱着他,吻了上去。

依旧没有什么实感,但有那么一瞬间,蓝河感觉到了叶修心脏的律动,就像那个突如其来的吻,像是被人用羽毛轻轻扫了一下,紧接着整个人就像是烟花一样炸开了。

蓝河推了一把叶修,但后者纹丝不动,甚至还带着得逞的笑容看着自己。

“你、你、你……”蓝河“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亏了,什么都没碰到,还被你推了一把。”叶修装着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扶着额头,嘴角却高高扬起。

“我、我也没推到你啊!”蓝河赶紧反驳道。

“是是是,扯平了。”

“扯什么平,那可是我初吻!”

“是是是,这辈子肯定是初吻,我相信,上辈子就不太清楚了。”

“加上上辈子说不定也是初吻!”

“你确定?”

“我确定!”个鬼啊!

“那放在古代,你这可是非我不嫁了的。”

原来挖的坑在这里啊!蓝河无比懊恼刚才干嘛要把自己说的这么纯情,他明明言灵师,司管爱情,竟然连个初吻都还在,这不是扯淡吗!

看着蓝河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叶修却慢慢收起了笑容,伸出食指,抵在蓝河的心口处,说道:“如果你消失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一个……”

“别学我,你又不是言灵师!”蓝河迁怒似的在胸前挥了挥,但是见叶修依旧纹丝不动,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抬头说道,“之前我就想问了,这句话,你为什么总是不说完?”

叶修笑着收回手,说:“故意的。”

“那什么时候可以说完?不会是要等我消失以后吧?到时就算你想说,我也听不到了……不对,可能再过几天,我就听不到了。”

“没关系,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话。”

 

很快的,蓝河的听觉也消失了,他的身体也变得更透明了,有时候叶修几乎都察觉不到家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如果不是蓝河一大早喜欢在他床上玩蹦床的话。

“如果你消失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一个……”

几乎叶修一开口,蓝河就知道他在说哪句,哪怕他已经听不到了,因为叶修每次说这句话,都会像言灵师一样,用食指抵着他的心口。

“就算我消失了,你也会找到一个……”蓝河每次都这么回敬他,但他不会伸手指,因为说过一次的箴言,同样再来一遍也不会有任何加持效果的。

“如果你消失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一个……”

“好了好了,我听不到。”蓝河捂着耳朵没好气的说道,“所以你还不打算告诉我下半句吗?”

——想知道?

叶修在纸上写道,这两天他都是用这个方式和蓝河沟通的。

“你看错方向了,我现在在这边。”蓝河用手去掰叶修的头,明知道没用,却还是乐此不疲。

但叶修却用笔指了指电视机,黑掉的屏幕中赫然有着蓝河半个身体,看着比真人还清楚一些。

“好吧,你赢了。”蓝河干脆坐到电机对面的沙发上,好让叶修看个清楚。

确实是要比真人看的清楚,因为真人现在连个轮廓都看不到了,换个其他人来,早在蓝河失去触觉的时候就看不到他了。

为什么他还能看到——这个问题,从来没有人问过。

“如果你消失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一个……”

“我说过了,你不是言灵师,就算说一百遍也没有用的。”蓝河捧着脸,十分无奈。

——如果我说我是呢?

蓝河睁大了双眼,明明都是认识的字,拼在一起念他怎么就不懂了呢?

——就算我消失了,你也会找到一个……

“这是我说的……下、下半句呢?”

——这就是我那天听到的全部。

蓝河感觉自己被炸弹轰了一下,整个脑袋都嗡嗡的,好半天才想起来——只有言灵师和言灵师之间,才不会受到箴言的影响,因为他们永远听不全对方的话。

“你……”蓝河一出口就哽了一下,“你明明说过不是什么重要的话的。”话音刚落,泪水就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蓝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好像有一种情绪从上辈子就开始憋着,憋到了现在,因为叶修一句不完整的话,像是打开了某种开关一样,一下子就崩塌了。

怎么办,我好想知道下半句话是什么,可是我就快要消失了,我是不是没有机会了?

不甘心……

就这么消失的话,我不甘心!

 

——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我不想丢下他一个人。

——如果有机会让你重生的话……

——我什么都愿意做!

——哪怕再消失一次吗?

 

没有答案,仿佛睡了一觉,蓝河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拥有好多年记忆的言灵师了,但是关于上辈子他却只记得自己是被车撞死的,然后就重生了,具体是怎么活过来的,他也记不太清楚了。那些像是自己又不像是自己的记忆每天都让他生出一种自己是否还活着的疑惑来,正当他无所事事的徘徊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叶修就出现了,于是脑子里有个声音就告诉他,司管爱情的言灵师是依附在人类的爱情上的,他必须不断的完成任务才能够不让自己消失。

蓝河从来没有去考究过这个声音说的东西是否真实,因为反正也没事做,那就试试看好了,至于能不能成功,蓝河一开始也没有去想。

就这样,他就像是一个背后灵一样跟在了叶修的身边,叶修去哪,他就去哪。在身体还能够被看到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以为他们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只有蓝河知道,他有任务在身,就是要帮叶修介绍对象。他不会撒谎,遇到叶修的第一天就照实了说的,叶修没有拒绝,他就努力做任务,尽管这样,任务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

