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16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哈……呼……哈……呼……”

“你在听吗?”

“呼……你还有五分钟……哈……”

“算了算了,明天再说吧。”

“呼……”

做完最后一组俯卧撑,孙翔趴在地毯上休息,至于上司挂断电话前还有什么事没交代,他一点都不关心。

五分钟后,电话再次响起。

孙翔立刻从地上爬起来,盘腿坐着,接起电话。

最近一个月天天都是这样,知道白天两个人都忙,所以周泽楷都挑晚上打电话,一开始也没有固定的时间,后来渐渐摸准了两个人的共同作息,最后才定在了晚上9点这个时间。

也怪不得孙翔对邵烁骅没什么耐心,比起上司,当然还是男朋友更重要。

闲聊了十来分钟后,两人又转视频通话,看着屏幕中对方的脸,不出意料,和先前一样,一个打着赤膊,满头大汗,一个端坐于电脑桌前,衣冠楚楚。

“噗……”也不知道是谁先笑出声来的,仔细瞧瞧,都是一副傻乐的模样。

笑完了才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依旧是孙翔说的多,周泽楷听着,听他一如既往的吐槽公司里的那些事,直到孙翔说累了,他才亲亲屏幕,似是安抚一样。孙翔笑他谈起恋爱来就像是古代的痴情书生,可一上床又像个握长枪骑大马的常胜将军。周泽楷问他,你喜欢吗?孙翔用尽力气冲着屏幕“啵”了一声。

视频中止后,上面显示的时长是1小时31分04秒。

孙翔看着这一组数字,自动忽略了那个“0”字,果断截图,又用软件将该打码的东西打码之后,将图发到了朋友圈。

没有设置分组可见,就意味着包括家人、朋友、同事等等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孙翔洗完澡后重新打开朋友圈,看着评论中已经有人猜出了图的含义,笑容爬上了嘴角。

1314?

——这条来自他的家人,二哥。

翔子,你这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这条来自他曾经的队友,杜明。

哦豁!

——这条来自因为怀孕又双叒叕请病假的同事,小李。

看到这位请病假的同事,孙翔突然想起了邵烁骅之前的那通电话,好像说有什么资料在她那儿,要看。

真是的,这种事情还要亲自打电话叮嘱,真不愧是事儿妈!

将床头柜上的笔记本放到腿上,孙翔戳开了小李的QQ,果不其然,这位孕妇同志又在进行她的连连看胎教。

几乎想也没想,孙翔毫不留情的连发了三个抖动过去,看着对方回复的抓狂表情,孙翔一手捶床,笑疯了。

——论玩游戏关闭QQ抖动的重要性。

截图加文字,孙翔一起发给了周泽楷。

隐身的头像瞬间亮起,孙翔在一边和抓狂的孕妇讨论工作的同时,又开启了和男朋友调情副本。

这一晚上,过的当真是不寂寞,相信明天也是一样的。

 

我爱你,发明这个词组的人实在是太神奇了,仅仅只用了三个字就涵盖了一切更深层的感情,或许它不够动听,或许它不够热烈,但它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最高级的情话了。这个世界,大概再没有比这三个字更直白更有力的去表达情感了,可偏偏还是有那么多人羞于启齿。

“我爱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周泽楷将他以前对孙翔的那句口头禅重新拾了回来。在两人的电话中,他的最后第二句永远都是这三个字,然后才用“晚安”做结尾。

孙翔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夏末了。

这个夏天,周泽楷始终都在出差,从国内到国外,凡事印有周氏烙印的公司,大小不论,他一一走了一遭。

只是从近段时间的视频上看,周泽楷明显比以前黑了好几个色号。孙翔没有去问周泽楷究竟在干些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人心中已有目标,而此刻他就是在为目标奋斗。对孙翔来说,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

——周泽楷,你知道吗,你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快入秋的时候,孙翔突然发了这么一条信息给周泽楷,没有前言,也没有后语,却是此刻他最想让周泽楷知道的。

周泽楷一如既往的没有立刻回复,在夏中的时候,他发信息的次数就已经逐渐减少,到现在,每天留给孙翔的就是晚上九点的那一通电话,不计时,不计费,不计空间,不计地点。

孙翔已经很少在电话里和他吐槽公司的那些事了,就连他的上司,也很少再提起了,大概是因为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回事,他厌倦说了。现在的孙翔,更乐忠于讲他和客户之间的刀光剑影和恩怨情仇,有时候周泽楷提点了一句,他还不乐意了,只说自己能搞定。而没几天,再和周泽楷通电话的时候,他就会眉飞色舞的聊起自己是如何搞定客户的。

当公司外头的两排树掉光最后一片叶子的时候,孙翔才恍然发现,自己和周泽楷已经分开快半年了,而这半年真的完全没有见过面,纯粹是在靠爱发电。

大约是冬天的寒冷特别惹人惆怅,孙翔突然就有点慌了。

十分没来由的,就像夹着火锅里最后一片牛肉的时候,总是担心碗里最后第二片牛肉会被人夹走——明知道没人会这么做,但就是控制不住。

——过年……你回去吗?

