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5)

今天也是虐不过三秒。

其实这章我昨天修文的时候修到了,改了很久,又加了些东西去补充,但是为了整篇文的流畅性,所以网络发的仍旧是未修版,之后的章节也是这样哦~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最近关注我的小可爱可以看一下,注意防雷)

>目录:(1) (2) (3)…… (12) (13) (14)



15

 

——对不起,喻文州。

——没关系,少天你说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

 

即使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跟我说我不行,我还是会做那个万中之一。

喻文州是笑着说这句话的,一如往常云淡风轻。他的声音不重,甚至有些好听,可黄少天听着,心头却如同被万吨重的巨石压着,久久说不出话来。

操场上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喻文州又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而这一次,那个身影,离他更远了。

黄少天伸出手,他想去抓,却又不知道自己能够抓住什么。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颓然的放下手,头几乎埋到了胸口上,莫名的,这个如太阳一般的人,此刻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冷然的气息,叫人心惊。

“少天?”喻文州尝试性的叫了他一声。

“没什么,不打扰你休息,我回去了。”黄少天转过身,开始收拾自己的物品,他一件一件的将课本和作业本塞进书包里,每一个动作都做的僵硬又吃力,可又不得不做。

喻文州皱了皱眉,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惹的黄少天不高兴了。

“如果你是觉得是我的成绩让你不高兴,我可以……”

“可以怎么样?!继续假装吊车尾吗?!你以为我是因为这个才不高兴的吗?!”黄少天猛地转过头来,朝着喻文州吼道。

喻文州明显愣了一下,印象中,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对他生气,以往就算再怎么不待见,也从来没有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

他的表情,和那天在操场上见到的一样,像是要吃人。

“骗我你很自豪是吧?把人耍的团团转,你心里很得意吧?看啊,隔壁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逼,自以为什么都比我强,结果还不是被轻而易举的打倒了?”黄少天一把扯过书包,带翻了桌上一叠书,那张写着一串APP软件名称的纸也随着那些书本的掉落飘在了自己的脚边,可他连看都没看一眼,一脚踩过去,在即将跨出那道门的时候,他又冷冷的说道,“喻文州,我以前一直觉得你只是不习惯对人付出真心,现在看来,你根本就没有心!”说完,门就被“砰”得一声关上了。

喻文州呆呆的站在原地,听着房门外再次传来一关门声,然后是母亲匆匆忙忙的脚步,房门被再次打开的时候,他对茫然又急切的母亲说道:“妈,我喜欢黄少天。”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盛怒中的黄少天,那一句差点脱口而出的话,最后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落在了母亲的耳中。

喻母看着满脸泪痕却毫无表情的儿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以为我忍住的只是一句话,其实那是一个世界——

纯净无暇,美丽异常。

可我还来不及展示给你看,就被打破了。

 

“妈,对不起。”道着歉的喻文州将母亲推出了门外。

当他将房门再次关闭的时候,仿佛连心也一起关上了。

他还没有勇气面对母亲失去温柔的那张脸,一如他还没有做好说出那句话的准备。

一切都来的那么猝不及防,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非要将这句话说出来,仿佛不说的话,整个人就要爆炸了。

 

如果我没有心,又怎么会喜欢你?

然而,他小心翼翼保护的那个世界,已然轰塌了。

他需要好好想想,再好好想想……

 

黄少天又后悔了。

第二天,他早早的来到教室,将最近都安分守己的某位同学拽到厕所,问他:“喻文州究竟跟你说了什么才让你向我低头的?”

“你、你就别问了。”男生双眼闪烁不定,一副不想回忆的样子。

“是不是想我把你揍进你四姨婆婆的梨花木棺材里?”

看着黄少天的拳头,男生干脆心一横,吼道:“他、他太可怕了!平时看着对谁都和和气气的,没想到背地里这么阴暗!你以为为什么一开始有那么多拿你和喻文州说笑的到现在只剩我一个吗?因为他们……包括我,都有把柄在他手里,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的,这个人……这个人真的太可怕了!我劝你最好也离他远一点,别到时也被他咬一口还不知道是怎么伤的!”

“说完了?”黄少天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说、说完了。”

“你觉得喻文州如果是狗,会是什么种类的狗?”

“……”

“嗯?”

