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6)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最近关注我的小可爱可以看一下,注意防雷)

>目录:(1) (2) (3)…… (13) (14) (15)


16

 

——妈,你盐又放多了。

——……可能这也是一个办法?

 

喻文州,你尽管往前走吧,走多远都没关系,无论何时,我都会在你身后,看着你,就像小时候那样。

不过,你可不要以为我会一直在你身后,只要我想,我就可以走到你的身边,甚至是你的前面。

你说的那一片风景,我也想看。

 

“喻文州,我今晚想跟你睡。”

“你不介意的话,我没什么好介意的。”

“我不介意。”

说完这句话的黄少天,堂而皇之的钻进了喻文州的被窝,末了拍拍被子,一脸满足。

小妖精一定想不到半路会被本少截胡吧?

“我还不想睡。”黄少天乘胜追击。

“可我想睡了。”喻文州一点邻里面子都不给。

“唔……好吧。”心上人的需求最重要!

喻文州躲在被窝里笑了笑,将被子往下扯了一点,然后说道:“说吧,想听什么故事?”

“随便吧,你发表在那本耽美杂志上的也可以。”

“我就只投过山鬼那一篇稿。”

“啊?”

“没想到还被班长发现了。”说着,喻文州原本困顿的眼中盛满了笑意。

黄少天总觉得这个笑有哪里不对劲,但一时也说不清,只好放弃,转换话题,却还是那本杂志的事儿。他把杂志被母亲发现的事又跟喻文州说了一遍,边说还边作则心虚的看向房门,总觉得稍不注意,自己老妈就会冲进来“捉奸”。

等黄少天说完了,喻文州也不说话,眼中笑意淡了,脸上平添了一份忧虑。

黄少天看在眼里,却没有说破。

“我把我最近最糗的一件事告诉你了,作为交换,你也必须说一个,我就当睡前故事听了,听完保证不打扰你睡觉!”

喻文州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眉头皱的老高。

“你要是不好意思说,那我们就把灯关了。”说着,黄少天越过喻文州的身体,半趴着去关灯,等眼前完全黑了之后,他突然心神一动,假装不小心,往喻文州身上摔了下去。

唔……有点软,有点舒服。

喻文州以为他是真摔着了爬不起来,也顾不得自己被压到的手,忙问:“没事吧?”

抱了个满怀的黄少天一边说着“没事”,一边又抱了一会儿。

“你……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儿……”最后是喻文州先忍不住。

年轻人,血气方刚一点也没什么,但如果让他们有反应的人是同性别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喻文州在黄少天起身后先行转了个身,他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只占据了床的一角。

黄少天原本是想将人拉回来的,但一想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海自身难保,未免被喻文州发现什么端倪,便也转个身,背对着喻文州修身养性去了。

一个是艰难入眠,一个是沾枕即睡,此时却都因为同一件令人尴尬到难以启齿的事,陷入了失眠的漩涡里。

一整夜,两人都睡的极其不安稳,以至于早上醒来,都特别没精神。互相打了个招呼后,喻文州继续睡,黄少天则翻身下床,跑回了自己家。

一碰到自己的床,黄少天立马睡了个天昏地暗。

 

得知国庆要补课的时候,黄少天内心是崩溃的。

有多崩?看他老妈崩裂的面膜就知道了。

“这臭小子又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叫那么大声,吓死我了,我去重新补一张面膜。”黄母一把扯下脸上因为教训黄少天而骂裂的面膜,回头对同样坐在沙发上敷面膜的喻母说道。

“听说假期还有家访,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时间。”喻母小心翼翼的说着话,生怕自己的面膜也裂了。

“你无所谓的,你儿子这么乖,在学校肯定闯不出什么大祸,你那天要没空的话,我就代你接待老师,反正是邻居,也省得老师多敲一家门了。”

“那行。”喻母点点头,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脱口而出叫道:“不行!”

喻母就算叫起来也是那么温柔。

躲在自己房间听壁脚的黄少天不无感慨的想着。

“怎么了?”

“那个……毕竟老师第一次来家访,我不在的话,总觉得对老师不太重视,你说、你说是吧?”喻母一看就是不是善于撒谎的人,只是面膜挡住了她的表情,才没惹得黄母怀疑。

“也对,那我让我家那个臭小子明天去学校问一声,看老师什么时候家访,我们也好腾出空来。”

“嗯。”

于是,重新敷上面膜的黄母又被儿子叫出来训了一顿,训完了才开始讲正题。

“……”黄少天无语望天花板,一回头,喻文州趴在自己书桌上,肩膀抖个不停。

有什么好笑的?你未来男朋友不要面子的啊?

 

家访那天已经是国庆放假的最后一天,难得,那天不用补课。

黄少天一觉睡到了中午,被忍无可忍的母亲一把从床上拖起来,勒令他半个小时之内收拾好房间。

可是,老师家访又不会进他卧室,有什么好收拾的呢?

