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4)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最近关注我的小可爱可以看一下,注意防雷)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都是小姑娘喜欢的东西,你怎么也有兴趣?

——妈,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提起那个嘴欠的傻逼,黄少天倒是有段日子没见他作妖了,见了自己也都是躲着走的,以往还能一起打打篮球什么的,现在经常捧着课本假装是好学生。时间一长,黄少天对这个人也是彻底没了怨气。真要说的话,可能还得感谢他,要不是经此一闹,自己或许还开不了窍。

有机会的话,要不和解一下吧?

没等黄少天付诸行动,学校对他的处分总算是下来了。

由于是黄少天先动的手,而且直到今天双方都没交代清楚打架的原因,因此,原本校长是想要记过处分的,但是又因为有被打者的求情和班主任的调解,校长最终还是网开一面,取消记过处分,对黄少天处以全校通报批评和写检讨并张贴布告栏。当然,请家长也是不可避免的。

至少这个污点不会被记在档案里,所有人都对这个结果很满意,除了罪魁祸首黄少天。

“班主任,要不你还是记过吧?就别请家长了行不?”

“行啊。”

黄少天面色一喜。

“那就改家访吧。”

黄少天一张脸立马就垮了下来。

“家长可以不请,但家访一定要去的,也不止你一家,班里所有同学的家访都要做,毕竟上高三了,学校和家长的沟通一定要做好,顺便也要了解一下你们的志愿,这关乎到你们的未来,我作为班主任,要对你们负责。”

就横竖都要见家长呗?只不过别人是单纯做家访,轮到自己,多一个告状。

“那……我和喻文州是邻居,要不我俩的家访,你一起做?”

班主任不疑有他,觉得这个提议还是比较方便的,于是就同意了。

回到教室,黄少天赶紧和喻文州通了一下气,让他回家说服他母亲做家访的时候多帮自己说说好话,喻文州答应了。但黄少天还是不放心,放学回家后,跟着喻文州去了他家,见喻母在家,便声泪俱下的卖了个惨,那位温柔的母亲一看孩子眼泪哗啦啦的流,立刻就心软了,于是答应一定会帮他说情。

事情讲妥之后,没有后顾之忧的黄少天随即一抹眼泪,笑嘻嘻的钻进喻文州的房间,将书包里的作业本摊在书桌上,堂而皇之的做起了作业。

喻文州去客厅另外搬了张凳子坐在他身边,一时之间,耳边只有刷刷书写的声音,身边的人竟安静的有些过分。

直到黄母来喊门,喻文州才如梦初醒一般,放下笔,一眼不眨的盯着还在奋笔疾书的黄少天。

“我吃完晚饭再来找你。”这么说着的黄少天,却丝毫没有停笔,直到把一道题全部解完,他才转过头,见喻文州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才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说道,“回魂了!”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说:“你妈叫你吃饭。”

“我不聋,听到了,让她叫呗。”

“你还不过去吃饭?”

黄少天磨磨蹭蹭的起身,又磨磨蹭蹭的走出房间,除了喻家大门还不忘回头喊一声:“等我吃完再来找你做作业!”

一秒钟后,黄母很不给面子的吼道:“你是做作业还是抄作业?我叫了你那么多声,你是聋了……”

接下来黄母说了什么,喻文州没听清楚,因为两家的大门已经被关上了。

喻母关上门,转过身的时候还能捕捉到儿子嘴角一丝还未消逝的笑容,于是说道:“天天这孩子,最近挺黏你的。”

这是一句陈述句,代表母亲十分的肯定,喻文州也就没有反驳,点了点头。

“这是好事,你不是挺喜欢他的吗?”

“……”喻文州低头,掩去了脸上的窘迫。

“你这孩子,怎么突然害羞起来了?”

母亲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像是看穿了什么似的,要不是看她还像平时一样温柔的笑着,喻文州差一点就要和盘托出了。

没错,我喜欢的人……是少天。

如果母亲知道了这样的事实,恐怕温柔不起来了吧?

“还傻站着干什么?过来吃饭吧,妈妈今天煮了你最爱吃的花蛤炖蛋,蛋可以多吃,花蛤不行。”

喻文州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向母亲。

“如果天天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这么说吧?妈妈学的像不像?”

