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18-19

文内提到的歌是《123我爱你》,推荐黑崎子版本的~超甜超温柔~

感谢一直在追的小宝贝儿们,可能真的写的挺无聊的,也没什么热门流行梗,就是非常正经的日常,有时又狗血什么的(一直都是在心有B数的基础上写自己想写的,遵从第一感觉,所以并不需要建议或者意见,给我1000热度我也不会写大多数人想看的,30%不想写+70%真不会写www我都这么说了,可别为难我了,当我自闭)

然后主要就是想说跳坑的宝贝儿和新关注我的,我以前就说过热度为零我也能一个人写下去的,所以只是用热度当标记的没关系,不给也没关系,反正只有我自己想弃的坑,没有别的因素让我想要放弃的文,催坑也是一样的,不想写的时候给我钱我也写不出来就是写不出来啊www(其实不关注也行的,可以订阅同文名标签,这样就不会被我这个变成杂食的狗雷到了)

总之就是我自由的,你们也自由的~当然,愿意一起等到完结就真的非常感谢啦~么么哒~

叨逼叨完了~今天两章一起更新~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表演还没结束,一首摇滚乐后,主持人上台宣布了互动时间开始。

参与互动的方式很简单,凭票根上的编号,现场被抽到的观众只要表演个节目就可以拿走他们特意准备的平安夜大奖。

抽三位。

孙翔看了一眼手中的半票,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前两位很快被抽出并表演完毕,一男一女,一个跳了街舞,一个用小提琴拉了一首古典乐,结束后各自拿了奖品,鸣谢后退场回到观众席。

主持人紧接着抽出了第三位,看着被抽到的票根,他大声的报出了一组数字。

将半票放回口袋中,孙翔又从另一只口袋中掏出口罩,悄悄穿梭在人群中,快步来到了舞台边。

观众们看到的是一个身高腿长的男人上了舞台,口罩遮住了他的嘴巴,看不清容貌。当主持人问他能不能摘下口罩的时候,他十分高冷的说了两个字——不行,然后傲视观众席,任由主持人自行圆场。主持人很有经验,微笑着兀自说了几句后,又询问起孙翔的表演方式。孙翔说了一首歌的名字,随后,就像是早就准备好的一般,伴奏很快响起。

非常轻快的前奏后,孙翔开口,第一句歌词唱出,声线温柔到不可思议,全然没有了和主持人对话时的高冷——

轻轻贴近你的耳朵

莎朗嘿哟

情话永远不嫌太多

对你说

一全听你的

二给你好的

数到三永远爱你一个

四不会犯错

五不会啰嗦

每天为你打 call

Cook也不错

轻轻贴近你的耳朵

莎朗嘿哟

情话永远不嫌太多

对你说

打开你的爱情手册

就在此刻

为你唱的专属情歌

要记得

字里行间的甜蜜完全跟随表演者的嗓音扩散至全场,台下的观众有理由怀疑,唱着这首歌的人或许正在热恋中。

孙翔唱的很轻松,要说紧张,也不是完全没有,但是他有太多比赛的经验,和唱一首歌比起来,此刻实在不算什么。没有刻意去练过这首歌,好在歌技从小到大都在线,他就当是在一个很大的KTV包厢,而台下坐着的也不是观众,一个两个全都是周泽楷,就像歌词里写的那样,这是一首“为你唱的专属情歌”。

身高腿长,又带着些许神秘感的男人总是会引起不少女性的关注,前排不少的女粉丝已经开始交头接耳来换取情报,这个时候,曾围观到现场签名的粉丝就有话语权了,没过一会儿,两个名字就在她们中间口口相传——一叶之秋和孙翔。

百度一下,豁!不得了,竟然还有百科,看来也是个人物;再百度一下,哟!了不得,是个不输小鲜肉的大帅哥。等等……他们队长好像更帅一点,别不是个还没熬出头的明星吧?哦不对,关键词是电竞和荣耀。

孙翔唱到一半,隐约好像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但是夹杂在突然变响的欢呼声中,他们的声音显得实在太轻,等到唱完,就彻底被掌声淹没了。

没有多余的客套,孙翔拿了奖品就下台了。

没有再回到观众席,对孙翔来说,自己的表演结束了,今晚的活动也就结束了。

——今晚圆满了,很开心,圣诞节快乐。

冷风中,脚步匆匆,收起的手机安静的躺在温暖的口袋中,没过多久,屏幕再次亮起。

——圣诞快乐,我爱你。

 

周一,孙翔去上班的时候收获了不少来自同事惊讶的注目。

“这还没到新年呢,你抽的哪门子疯?”玩的比较好的人同他开着玩笑。

“不注意,还以为是公司新找的游戏代言明星。”平时来往不多的同事也贡献了玩笑话。

“颜好就是任性啊!”女性同事十分的直言不讳。

一大早就去研发部那边参加月末会议的邵烁骅回到商务组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棕橘色的脑袋。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才想起来那个位置坐着的人应该是谁。

孙翔此时正在打字,手速飞快,当他感觉到身边站着一个人后,他也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

“咦?”邵烁骅看清文档中的内容后,十分惊讶。

“说。”

“你偷听了我们开会的内容?”

