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眷鸟

日常收集G!!!爱了懒懒!这好像是你第一次写G给我!!!第一次!!成就达成√

我们应该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come on baby!摁住你狂亲啦啦啦啦~

懒熊:

之前写给漫漫 @漫三少一时兴起 叶蓝本的G,解禁啦!

叶蓝only  短短的家常事和小烦恼


H市连下了几日大雪,厚厚的积雪堆积在道路旁,久久不化。马路上的车却没因天气有丝毫减少,大大小小的车辆堵塞在马路上,行驶缓慢。

 

蓝河一手提着便利袋,一手揣在兜里不肯拿出来。H市的冬日太冷,正午的太阳虽然悬挂在高处,却顶不上什么作用,阴冷的风猛然灌入他的衣领口,冻得人哆嗦。他的鼻尖被冻得红红的,看起来有些可怜。

 

天气确实不太好,下完了一场大雪,紧接着就是突如其来的小雨。雨势不大,雨滴还大不过指甲盖,但架不住配合冬日的低气温,小小的雨滴被风吹到脸上,活像是冰渣子覆在脸面上。

 

蓝河一个土生土长的G市人,从小到大还没怎么见过雪,更别说应付这零下几度的天气了,待在H市的这几日简直可以算生存挑战了。他心里头郁闷,行动上却只是沉默着提着便利袋跑到了不远处的便利店门外,算是躲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雨。

 

裤袋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蓝河拿出来看了眼屏幕上的通话人,心底奇怪叶修怎么突然来了电话。按照平常来说,这时间还是他补眠的好时间吧。

 

“喂?怎么了?”

 

“蓝啊,你去哪了?” 

 

“去超市买了点生活用品,然后还买了点水果蔬菜,快过年了,不提前准备好这些到时候没店家开门的……”

 

“好好好,辛苦你了啊,快些回来吧。想你了。”

 

蓝河无语了一下,觉得这过于肉麻的话一点都不像叶修会说出来的,于是想了下试探道,“怎么了?”

 

“哈哈,也没什么啦,你爸妈到家里了。你快回来吧,二老也说想你了。”

 

“……他们怎么突然来了?”

 

“我也不知道啊……”

 

蓝河可以想象得出叶修说这话的时候有多愁眉苦脸,他低笑了一声,安慰他:“别紧张啊叶神,我现在就回来。”


然后他也没等叶修再说什么,直接就挂了电话。蓝河把手机塞回了裤袋子里,然后两手来回搓了搓,努力呵出一口热气。最后他一手提起落在地上的便利袋,一边冲了出去。

 

奇怪,好像只要听到那个人的声音,都能让人变得勇敢起来,雨啊雪啊冬天啊,算得了什么?

 

*

 

蓝河回到家的时候,叶修正在厨房里倒腾。菜板子上面的洋葱被剁的稀巴烂,叶修的眼眶红通通,一看就是被洋葱熏得惨了。

 

扭头一看二老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蓝妈磕着瓜子看电视剧,蓝爸在逗家里那只新领养来的猫咪。胖乎乎的橘猫不安分地上蹿下跳,蓝爸不厌其烦的学着猫叫,一看就是妥妥的猫奴。

 

蓝河觉得好笑,走过去的时候忍不住道:“爸,你可别折腾了,大把年纪别被猫逗着玩!”

 

蓝爸哼哼不服,两手一抓,快狠准的将猫捞到怀里:“你这小子,还敢瞧不起爸?它这不是安安分分的。”

 

蓝妈一边摇头一边假意嫌弃他:“你这糟老头,稳重点。”

 

蓝河看着二老的身体硬朗,感情又这么好,身为子女也就满足了,不过他也没忘记问自个儿爸妈怎么突然来H市的理由。

 

蓝妈一听他这话,顿时不满了:“怎么地?你这小子跟着人家屁颠屁颠跑来这地方,我们还不能担心担心了?”

 

蓝爸帮腔:“就是!快过年了,也不知道飞回来看看爸妈。”

 

蓝河一听不免尴尬起来,他感觉自个儿爸妈话语里带着深深的“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意味,听起来让人怪不好意思了。但自己也确实不好,小年轻的沉浸在恋爱里,老不记着回家……哎,都怪爱情!