黄少天知道母亲是打着家访的幌子让他做家务,于是在自己房间磨磨蹭蹭了半天,磨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班主任总算是上门了。

“喻文州!喻文州!班主任来了!”黄少天将班主任请进家门后赶紧去敲喻家大门。

等人全部聚齐在黄家客厅的时候,班主任便喝着刚泡好的茶言简意赅的说明了一下这次家访的内容。

难得黄母收起了自己的大嗓门,和班主任对话时亲切的仿佛上级慰问,而喻母一向话少,很多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坐着,乐的有些问题由黄母代替回答。

班主任一开始还没察觉什么,聊着聊着就发现这两家人的关系不是普通的好,不注意的话还以为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是黄母生的,喻母则是他们的小姨。

黄少天在一旁有点着急,因为等会如果班主任告状,喻母总是插不上话的话,那岂不就成了自己母亲的天下?

当着班主任的面把自己屁股揍开花,黄少天相信他的母亲是做得出来的。

“咳,言归正传,我今天来呢还有一件事要说。”班主任将被黄母扯远的话题扯了回来,一脸严肃的看了黄少天一眼。

帮我。

黄少天神情一凛,给边上的喻文州做了个口型。

喻文州轻轻挑眉,表示收到了,于是拉了拉母亲的袖子。

“就是这个黄少天啊……”

“哎呀,我想起来厨房里还煲着汤,不好意思啊,我得去看一下。”喻母突然站起来狠狠的刷了一把存在感,吓得班主任差点把手里的茶杯摔了。

“那、那你快去看看,别烧糊了!”黄母不疑有他,赶紧挥手。

“行,那我去看一下,顺便给你们盛一碗,我这汤,好喝着呢。”喻母边说边往门口走,忽的又想起来什么,转头对心急如焚的黄少天说道,“天天啊,要不你帮我端一下?”

黄少天像是得到了特赦令是的,倏地从凳子上窜起,一路奔到了门口。

“我也去帮忙。”喻文州憋着笑走过去,声音有些变了调。

“那……老师我们接着说?”黄母有心安抚被吓着的班主任,主动将话题扯了回来。

“咳咳,好。”班主任清了清嗓子,然后将黄少天操场打人的事跟黄母说了一遍。

 

喻家厨房,三人手足无措的盯着一碗汤。

“阿姨,你……”

“天天,不是阿姨不帮你,你妈妈的脾气,我也害怕呀。”喻母一手捂着胸口,一脸心有余悸的说。

黄少天见她如此,心一下子就软了。

“噗……”一旁的喻文州却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顿时,两双眼睛一起向他射了过去。

“现在怎么办?”喻文州忍住笑,问道。

“你把汤端过去。”

“对,儿子,你先把汤端过去,说不定喝完汤,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确定吗?”喻文州盯着那锅香气四溢的老鸭汤,心里有些忐忑,于是拿起边上的汤匙,舀了一点汤,尝了一下,顿时眉头紧锁。

“怎、怎么了?”喻母担心的问。

“这汤……尝过味道了吗?”喻文州放下汤匙,叹了一口气。

“没、没来得及……”

“妈,你盐又放多了。”

“……可能这也是一个办法?”喻母看了一眼喻文州,有点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意思。

“……”

这……是要把他们都咸死的意思吗?

黄少天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在他眼里,喻母是全能女性,区区煲汤,怎么可能会发生盐放多了这种事?于是不信邪的他拿起汤匙也尝了一口汤,结果咸的差点没吐出来。

“怪不得,你从来都不叫我上你家吃饭。”黄少天恍然大悟道。

怪不得总看见喻文州喝粥,怪不得喻母总是在冰箱里放些熟食,怪不得喻文州总是动不动就闹肚子……为了给喻母保留一下做母亲的颜面,黄少天把这些话吞了回去。他甚至还想,说不定,以前那么多因为喻文州闹肚子挨过的打,都是冤假错案!

喻母不太好意思的看着黄少天,身旁的喻文州也摆着一张一言难尽的脸。

黄少天在一边独自消化完了喻母不会下厨并还想借此把人咸死这件事后,干脆关掉火,对着喻家母子说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们出去吃火锅吧。”

不等喻母发话,喻文州的眼睛在听到“火锅”两个字后,蹭的一下就亮了。

“我不能白被打这么多回,你们得请我。”黄少天毫不客气的走在了前面。

于是三人偷偷的开了门,蹑手蹑脚的下楼,做贼心虚的出了楼道,一离开小区范围,赶紧招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黄!少!天!臭小子!我限你三秒钟之内给我滚回家!”

班主任的脚还没踏出楼道,就听到黄母一声咆哮,吓得踉跄一步,心有戚戚焉。

这绝对是遗传!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7)


评论(12)
热度(69)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