“哈?”孙翔停手,看向邵烁骅,脸上十分不解。

“你的推广计划中,策划组的主管在今早会议上也提了一句,你们是说好的吗?还是说你去他们那儿当卧底了?”

“这种活动现在不是很多吗?我也是前两天突然才想到的,正好公司有新手游推出,所以想试试看,既然策划组那边有计划了,那我就不写了。”说着,孙翔就退出文档,迅速右键删除,将文档扔进了垃圾桶。

“哎!等等!”邵烁骅赶紧按住那只想要清空垃圾桶的手,“就这么扔了太可惜了!”

“我写的,我都不觉得可惜,你可惜什么?”孙翔挣扎着,还想要去右键清空。

邵烁骅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赶紧说道:“你想不想独立做做看?”

孙翔愣了一下,没再挣扎。

“就按你计划上写的,先做企划,成立一个推广小组,从拉赞助商到做活动,由你全权负责,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挑战一下?”

孙翔低头沉吟数秒,抬头道:“不怎么样……”

“……”

“但值得挑战。”孙翔笑着,脸上完全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邵烁骅像是被感染了似的,跟着笑了起来。

“那策划组那边怎么说?”

“策划组主要针对的是游戏本身,推广这边,我们才是主角,不过还是要注意两边的配合,没事可以多和他们走动走动。”

“好。”孙翔应着,正想要从垃圾桶里把推广计划还原一下,却发现邵烁骅的手还压着,“那个……你可以放手了。”

“哦。”邵烁骅放手,却没有收回,故意往孙翔头上摸了一把,不同于以往上了发胶的质感,每一根都蓬蓬的,软软的,手感极好。

“……”

“挺好的,看上去很乖。”

“难道我以前看上去很熊吗?”孙翔挥开头上的爪子,十分嫌弃。

邵烁骅有些遗憾的收回手,没有就这个话题说下去,只是切换到工作模式,交待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便离开了。

月底的时候,一份完整的推广计划放在了市场部经理的办公桌上。当邵烁骅从经理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一直在门口等待的孙翔连忙问他结果如何。

看着孙翔毫不掩饰的焦急,邵烁骅没有卖关子,直接点了点头,表示通过了。

至此,熬了几天几夜的孙翔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的文字功底不好……”回商务组的路上,孙翔低声说道,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邵烁骅摸摸他的头说道:“老天是不会埋没任何一个努力过的人的才华的。”

“……”看着这个比自己还矮了两、三公分的上司,孙翔往边上闪了闪,脚步也稍稍加快了些。

邵烁骅像是没有察觉到,继续说:“放心吧,经过我的润色,这份计划书绝对完美。”

“谢了。”孙翔想了一想还是道了谢。

“你不觉得我们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了吗?”邵烁骅笑着快走一步,追上孙翔。

“没有。”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认为吗?”

“是的。”

“一点点……都没有?”

“完全,没有。”孙翔再次加快脚步。

“没有就没有,走这么快做什么……”

身后的邵烁骅嘀咕了几句,孙翔没有去听,像是在躲着什么,脚速持续提高,很快就把他的上司甩在了身后。

 


19

又来了,又是这种感觉。

随着来自上司越发频繁的“摸头杀”,孙翔心中再次升腾起一股异样,就算自己再迟钝,也该觉得这种亲昵的动作绝对不适合出现他们两个之间,可是偏偏还是一个没办法完全躲避的人。

孙翔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因为邵烁骅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我喜欢你”的这种强烈感情,最多也就是在你有需求的时候及时出现关心一下,可放眼整个商务组,没有人不是被他关照着的,毕竟是个“事儿妈”。但唯有摸头杀,孙翔从来没见过邵烁骅对别人有过这样的举动。

是错觉?还是他隐藏的太深?以孙翔的脑子来说,实在不够分析这个问题,而他还不能向别人讨教。

不过,随着推广小组的成立,节前最后一波忙碌总算让孙翔没时间再去思考个人情感问题。这是他进公司后第一次独立带一个组,虽然包括自己在内,也就三个人,但他还是充满了干劲,尤其是想到老鸟们的那句“只有当你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才能脱离主管的特殊关照”,哪怕累成狗,也可以瞬间满血复活。

当一切准备就绪,工作却在合作的音乐平台上那里卡住了。

“对方那边说和另一家游戏公司的一款手游的活动时间撞了,同期还有其他活动,没有人手再接了怎么办?换平台吗?不甘心啊!现在这家可是国内在ACG方面做的最好的音乐平台,和有经验的平台合作,我们也可以省下好多麻烦的。”

“我们肯定是不可能换时间的,公司成立五周年,又推出了《缥缈》手游,多有意义,实在不行,我们只能换平台合作了,总不能要求人家的游戏公司给我们腾空吧?”

