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2)

虐不过三秒w


>校园pa,HE,轻松向,无其他CP

>就是个小清新的校园恋爱故事,偶尔洒洒狗血的那种

>置顶+各种坑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喻文州,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啊?

——少天,你猜。

 

郑轩在推开医务室那扇门之前脑补了十几个血腥暴力的场景,却独独没有料到迎接他的会是这样一个画面——

“抱歉,黄少天,我这人从小就口没遮拦,你别介意,老师那儿我也会帮你说情的,你放心。”

喻文州坐在凳子上,捧着水杯,喝了一口水。

黄少天站在门口不远处,脸上的惊诧不比郑轩少。

“都是同学,把话说开了就好,来来来,握个手,以后还是好朋友。”医务室的老师见缝插针的说道。

黄少天莫名其妙的和早上还大打出手的同学握了手,又莫名其妙的被喻文州拉出了医务室,身后还跟着一个更莫名其妙的郑轩。

“怎么回事?”走了几步后,黄少天总算是回过神了。

“我威胁了他。”喻文州说道,声音平静,“我说我爸是混黑社会的,他要是不道歉,我就让我爸的手下天天去他家骚扰,我还说了,报警没用,我爸黑白通吃……”

“编,你再编!”黄少天没好气的打断他,一甩手,把喻文州推出了好远。

“呃,有话好好说。”郑轩在后面听的心惊胆战的,又看黄少天动起了手,想到之前那个冷酷无情的眼神,他赶紧上前将黄少天拉住。

黄少天继续甩手,将郑轩也推开了,说:“喻文州,你爸都去世多久了你心里没点数吗?”

一瞬间,郑轩从喻文州的眼里又一次看到了那种阴郁之色,赶紧一把将黄少天的嘴捂住了。

黄少天其实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可这脾气一上来,怎么压都压不住,满脑子都是早上喻文州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背影,还有那个“吃醋”的言论。

确实,那股醋味,连他自己都闻到了。

那一瞬间仿佛天地失色,头顶雷声轰隆,没等暴雨将他浇个透心凉,他已经把人给揍翻了。

“喻文州,对不起。”

道完歉,黄少天再次推开郑轩,大步离开了。

 

接下来连着两天,喻文州都没来上课,据班主任说是又请了病假。

“真好啊,才开学就又放假了。”

“你说什么呢?是不是想挨揍?”

黄少天经此一闹,彻底在学校出了名,不少新生见了他都是绕道走的,就连同班的同学也有点不敢接近他。倒不是因为怕,而是黄少天这两天的脸上明显写着“生人勿近”,这个时候如果还有人上去闹他,那就真的是作死了。

喻文州不来的两天,黄少天也担了两天的“恶霸”之名。

第三天,喻文州终于来上课了,精神看起来不错,每一个和他打招呼的人,都得到了他的友谊微笑,引得高一那些女生暗中尖叫连连。

开学不过三天,黄少天和喻文州的人生仿佛掉了包。

可是,当所有人都以为黄少天会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坐实“恶霸”之名的时候,他们却惊讶的看到,喻文州出现在教室的那一刻,立刻冲上去笑的阳光灿烂的人,就是黄少天。

黄少这是吃错什么药了吗?

没有人敢把这个问题说出口。

黄少天帮喻文州将书包放进课桌里后,又给他坐的凳子拍了拍不存在的灰,等喻文州坐下后,又嬉皮笑脸的凑过去,小声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喻文州吸了一口豆浆,说:“没。”

“骗人,不生气的话,为什么要叫阿姨别给我开门?我一进你房间,你就装睡?”

“累。”

“好嘛!喻文州,我真的知道错了,最多……我让你打一巴掌出出气好不好?”黄少天将脸凑过去,闭着眼睛,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

喻文州看着那张近在咫尺,毫无防备的脸,放下豆浆杯,抽出吸管,用沾着豆浆的那头往他的半边脸颊上轻轻划了一道。

“嗯,打完了。”

黄少天摸着半边有些湿润的脸,十分不解。

“我没生气,只是有点难受。”喻文州继续说道,吸管已经插回了豆浆杯里,可他却没再喝一口,而是将被子放到了桌角上。

“对不起,我下次一定不会这么说了……”黄少天垂着头,拇指挂着手指,心中有些沮丧,也有些焦灼。

一向话痨的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个人,这让他怎么不着急。

“你没发现吗?”喻文州说。

“发现什么?”