 

蓝河走过去,讨好地给自个儿妈妈捏了捏肩膀,透出一贯的乖巧。蓝妈倒是挺吃他这套的,顿时脸上笑的如开花,连怒气也一并消散了。蓝河一看这事儿算解决了,心底不由得操心起叶修了,毕竟这家伙很少进厨房更别提烧饭做菜了,眼神忍不住频频往厨房里看去,连和爸妈闲聊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蓝妈何其聪明,一听对方敷衍的应答就感觉到了问题。眼睛一瞟就看到蓝河担忧地望着厨房,顿时也懒得装了,两手一摆无奈道:“我们家小蓝啊,真是被叶修吃得死死的了。”

 

蓝河憋得脸红,半天只冒出一个字:“妈!”

 

“哎!”蓝妈逗他,不过也明白自家儿子实在脸皮薄,于是好心放过他,“看你一双眼睛恨不得黏在他身上,就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啊,去吧去吧。”

 

“谢谢妈!”蓝河笑着走了,连打趣都接受了。

 

*

 

蓝河进了厨房准备给叶修搭把手。冷不防瞧见叶修有些纠结的神情,顿时没忍住扑哧一笑。叶修用手揉了揉眼睛,扑过去楼住了蓝河,恶狠狠地凑在他耳边威胁:“不准笑,再笑就艹哭你哦。”

 

蓝河耳根子一红,往外一看两位老人正磕着瓜子看着电视,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骂:“你这家伙,不害臊!”

 

叶修脸埋在蓝河的脖颈里,像猫一样蹭了蹭对方,“对你我就不害臊,这么多年还没习惯吗?”

 

蓝河也知道,这家伙黏糊劲儿一上来怎么也推不开,干脆就任他粘着。蓝河走哪,叶修就跟着挪到哪里。


厨房的空间不大,两个大男人闷在里面,只觉得热意都在蒸腾。蓝河随口说了句:“不热吗?你要不先出去,我先做晚饭。”

 

叶修反驳道:“不热不热,我就喜欢这感觉。我才不要单独面对……咱爸妈。”

 

蓝河脚步顿了顿,觉得好笑。叶修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的男人,有朝一日会这样紧张,还真是少见。蓝河一边用筷子搅拌着蛋液,一边问他:“我昨天上早班,早饭没来得及做,你还真就饿了一上午肚子?”

 

扭头一看,叶修正用一只手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

  

蓝河见他不说话,于是“嗯哼”一声,示意对方解释解释。

 

叶修眼睛一转,脑子倒是转的挺快:“你看,我这不是为了让你不生气,自发负责起了今天的晚饭。”

 

蓝河看了一眼菜板上剁的稀巴烂的洋葱没吭声,叶修倒是假咳了几声,低声道:“小蓝,相信我,这洋葱是意外,我就是练练手。哥的刀功杠杠的。”

 

蓝河“哦”了一声,显然不信,不过没戳穿对方的小膨胀,只是继续认真的准备饭菜。两人就一边粘粘糊糊的聊家常一边准备着晚饭,像平日里一样平淡的进行着这些事情。

 

直到最后一盘番茄鸡蛋炒完,叶修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环在蓝河腰间的手。还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今晚二老在,只怕得老实点了。不过……我们在他们面前连抱都不能抱吗?”

 

“嗯。”蓝河说,“我爸还在接受阶段,所以还是收敛点吧。”

 

“……哦。”叶修有些郁闷。

 

蓝河看着对方有些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直接一手拽过对方的衣领,然后蜻蜓点水般轻啄到对方的嘴唇上,又快又自然。厨房里的热水壶正沸腾,呜呜叫着,像极了不停扑通作响的心跳。他两手环在叶修的脖颈上教育道:“见了我妈爸也不要太紧张啊,以后还要常见的,要好好表现哦。”

 

叶修愣愣的“嗯”了声,然后用手指磨蹭了几下自己的嘴唇,像是在回味那个突然的亲吻。

 

 

 -END-


评论(3)
热度(122)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