——回的。

这两条仿佛隔了一个世纪的信息,总算让孙翔在这个晚上稍稍松了口气,心中也多了些盼头。

“看起来,你和周泽楷的关系真的不错啊,每次都看到你们两个互发微信。”邵烁骅坐在孙翔旁边,对自己窥屏的行径毫无避忌。

临近小组聚餐结束,不少人都当起了低头族,邵烁骅在他们当中向来是有点老干部做派的,所以低头族中没有他。而坐在旁边的孙翔一晚上都心不在焉的样子,直到刚刚才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他一时感到好奇,才悄悄瞥了一眼孙翔放在桌子下方的手机。

视力太好,也是一种罪过。

孙翔正觉得高兴呢,也没在乎邵烁骅的窥屏行径,兀自点点头,然后夹起自己碗中一片已经凉了的牛肉片,嚼吧嚼吧就咽了下去,正要抬手再去烫个热乎的,却发现所有盘子都空空如也,只好作罢。

“要不要再加点菜?”邵烁骅对着那群低头族说道。

“别,我都吃饱了。”低头族一号抬头说道。

“我也吃饱了,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了。”低头族二号甚至连头也没抬,冲着手机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于是邵烁骅也就没再坚持,主动掏钱包,准备买单。

这一顿,原本就说好了邵烁骅请,所以没有出现抢着买单的情况,当然客气话还是要说的,毕竟是上司请客。

饭桌上顿时又热闹起来了,没多久,随着第一个人站起身,其余人也纷纷各自散去。孙翔走在后面,因为他坐的比较靠里,所以要等人先走了,他才能出来,而他的身后,则是邵烁骅。

“其实我没吃饱。”

孙翔听着身后突然传来的轻言细语,脚步顿了一下。

“要不要上哪续个摊,我请。”

孙翔下意识的想拒绝,但一时又想不好拒绝的理由。

因为九点要接男朋友的电话,这种理由可行吗?

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四十二分,但邵烁骅仍旧半推半拉的将孙翔拐到了一家夜宵店。

由于一晚上都在想周泽楷,孙翔确实没吃饱,突然闻到一股香气四溢的味道,肚子顿时又空了一半。

“这家的羊肉面特别好吃,你闻闻,是不是味道也特别香?”

孙翔略微茫然的点点头,等回过神,已经坐在桌边等面了。

两碗羊肉面上桌的时候,孙翔接到了周泽楷的电话,刚提起的筷子瞬间就放下了,然后小跑着出了面店,一边讲电话一边在门口徘徊。

孙翔没有告诉周泽楷自己在和上司吃羊肉面,他只说刚和同事们聚餐结束,在回去的路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但直觉告诉自己,把真实情况告诉周泽楷有点不太妥当。

周泽楷并未怀疑什么,只说让他路上小心,然后因为担心孙翔一边讲电话一边赶路不安全,于是长话短说,匆匆结束了今晚的通话。

孙翔愣愣的看着上面显示的通话时长,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在家,原本他还想就过年回家的问题多说一些的,比如要不要带些S市的特产,比如要不要去旅游,如果去的话,想去什么地方,再比如……这个年,你会呆几天?然而,这一切都要等到明天才有回复了。

又是一个漫长的24小时,而且明天还是周末,没事干,无聊,难过,不开心……人生果然寂寞如雪啊!

哗——

身后的店门被拉开了,邵烁骅从里面走了出来。

孙翔看到他才猛然想起自己那碗羊肉面。

“别哭丧着一张脸了,我让老板重新煮了一碗,应该快好了,进去吧。”邵烁骅一边说道,一边用纸巾擦着嘴。

“那你呢?”孙翔问他。

邵烁骅将纸巾扔进门口的一个垃圾桶,说道:“我吃饱了,先走一步。”

也许是邵烁骅说话的表情和语气都太过冷淡,孙翔有点估摸不准他的意思,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也不进店。

双方沉默了几秒后,邵烁骅突然笑着推了他一把,说:“还愣着干什么,咱俩又不同路,难道还让我等你啊?你是小孩子吗?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保护欲过重的大叔吗?我今年才二十六岁,二十六啊!”邵烁骅拍拍孙翔的肩,转身离去了。

夜幕下,望着那个逐渐远去的瘦削背影,孙翔这才意识到这个一直被自己忽视的问题——这位上司现年才二十六啊!比自己还小两岁!却已经做主管了!还是个事儿妈主管!他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构造啊?!可以容纳这么多事!神人呐!

“邵烁骅!不看脸,谁知道你二十六,三十六还差不多!”孙翔冲着那个背影,宣泄似的喊了一声,果不其然,看到邵烁骅回头,难得用年轻人的方式回应了他——一个中指。

孙翔笑的差点直不起腰来。

回到店内,吃着老板再一次端出来的羊肉面,孙翔果断抛开了那点惆怅。

没有时间耗在这种无聊的情绪上了,他的男朋友正在为了自己的目标奋斗,比他小两岁的主管也还坚挺着,他又凭什么偷懒?

捞起一筷面,孙翔刺溜一口,还没咽下去,又是一口。

不管是孙氏还是周氏,还有那个什么邵烁骅,等着瞧吧!你孙爷爷我总有一天会踩着你们的头一步一步爬上去!

一旁的老板看着仿佛饿坏了的客人拼命往嘴里塞面,心中十分心疼,也不知道是心疼饿坏了的孙翔,还是心疼另一碗一口没动早已涨干的面。

 

—TBC—


>【周翔】南墙 17




>文坑一览


评论(5)
热度(16)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