“那天站在台上,我太紧张了……紧张到胃痛。”

“……”黄少天想说他真的没看出来,而且相信,全校师生肯定都没看出来。

“后来我就去了医务室,想要点药吃,看到他也在那儿,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他活该!”黄少天愤愤不平的说道。

“他看到我以后,龇牙咧嘴的跟我说,让我以后管好你,没事别放你出去咬人……”

“怎么咬?这么咬吗?啊呜!”黄少天气的站起身,佯装要去咬人。

喻文州被逗笑了,拉住他,继续说道:“我听了很生气,就说,少天不是狗。”

“喻文州!”黄少天有点说不上来的感动。

“即使是狗,也是温顺可爱的大金毛。”

“……”黄少天磨着牙,把感动收了回去。

“我家的大金毛,不仅温顺可爱,而且还非常正义,除非别的狗先咬上来,否则他一定不会动口的。所以,与其怪别的狗咬人,不如想想自己有没有哪里做错了或者说错了什么,平时是不是抢了其他狗的狗粮,或者动了什么不该动的东西。天网恢恢,终归是疏而不漏,狗在做,天在看,人也在看。”

黄少天越听越糊涂,起先是觉得喻文州又在编故事了,可后面听着似乎另有所指。

这套路,略耳熟。

当年他吓唬地痞无赖的时候,仿佛也是这么扯的。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乖巧等待下文。

“嗯,我说完了。”喻文州端坐桌前,说道。

“……”黄少天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的开始组织语言,结果却只问了一个问题,“所以,你难受什么?”

“胃疼,还要讲道理,少天,我好累呀。”喻文州扶额,叹了一口气。

“……”

喻文州!你这是嫌我烦了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对不起”才肯不生我的气我也好累啊喻文州!

就在这时,任课老师踩着铃声走进了教室。

黄少天停止道歉,十分好奇的嘀咕了一句:“是老师迟到了?还是喻闹钟失效了?”

喻闹钟?

喻文州歪着头看了一眼黄少天,脸正对着窗外一片大好阳光,睫毛轻颤,慢慢的眯了眼。

偷偷瞄了一眼的黄少天,脑内一根筋瞬间就崩断了。

 

如果你有一个特别想吻的男生,是不是代表你喜欢这个男生?

半夜,完成了全部作业的黄少天对着电脑打下这一行字的时候,知道自己完了。

但完的还不算彻底,可能还有救?

坐在电脑桌前,焦急等待答案的黄少天,不出十分钟,就收到了第一条回复。

——没错,你喜欢他。

黄少天不信邪,刷新了好几下,没多久就又刷到了几条回复,清一色的都是同样的回答,这让他有些绝望。

最后刷新一下,如果没有其他答案,我就认栽!

这么想着,黄少天拿出手机,磨磨蹭蹭的在某APP上背了三十多个英文单词,后来看时间实在太晚,这才下定决心又刷新了一下页面,刹那间,铺天盖地的“没错,你喜欢他”的回复占据了这个帖子整整十页。

黄少天一甩鼠标,骂道:“妈的复制黏贴很省力是吧!有本事来点不一样的创意回复啊!”

这么说着,还当真有一条和其他人的画风都不一样。

——好奇楼主性别。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不一样的回复有点太激动,黄少天单独回复了他。

——如假包换的男人!

回复完,还挺自豪的“哼哼”了两声,完了一想不对,黄少天扔下鼠标,气呼呼的关掉了电脑。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是同性恋?

 

“喻文州,你不会喜欢男的吧?!”

“是。”

“你介意吗?”

“你都不介意,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从现在开始,要介意了吧?

揣着这个心思,黄少天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然而,黄少天这人有一点特别好,乐观向上没烦恼,即使有,睡一觉,也没了。他不喜欢花功夫去想一些有的没的,哪怕遇到的是再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喻文州喜欢男生这件事。他当初既然能够轻而易举的接受这件事,轮到自己了,又为什么不能同等对待呢?

同性恋就同性恋呗,我喜欢的又不是别的什么妖艳贱货。

如果是喻文州的话,喜欢他一下也没什么吧?

爸妈那么喜欢喻文州,喻阿姨也这么喜欢我,结个亲家亲上加亲,有什么不好的?

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

“喻文州,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啊?”

“少天,你猜。”

 

—TBC—



>【黄喻】永远不要轻视补课时坐你后桌还打哈欠的人(13)


一个荒废了好多年(?)的喻文州中心群:488798601【个人群性质,加前看下群介绍吧~】

要不是前两天有小可爱突然加了这个群,我已经忘了还有这个群的存在,其实并没有人说话,你们可爱的群主还是个话废,还是别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2)
热度(68)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