黄少天的眼神中有满满的威胁之一,男生自知打不过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他哪里是狗,分明就是一头狼。”

“狼狗也是狗。”

“唔……好像也有道理。”男生点头点,然后一只拳头就从他脸边划过,打在了身后的墙上。

“记住,不准说他阴暗。”

“好、好……”

黄少天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边走边说:“他不是阴暗,他是为了保护我,不想我不开心,如果这也叫阴暗,只能说,那是你们没见过真的阴暗的人。”

男生在他身后哆哆嗦嗦的走着,特别有冲动问他“比如你吗”,但强烈的求生意志阻止了他,最后只能心里逼逼一句:你和喻文州就是土匪加强盗,天生一对!把我揍到我五姑婆家的骨灰盒里我也要这么说!

嘴欠有时候和话痨是一样的,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黄少天回到教室的时候,喻文州还没来,此时离上课还有半分钟,他已经在走廊尽头看到任课老师的身影了。

看来喻文州今天又要请假了。

姑且先不去怀疑他是不是装病,但黄少天知道,他肯定有点躲着自己的意思。

该怎么办?

——我昨晚嘴欠,把喻文州惹到了,怎么办?

郑轩正拿着课本摇头晃脑的读课文,冷不丁被纸团打中后脑勺,睡意立刻就被打散了。趁着老师不注意,他捡起滚到脚边的纸团,展开一看,头皮发麻。

——没关系,喻文州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不会生你气的。

何况,他喜欢你啊,怎么会真的生你气?

郑轩把心里话放在心里,默默的将纸团扔了回去。

——这一次不一样,我昨晚离开他家的时候,好像看到他哭了。

——卧槽?!

黄少天一看郑轩返回的纸团,气的差点跳起来。

就俩字,要他怎么接???

黄少天见郑轩懒得和自己写小纸条,干脆等到了下课,老师前脚刚走,他就把人拽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你说怎么办?”

“我哪知道?”

“你帮我想想呗?”

“要不赔礼道歉?”

“比如?”

“你往自己头上扎根丝带送给他?”

“郑轩你最近都在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书?你说你是不是看耽美了?我上次看的那本耽美杂志还被老妈发现了,吓得我……”

等黄少天讲完这件事,不止上课铃响了,连郑轩都不想再理他了。

骗你妈什么不好,骗她你最好的兄弟看耽美?你兄弟不要面子的啊?绝交!

 

一整天,黄少天都恹恹的,提不劲儿。放学后,郑轩提议打场篮球出身汗放松一下,也被他拒绝了。

回到家,原本是想去看看喻文州的,但估摸着人现在肯定不想见自己,就没去敲门。

母亲今天医院有事走不开,父亲月底结算忙的连口饭都没时间吃,黄少天面对着这个空荡荡的家,只好跑进厨房给自己煮了一碗方便面。

吃到一半的时候,门铃响了。

黄少天在猫眼里看到了喻文州,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眼,这才确定是喻文州本喻,便赶紧开了门。

门开后,喻文州朝他笑了笑,说道:“你说过,家里没人的话,可以来你家吃饭。”

黄少天愣愣的看着喻文州,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可以进去吗?”

话音刚落,喻文州就被回过神的黄少天一把拉进了家里。

“我、我家也没人,我在吃泡面,你又不能吃,要不,等我吃完,我再陪你去外面吃?”黄少天指着桌上热气腾腾的泡面,脸上有些窘迫。

“有干面吗?”

“在冰箱里。”

喻文州打开冰箱,找到了干面,还看到番茄和没来得及洗的一包青菜,便一起拿了出来。

“你要自己煮吗?”

“嗯。”

“我帮你开火。”说着,黄少天就跑进厨房重新拧开了煤气罐。

喻文州将东西准备好,又在案台上拿了一个没收回去的鸡蛋,就开始煮起了面。

黄少天坐在客厅,一边吃着自己的泡面,一边看喻文州煮面,心中五味杂陈。

“对不起,喻文州。”

喻文州刚往锅里放了一把青菜,就听到身后有人这么说道。他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用筷子将青菜分散在锅里,又尝了一下面汤的味道,似乎是觉得不错,还点了点头,随即放下汤匙,说道:“没关系,少天你说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

黄少天突然感到心中一抽,像是有什么人拿拳头揍了他的心一下,看似很轻,软绵绵的,实则痛的很。

喻文州继续说:“因为我知道,那些都不是你的真心话。”

黄少天双眼倏地一睁,一个跨步,双臂环在了喻文州的脖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喻文州笑着拍拍那双手,像是在安抚。

“喻文州,你有心,是我自己粗心大意,总是弄丢你的真心,以后不会了。”

身后的人这么说着,双手圈的他更紧了。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6)



评论(11)
热度(71)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