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7)

所在城市被台风尾巴扫到,就被……被淹了……

刚刚出门简直可以用乘风破浪来形容,然后我破浪而出,浪回来了~~~~~~

开了一个提问箱,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我!和文无关的也可以!表白什么的也可以!

来嘛来嘛~快活啊~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最近关注我的小可爱可以看一下,注意防雷)

>目录:(1) (2) (3)…… (14) (15) (16)


17

 

——你有什么是介意的?

——都行,都好,都可以。

 

家访结束没多久,学校又发布的校庆事宜的公告。

黄少天贴在布告栏的检讨,总算是被校庆的海报给遮了过去,但这不代表他苦日子就到头了。由于在学校闯了祸,后来又畏罪潜逃,新账旧账加在一起,他被母亲勒令期中考必须在年级前十才能参加活动。

原本高三和校庆是无缘的,但是同暑期的补课夏令营一样,学校为了让他们不至于压力过大,勉强向他们开放了这次校庆活动,只是,想要参加的,必须得到家长签字。

申请表就捏在黄母手里,未免有人弄虚作假,她还谨慎放进了保险箱里。所以,黄少天想要得到那张申请书并且保证父母会在上面签字,他只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把年级前十拿下。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那张申请表可以给你。”说着喻文州就开始掏书包。

“不行,你得和我一起参加。”黄少天阻止他。

“你想参加校庆篮球赛,我能干嘛?”

“你可以去报名拉拉队啊,你的话,当个队长绝对没问题,要不你就专门给我端茶递水也行。”说着,黄少天嘿嘿一笑,十分暧昧。

“我选说相声。”喻文州一本正经的说道。

黄少天听后,捧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最后说了一句:“喻文州,你赢了。”

 

黄少天没有告诉喻文州,这一次,他不会弄虚作假。他想要堂堂正正的拿到那张签好字的申请表也不是真的特别想参加校庆的篮球赛,他只是不想输给喻文州罢了。

喻文州自从暴露自己是个隐形学霸之后,一路就像开了挂一样,回回考试都是第一。原来黄少天成绩再差也能保证自己不掉出班级前十五,如果认真一些,挤进前十也没问题。班主任因为成绩的事也找他谈过几次,说他不是没有能力,只是不肯用心。每次黄少天都觉得无所谓,毕竟,他身边还有一个吊车尾,自己考得太好,把人吓得更考不出了怎么办?所以,黄少天是打定主意在高考前冲刺一把的,这个把握,他还是有的。

结果,半道被喻文州杀了个措手不及。

其实仔细想一想,也不是无迹可寻,从小喻文州的成绩就很好,因为病假请多了学习跟不上才会掉到班级末尾,但只要多花点时间,也能立马赶上来。直到上了高中,不知怎么的掉下去后就没再上来了,再加上仍旧向以前一样,经常请病假,所有人都以为他的高中生涯已经废了,连班主任都对他已经是放任的态度,毕竟人家身体是真的不太好。可谁知,他像个窜天猴似的,突然有一天就窜了上来,一飞冲天。

黄少天总觉得,喻文州此举另有原因,也试着询问过,可喻文州说了,他只是因为高三了,不能再这么废下去,所以才努力了一把。或许正是这副轻描淡写的态度,让黄少天更加怀疑。不过,怀疑归怀疑,黄少天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揪着一个问题纠缠下去。

既然他都这么努力了,自己也好像没有理由不努力一把?不止是为了证明自己,更是为了两人能够站在一样的高度,看一样的风景。

不知情的黄母见儿子突然变得这么用功,说不欣慰是假的,虽然她总是凶巴巴的教训他,但毕竟也是母亲,总归不会看不见自己儿子的好。于是,在即将考试的前一晚,她叫上喻母和喻文州,两家人一起出去小撮了一顿,犒劳两位学子。

饭过三巡,菜过五味,黄母的话匣子打开了,就连黄少天也无法匹及,说着说着,就张罗着说要给喻母介绍对象。

“……”黄少天觉得母亲略过分,十分尴尬的看向喻文州。

“我不介意。”喻文州放下筷子,小声说道。

“你有什么是介意的?”黄少天不禁好奇,印象中,喻文州确实没有特别讨厌的事情,整个人就十分的佛系。

“都行,都好,都可以。”喻文州的回答也特别佛系。

“那你爸怎么办?”