“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儿的?”在叶修有意无意的破坏了第五个蓝河精心策划的邂逅后,他终于忍不住炸了。

“我喜欢你这样的。”

这是叶修第一次对他说这样的话,在他身体健全,能跑能跳能吃能喝的时候,说完也没有拥抱,也没有亲吻,有的只是一股子不同寻常的认真。

蓝河不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什么,或许他什么都没说,反正脑袋空白了很久,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给叶修物色第六个对象了。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但蓝河能感觉到自己和叶修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了。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他已经死了,重生的这具身体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也许明天,也许后天,他就会因为任务失败而消失了。

蓝河只好更努力给叶修寻找真爱。

即使这样,他也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渐渐的,他也就变得随心所欲起来了,该吃吃,该喝喝,直到某天醒来,身体陷入了床垫中,他再也不能自己动手做任何事,周围的人也无法再看到他——幸好,叶修还能看见自己。

叶修这人吧,起初并没有蓝河并没有觉得这个人多特别,无非就是宅了一点,又不爱收拾自己,打嘴炮相当厉害,蓝河还没见谁在这方面占过上风,包括自己。有时看着还有点不务正业——至少蓝河从来没有见过他工作,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他记忆一直都是时好时坏的,可能发病的时候正好都是叶修在工作的时候。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不影响帮他找真爱,因为很多时候,叶修这个人还是很牛逼的。

身体开始消失的时候,蓝河总算又发掘到叶修其他的优点,比如细心啊,耐心啊,恒心啊……这些,足以让蓝河死心塌地了——死心塌地用的不好,但蓝河也想不出其他更好可以表达的词汇了。

死心塌地就死心塌地吧,但真爱还是要找的,毕竟,他第一次做任务,连一句箴言都没送出来,以后传出去,岂不是要被同行笑掉大牙?

以后?还会有以后吗?

在身体变成半透明的时候,在味觉也消失了的时候,蓝河说了那句箴言——

“就算我消失了,你也会找到一个像我这样爱你的人。”

 

蓝河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全是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但光是看脸,他也能报出每个人的名字,而他们的名字每一个几乎都代表了一个传奇。

“卧槽,竟然真的成功了?”

“如果言灵师之间不仅可以冲破咒语间的禁锢,还能互相抵消,那我们……”

“是时候当作课题研究了。”

正在众人七嘴八舌讨论不休的时候,一个男人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挥着手开始赶人了。

“你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蓝河听到那个男人在关门前说了这么一句,他躺在床上,顾不得全身散架似的酸软,一下就笑了出来。

房间顿时变得非常安静,那个男人——唯一留下的叶修坐到了床边,拿下嘴上的烟,放在了床头柜上,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蓝河,直到手掌抚在那张苍白瘦削的脸上,感受到自掌心蔓延开来的温度,他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笑道:“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

温柔的语气让蓝河眨了眨眼睛,像是在确认什么,他抬手,掌心叠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背,说道:“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甜吗?”叶修凑近了问他,在他唇上轻轻点了点,眼中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和宠溺。

“甜,像冰淇淋一样甜,然后我就被甜醒了。”许博远舔舔嘴唇,仿佛意犹未尽。

他不记得自己梦到了什么,只记得梦中的最后有人吻了他,就像童话里写的那样,吃下毒苹果的白雪公主最后被深爱她的王子吻醒了。他醒过来了,却不是因为那个吻,而是因为那个吻他的人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

“如果你消失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一个像你这样爱我的人了。”

 

——那我只好努力不消失了。

 

 

—END—




关于脑洞:蓝河在现实中是个言灵师,后来出了车祸,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实际上还没死),情急之下就给同样是言灵师的叶修下了箴言(相当于放大招w),但是由于言灵师之间的限制,这个大招本来是无效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成功了(执念太深w),后果就是蓝河灵魂出窍了,如果一直醒不过来的话,基本上他下的箴言就已经实现了一半。然后为了让另一半不要实现,叶修就努力想要把蓝河唤醒,还呼朋唤友(咳咳)一起来研究,结果自然是成功了,爱情战胜了禁锢,两条箴言互相抵消了,可喜可贺!【】

蓝河灵魂出窍的时候,实际上就是一直在昏睡,但是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成功了,所以还在想着要么给叶修再找一个真爱让他少点难过,要么就放那个大招。然后文里大部分场景其实相当于就是梦境,所以会出现失忆或者记忆偏差什么的,然后画面也是不连贯的,时间概念也很模糊,但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最爱的人和东西就狗血的出现了,但最终就像是现实的平行世界一样。

最后说一个高兴的,身体消失什么的,其实是现实中的叶修在把他的灵魂拉回去,所以这个消失实际上是一件喜事啦w

好了,应该没啥要解释的了,其他自行意会吧!


评论(5)
热度(88)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