“为什么不可以?”孙翔不以为然的说道。

“……”

“……”

“不过是个过气手游,想靠同人歌比赛回暖,首先在资金方面肯定不如我们。”

“翔哥,你别忘了,老总拨给我们的资金也不是多到可以砸死他们的。”

“而且人家已经谈的差不多了,节前应该就会签合同。”

“只要合同没签,就还有机会。”孙翔一脸挑衅。

“……”

“……”

“不是,翔哥,我觉得我们真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你看这个网站,也是国内做的不错的音乐网站,好多网络红歌都出自他们,你听听?”

“我知道这个网站,网红脸、是非簿最多的也是他们。”

“那这个呢?虽然是刚起步的音乐平台,但是质量不错,网站也做的很有文艺感,是非常有潜力的,而且他们肯定也想要宣传,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提出合作的话,资金方面肯定会省下很多,到时就可以把奖品的档次提高,吸引更多人来参加比赛。”

“你觉得一个有目标有理想的词曲唱者会在乎那点儿奖品?”孙翔挑眉,不削一顾。

“……”

“……”

孙翔看得出,组里的另外两人已经快被自己折磨哭了。

或许真的可以尝试换一家,但是……不甘心啊!明明有更好的平台,就因为撞期而夭折,真的十分不甘心!

这一刻,孙翔倒是有点理解那些老奸巨猾的商人心思了。

“有更好的,为什么要放弃?”

另外两人听到如此坚定的一句后,彻底将头倒在了办公桌上,完全没有了提出建议的欲望。

孙翔看着他们未战先垂头的模样,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我又做错了吗?”孙翔将这个问题甩给了男朋友。

周泽楷没有回答,而是将问题重新甩了回去:“你觉得?”

“喂!”

“做了,才有资格说。”周泽楷终于还是给出了答案。

平静的语气下,内容十分残酷。

孙翔其实并没有多少信心可以把资源从别家抢过来,他会那么说更多是因为觉得这种做法会更爽,还有就是寻求支持和帮助,而周泽楷,直接就是叫他把想法化为现实,无论是他一个人,还是一个组。

“我真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孙翔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我以为我会再遇到一个轮回战队,结果最后还是要孤军奋战。”

周泽楷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过,孙翔原来存着这样的心思,这和他之前猜测的想要一个人蛮干完全是两种态度,显然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不过,一开始就存有团队意识的孙翔,现在会这么说,想必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你的强项。”周泽楷笑着说道。

“周泽楷,你在笑话我吗?”

“没有。”绝对没有!

“不过你说的对,孤军奋战,我真是太有经验了!”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孙翔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团队经验,你也有。”周泽楷紧接着。

“你放心,我早就不是以前的孙翔了,如何把孤军奋战转变为团队配合的经验,我也有,再难,我也一定会成功拿下!”

闻言,周泽楷笑了,这哪里不是以前的孙翔,他看到的分明还是以前那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孙翔。

就是这样,不要变,我喜欢的。

 

当你头破血流的时候,我就在身后;

当你兴高采烈的时候,我就在身前。

 

在工作进度因为被孙翔的一意孤行完全拖慢,会议上被点名批评的时候,孙翔虽气,但还是沉住气继续按着自己的想法行动着。

好在,他还有夜深人静时的一通电话在支持着自己。

或许是孙翔坚持不懈的努力感染到了其他两人,渐渐的,三人再次坐到一起,就“如何从别人手中抢到资源”这个问题,展开了前所未有的积极讨论。

邵烁骅准备下班的时候,发现这三人仍旧聚在一起讨论,便走近了听着。

上周的小组会议上,点名批评孙翔的就是他,后来一度想要帮忙的时候,却总是被孙翔躲掉了。他以为孙翔是在生气,但是经过观察发现并没有。孙翔就是和之前一样,成心在躲自己。

“诶?邵管,还没下班啊?”其中一人抬头,发现了邵烁骅。

邵烁骅摸摸鼻子,点了点头。

孙翔转过身来,并未露出太多情绪,他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等邵烁骅主动开口,或是离开。

“需要帮忙吗?”邵烁骅选择了主动开口。

“不了吧,能搞定。”孙翔抢在其他人前面说道,大概是觉得态度太过明显,随即又补了一句,“已经有方案了。”

“哦?什么方案。”邵烁骅说着,端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

“是这样的,邵管,我们觉得逼人退出这种做法欠妥,所以考虑是不是可以双方合作。”

“倒是个办法,接着说。”

也不管孙翔愿不愿意,另一个人开始把太忙之前讨论的方案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期间只有邵烁骅会作出提问,剩下两人都未再有开口的机会。

孙翔低着头,拿着笔在空白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压根就没想过要开口。

“这主意不错,谁想出来的?”邵烁骅说着,将目光放到了孙翔身上。

“当然是我们伟大的翔哥啦!”

在毫不掩饰的夸赞下,孙翔抬起头,要是以往,他肯定十分得意,但是现在,他没有心情得意。

“不错不错,就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吧,少年们!”邵烁骅收回视线,站起身,“你们的领导已经坚持不住准备撤了,但是精神与你们同在,加油!”

“灭绝人性。”

“惨绝人寰。”

“再见。”孙翔一本正经的破坏了队形。

“再见。”邵烁骅也就回应了他一个人。


—TBC—


>【周翔】南墙 20




>文坑一览


评论(3)
热度(25)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