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3)

我,和我的画手,一个还没开始修文,一个连线稿都还没画,拖延症没救了OTL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最近关注我的小可爱可以看一下,注意防雷)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听说喻文州又病了,我能去看看他吗?

——他生病一般不见人,连我都不见。

 

黄少天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也没能把喻文州的嘴撬开之后,终于开始后悔了。

明明他这么早就认识喻文州了,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开窍,他要是能早点喜欢上喻文州,又何至于被外面那个妖艳贱货抢了先机。

“最好别让我知道那个小妖精是谁,不然我见一次……”

“黄少天,你嘀嘀咕咕什么呢?”班长从后面追上,递给他一本杂志。

黄少天从她手里接过杂志,一看封面上的两个男人,顿觉烫手。

“你干什么?”

“这是新的一期,我帮你带了一本。”

“没兴趣。”黄少天把杂志还给了班长,加快了脚步。

“你不看看吗?喻文州又投稿了哦!”班长在他身后喊道。

黄少天暗骂一声“靠”,赶紧折回去,小声道:“你喊这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写这种东西吗?”

班长不说话,只是盯着黄少天笑。

黄少天被她笑的后背直发毛,突然就晃过神来了,这小丫头片子在骗他!

“你干什么啊班长!你是不是闲着无聊啊?不如回家多做几张卷子,要不然你这个班级第一的名头又要被人给抢了,到时可别哭鼻子!”

“你放心,我学习娱乐两不误。”

“哦,学霸你好,学霸再见!”黄少天在心里翻了白眼,继续往校门口走。

班长再次追上去,说道:“听说喻文州又病了,我能去看看他吗?”

“他生病一般不见人,连我都不见。”黄少天没好气的说道。

这倒是实话,从前的喻文州生病十次,九次都不见人,还有一次是正好他出门觅食撞上的。这也是为什么,虽然经常一起放学,但他们却很少一起上学的原因。谁知道哪天喻文州就病了,病了也不说一声,还不见人,每次不是班主任通知就是喻母告知的。也就近两年,黄少天这个自来熟敲门敲习惯了,喻文州还会给他开开门,但也极少在生病的时候让黄少天进去。

黄少天倒是能够理解喻文州的心思,毕竟单亲家庭,总会有一点和别人不一样的想法,特别是生病的时候,心灵尤为脆弱,不愿意见人也是正常。倒是哪天喻文州突然为了谁心门大敞,那黄少天肯定会觉得这人是病入膏肓没救了。

思及此,黄少天不禁又想到了那个不为人知的小妖精。

这个小妖精到底知道喻文州多少事?又了解他多少呢?

好烦啊!

黄少天抓狂的“啊”了一声,把身边的班长吓退了三步。

“你、你怎么还跟着?!”黄少天察觉到班长一直跟着,心中越发烦躁。

喻文州已经有小妖精了,就算没有,也还有自己这个备胎,班长这个女生压根就没戏。

黄少天很想这么对班长说,但又觉得自己太恶毒了,最终撇撇嘴,什么都没说,任由班长继续跟着。

回到家,黄少天耐着性子帮班长敲了敲喻文州家的门,等喻母开了门后,他先问了声好,然后就转头拿钥匙开了自己家门。

“黄少天,你不进去吗?”班长回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局促。

“你去吧,不到一分钟你就会出来,我门就先不关了,我就在这儿等着,一分钟后送你下楼。”黄少天站在门口,双手抱胸,笑的一脸促狭。

喻母听了这话,笑着摇了摇头,对黄少天这副德性是见怪不怪了。

“先进来吧。”喻母对班长说道,声音十分轻柔。

班长见喻母说话这么温柔,心下也安定不少,朝黄少天做了个鬼脸后就跟着喻母进了门。

喻家的大门敞开着,黄少天靠在门框上,一脸了然的笑着,然后掏出手机,掐着时间等班长出来。不过,没得意太久,母亲就先一步悄无声息的来到他身后,掐着他的耳朵用力一拧。

“哎哟妈!疼疼疼疼疼!!!”黄少天叫道。

“臭小子,别以为我在厨房没听见,怎么跟女同学说话呢?你以后还想不想娶媳妇儿了?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对待女生要温柔,脾气要收敛,说话要客气,你能不能好好学学文州?你看看人家,生病了有女同学来探望,再看看你……”

“妈,你忘了吗?你儿子我身体健壮,从来都不生病,唯一一次被喻文州传染感冒发烧40度,还被你从床上拎起来赶去学校了,就算有女生要来探望我,也得你给我躺平的机会不是吗?”