“我从出生就没见过他。”

“你对他就没一点感情?”

“不多。”

“你骗人!”黄少天的音量陡然提高。

不少人都看了过来,就连家长也向他投来的奇怪的眼神,只有喻文州,重新提起筷子,夹起一个虾仁,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

黄少天撇撇嘴,又小声道:“你为了帮我,每次都拿你爸当挡箭牌,我就不信你对他一点感情也没有,何况,你的志愿可是和我的一样,你敢说,这里面没点你爸的关系?”

“没有。”喻文州回的那叫一个心安理得,因为他确实没有撒谎。

父亲对于他,在情感上可能对黄少天有所保留,但在志愿上,确实是没有太大关系。

黄少天被他堵得哑口无言,默默的吃了好一会儿才又憋不住的凑了过去:“那你是同意你妈嫁人了?”

喻文州听后,将刚夹起的虾仁放到黄少天的碗里,无奈的笑道:“少天,八字还没一撇呢。”

确实,喻母在饭桌上一个劲儿的婉拒黄母的好意,看起来是真的没有再结婚的打算。

可黄少天在一旁看的有些不是滋味,他说:“你妈这么好的女人,没有人爱她疼她,实在是可惜。”

“人生在世,不是非要结婚生子才能获得幸福的。”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总觉得这人话里有话。兀自低头吃了一会儿后,才恍然大悟。

既然喜欢了同性别的人,又怎么可能像其他人一样结婚生子呢?

 

喻文州从第一次发现自己喜欢黄少天的时候就已经认清楚了事实。

所以,当他终于下定决心,做好了向母亲和盘托出的准备时,他把一张计划表放在了她的面前。

上面甚至还罗列了什么时候能把黄少天拿下。

喻母看着略有些稚嫩的字迹,又好气又好笑。

“这是我14岁的时候写的,我知道,当不得真。”喻文州说道,但眼里却写满了认真。

喻母很难想象,他的儿子,在那么小的年纪,是如何一个人消化了那么多信息,最终订下了这一个目标计划。这些条条框框,看起来确实幼稚可笑,但却是他儿子一笔一划,认真写下的。

“到今天,你完成了多少?”喻母眼眶里含着泪问道。

喻文州看了一眼纸,用手指一条一条的戳给母亲看。

“你打算高三毕业后告诉他吗?”

“嗯。”

“但要是他不喜欢你呢?”

“没关系,我会为我的决定负责,现在我可能还不知道,但真到了那会儿,就知道了。”

这或许已经是喻文州最没自信的回答了,但喻母分明从他眼里看到了自信,那一瞬间,她觉得一想温和平静的儿子也像黄少天一样,浑身都散发着强烈刺眼的光芒。

喻母悄悄的别过头,一直含在眼眶的泪水无声落下,她说:“妈妈尊重你的决定。”

没有想象中的盛怒,这让喻文州是惊讶的。

“妈妈其实也很喜欢天天那个孩子,虽然看着挺胡闹的,可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有责任心,也很乐观,还有她妈妈也是,热情开朗,好多次我都觉得一个人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看到他们一家人,我就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喻文州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话,因为他的母亲一向都很隐忍,就和自己一样,不会轻易向别人敞开心扉,就连自己唯一的亲人也不行。

“文州,你听好了,妈妈就只有一个要求,如果你能做到,妈妈就绝不会干涉你。”喻母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突然用一副很严肃的口气说道,“不管你最后做了什么决定,绝对不能让他们一家人伤心,知道了吗?”

喻文州终于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她是想告诉自己,如果能在一起,自然皆大欢喜,但如果最后两人没再一起,自己也决不能去纠缠不休。

他的母亲是在劝自己:对黄少天,千万不要过于执着。

喻文州想了想,郑重其事的给出了回答:“好。”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8)


PS:这一章其实修稿的时候改动也挺多的【】

评论(10)
热度(60)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