喻文州终于被母亲给逗笑了,无奈的摇着头,坐在桌前,拿勺子舀了一口炖蛋,随即说道:“妈,你盐放多了。”

“不、不会吧?我就放了一勺……”喻母不知想到了什么,手指轻轻扣了一下桌子,说道,“我好像是用汤勺舀的盐。”说完,还做了鬼脸,试图萌混过关。

“……”喻文州默默的放下勺子,起身去拿药片了。

饭前吃颗药,管他有病没病,保命要紧。


另一头,黄少天正在饭桌上狼吞虎咽,冷不丁母亲拿出一本杂志放在了他的手边。

“这是什么?”

黄少天一看,吓得把饭碗一扔,喊道:“妈你干嘛翻我房间!!!”由于嘴里都是饭菜,有几粒米还喷了出来,落进了不远处的汤里。

黄母一脸嫌恶的将汤移远了一些,等着黄少天把饭咽下去了,才说道:“最近天气转凉,我给你换被子的时候,看你枕头下有东西,就拿出来了。”

“你、你翻过了?”黄少天抖着手,用手指轻轻推了推那本杂志。

“嗯,翻过了。”

“……你没被吓到吧?”黄少天记得里面有些COS图尺度还挺大的。

“这有什么,医院里那些小护士整天聚在一起讨论这些,我听的老茧都快起来了,这种叫什么来着?叫、叫、叫……叫耽美!”

“……”

“都是小姑娘喜欢的东西,你怎么也有感兴趣?”

“妈,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黄少天心虚的低头扒饭。

“……”

“妈,我吃完了,我去做作业了!”不等母亲再次开口,黄少天将还饭没扒干净的饭碗一扔,三步并作两步,跑回了自己房间。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被老妈发现了怎么办?!

黄少天急的在房间里团团转,抓耳挠腮了半天,突然想到一个人可以救自己狗命。

黄母还在吃饭的时候,黄少天打着电话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一边向大门口走,一边一本正经的对电话里说道:“郑轩你那本耽美小说看完了没有,看完借我看看啊,这年头不了解一下小姑娘们喜欢的东西还真是不行,不仅要被说落伍,还要被骂不解风情,做男人怎么这么难……”这么说着,黄少天已经拉开了大门。

“你干什么去啊?”黄母端着饭碗转过身来问他。

“我作业在喻文州家,等会做完了再回来。”黄少天回头喊了一声,然后关上了大门,将根本没打通的手机往口袋里一塞,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这样应该就能蒙混过关了吧?

这么一想,黄少天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高高兴兴的敲响了喻文州家的门。


作业做到一半,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已经起身在收拾书桌了。

“你怎么这么快?”

“这些题,以前都做过。”

黄少天重新审视了一下手里这张卷子,确定是它不认识我,我不认识它后,这才抬头继续问:“你在哪做的?”

喻文州打开书桌下面的抽屉,拿出几本书,又掏出手机,将几个APP的名字抄在一张纸上,说道:“把这些全部都做一遍。”

黄少天不敢置信的看着叠了有半米高的书和差不多一根食指那么长的APP单子,觉得喻文州可能是吃药吃傻了。

“你都什么时候做的呀?!”黄少天不甘心的叫道。

“平时。”

“平时是什么时候?”

“请病假的时候。”

“……”黄少天无语的看着喻文州,“难道你平时生病不见人的原因就是这个?”

喻文州笑了笑,似乎是默认了。

黄少天彻底崩溃了,低吼着将自己的头发揉成了鸟窝。

“喻文州,你也太可怕了吧!”黄少天顶着一头像被雷劈过的头发继续质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别说是从小啊,我真的会打你的!”

“也不是从小。”喻文州说道,眼里满是笑意,在他看来,黄少天现在样子实在太搞笑了,“就那年,你说等你长大了,要当警察。”

“我想当警察,跟你嗑题嗑得跟嗑药似的有什么关系?”黄少天更抓狂了。

“我也想去。”喻文州说着,慢慢拉平了嘴角,从表情到眼神都变得十分认真,“但我知道,我身体素质不过关,要走这条路肯定很艰难,所以,我想在别的地方努力一把。”

“那……万一……”黄少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不打击喻文州的自信心。

“没有万一。”喻文州斩钉截铁道。

“……”

“即使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跟我说我不行,我还是会做那个万中之一。”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5)


评论(13)
热度(66)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