“期末考你还敢给我装病在家???”

“妈!40度啊!再上一度,你儿子脑子都得烧糊了!”

“你别说你没把温度计插水杯里了!38度还敢给我装孙子,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辈分?!

黄少天败下阵来,小声道:“妈,你轻点儿,女同学还在隔壁呢,听得见。”

不等黄母再次开口,班长果然如黄少天所言,没多久就出来了。

“是不是没见着?”碍于母亲还在身后,黄少天不敢表露过多的得意,表情憋得有些扭曲,惹得班长身后的喻母无声的笑了起来。

“嗯,睡着呢,我就把今天的作业给了阿姨。”班长一脸平静,似乎并不介意。

“我说吧,你还非得跑一趟,是不是闲的……”

“咳!”

“以后这种跑腿的事还是交给我吧,你赶紧回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黄少天感觉自己半边屁股被人用膝盖顶了一记,他脚一弯,话锋一转,“班长,我送你下楼,不,送你到小区门口!”

黄母大概是很满意儿子的态度,和喻母打了声招呼后,总算是转身进了屋里。

 

送完班长离开,黄少天蹬蹬蹬的跑上楼,再次敲开了喻家的大门。

“天天你来的正好,阿姨今晚又要去单位值班了,如果你见到文州的话,记得提醒他吃饭,饭在电饭煲温着,冰箱里也还有些熟菜,一定让他不要忘了吃,好吗?”

喻文州的母亲是个极其温柔的女性,说话也是轻言细语的,和黄少天母亲那个大嗓门简直一个天一个地。黄少天很喜欢这个阿姨,这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佩服,佩服这样一个柔弱的女性可以独自挑起一个家,从来没有抱怨,她永远有本事把生活过的波澜不惊,把她的儿子也教的像她的人一样,温和平静。在黄少天的眼里,她是一个及其出色的女性,而这样的女人不仅可以让自己永远保持这样的状态,甚至还可以让身边的人也变得和她一样,真的太可敬,也太可佩。

黄少天对谁都可以大呼小叫,唯独对喻文州的母亲,只要一看到那双温柔的眼眸,他莫名就会软下性子来。

“阿姨,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当年的黄少天压根就没有想过,这句违心之语说到今天,竟会变成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他们母子从来都不说累,但黄少天知道,他们活的都挺累的,要不然,怎么都不肯把真心剖给别人看,哪怕只是一声抱怨也好。

等喻母离开后,黄少天敲开了喻文州的房门,如他所想,喻文州根本没有睡,他纯粹就是不想见人才装睡的,而十分了解儿子脾气的喻母也帮他一起瞒着。

黄少天其实早几年就已经看穿了,只是那个时候他很没良心的选择了无视,他一直认为是喻文州先把门关上的,而自己又凭什么非要去敲开呢?他们两个从小就被两边家长强行捆在一起,非亲非故的,一个不甘心,一个不情愿,所以这门,敲不敲全凭心情而定。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的不情愿并不妨碍我的心甘情愿,黄少天决心从今以后要多敲几下这扇门,他想要把以前没敲的份全给补回来。

“喻文州,以后你妈晚上值班,你就上我家吃呗。”

这是黄少天第一次,不是转述母亲的话,而是自己真心实意的想要这么说。

当他拉着还处于茫然状态的喻文州跨出喻家大门,走进黄家大门的时候,心里有一种把喻文州身边那个小妖精一脚踢开的爽快。

如果那个嘴欠的傻逼在场的话,这会儿大概会说——

黄少,你终于把你家媳妇儿领进门了!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4)




评论(9)
热度(65)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