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14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干杂活的时候吧,孙翔就天天对着周泽楷骂他那个上司罗里吧嗦的像个老太太似的,等手上正式有了活儿了吧,孙翔几乎是分分钟就想和周泽楷吐槽他上司的鬼畜。

私下里,孙翔曾问过其他同事,邵烁骅是不是和自己有仇才会这样,结果得到的答案是——不,所有新人他都一视同仁。

眼下,只有孙翔一个新人。

“这他妈不就是先给颗糖再给你一顿鞭子,典型的调教系吗?!”孙翔躺在沙发上,身心俱疲。

“……”周泽楷并不喜欢这个形容。

“我听其他人说了,要想改变命运,只有等自己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妈呀,我现在恨不得一个人就能说动一堆人来支持我们公司!”

正说着,座机响了。

“我上司来电话了。”孙翔瞥了一眼座机上的来电显示,“可能打不通我手机,直接打座机上了。”

“嗯,先接。”

“嘿!你等着!”孙翔说着,将座机的免提开了出来。

“喂?翔啊,我刚还有件事忘了跟你说了,发你信息,看你老半天都不回我,我怕你没看到就打你手机,结果你手机半天都是通话中,这不只能打你座机了,幸好啊,公司发给你们每人一部座机实在太明智了,就怕有事找你们的时候,你们闹失踪……”

“听见了吧?是不是跟着小老太太似的?”孙翔小声对着手机说道。

周泽楷“嗯”了一声,带着些许笑意,要不是隔着两部电话机,声音又有点失真,再加上那人语速平稳,不快不慢,他还真以为是黄少天来电话了。

“看见了,没手回你,抱歉了啊。”怕邵烁骅继续唠叨,孙翔赶紧回了一句,但语气中着实没有多少歉意,因为他就是故意不回的。

“啊,忙什么呢,连回个‘嗯’都没时间?”

“这不是怕只回一个字太敷衍了嘛,所以干脆就不回了。”

“忙什么呢?”邵烁骅坚持问道。

“忙吃爪子呢,产业园出来坐公交坐两站下车,对面王婆鸡爪店,她家卤的鸡爪子特别好吃。”孙翔说完,又小声对手机说道,“骗他的,嘿嘿。”

“哦?是吗?现在去还有卖?”

“有的有的,他家营业到晚上九点呢,现在才八点,来得及。”

“那行,我先挂了。”

“挂吧挂吧。”

“啪”!还真就挂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孙翔躺在沙发上笑了好半天,直到手机那头传来咳嗽声,他才收起笑声,问道,“怎么?感冒了?”

“一点点。”

“那你记得吃药,最近就早点睡,别熬夜陪我了。”

“你也注意。”周泽楷顿了一下,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而后又补充道,“梅雨季?”

“已经是了,断断续续下了三天,受不了……哎呦!‘老太太’今天没带伞!”

“……”周泽楷微微皱眉。

“哎,先不说了,你赶紧吃药,然后上床睡觉,乖啊!”孙翔对着手机那头亲了一下后,挂断了电话。

周泽楷听着手机那头挂断的声音,若有所思了一分多钟,随即又回打了过去。果不其然,正在通话中。

半小时后,周泽楷又打了一次,依然是正在通话,顿时一颗心就沉了下来。

这一夜,周泽楷没怎么睡,凌晨三点的时候还不死心,又打了个电话给孙翔,结果倒好,不是正在通话,直接就是关机了。

“妈的。”

难得的,周泽楷也学会了说脏话,虽然低到只有自己能够听见。

 

孙翔第二天是在沙发上醒过来的,身上只有一条薄薄的毯子,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自己为什么会睡在这儿,然后随着脑袋里蹦出的一个名字,他重重的打了个喷嚏。

“阿嚏!”

孙翔一到公司就是一个喷嚏,接着又连续打了好几个,等停下来,嗓子都哑掉了,说话嗡嗡的。

“牛逼,太牛逼了!”孙翔一边擦着鼻涕一边嘀咕。

以前他只是听人说邵烁骅有把人说睡着的本事,昨晚亲身经历,果然功力深厚。

“怎么回事?”罪魁祸首端着茶杯一脸老干部模样的看着孙翔。

孙翔有点不想理他,照理说如果昨晚不是自己良心发现,今天感冒应该就不是自己,而是他了。结果现在他在这里狂打喷嚏,而罪魁祸首却一点事都没有。

“没事,感冒而已。”孙翔懒得解释。

“昨晚说着说着你就没声了,你没睡在床上?”

孙翔就是嫌他这点麻烦,干什么都要问的这么清楚,“你是我爸还是我妈,我睡没睡床你都管?”生病了,脾气不好也是正常的。

邵烁骅见人心情不佳,也就没说下去,端着茶杯乐呵呵的走了。

午休时,孙翔没胃口吃饭,直接坐公交去了趟药店买药,顺手买了俩包子啃,等回来的时候,却见自己桌上已经放了一盒感冒药和一碗还冒着些许热气的皮蛋瘦肉粥。

对着突如其来的感冒药和粥,孙翔陷入了沉思。

下班的时候,邵烁骅和他说了自上午之后的第一句话:“明天周末,好好休息,记得吃药,我会随时监督你的。”

“……”孙翔发誓,那一刻,他在邵烁骅的眼神中看到一抹眼熟的光色。

他怀疑,他的上司可能对他有意思。

卧槽?!弄啥嘞?!

 

魂不守舍的回到家,孙翔下意识的翻口袋找手机,他突然有点想周泽楷了,可是电话拨过去,却是关机。

妈的,搞什么啊?!

将手机扔在茶几上,孙翔一头倒在沙发里。头晕沉沉的,脸上在发烫,身上却有些冷,想也知道,应该是发烧了。但是孙翔一点都不想动,连站起来去卧室都觉得麻烦,就这么任由自己躺在沙发上,扯过薄毯子盖在身上,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觉。

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耳边似乎听到有倒水的声音,孙翔强迫性的睁开双眼,却见厨房那边出现了一抹他熟悉的身影。

“周……泽楷?”

一开口,哑的厉害,周泽楷听到声音后赶紧走过去,将原本自己要喝的水杯递了过去。

在孙翔“咕咚咕咚”的喝水声中,周泽楷说道:“在发烧,怕弄醒你。”

孙翔听着,这才发现自己仍旧睡在沙发上,只是身上多了一条被子。

“咳、咳……”

将水杯递过去,孙翔赶紧说:“你也喝点,咳嗽好些了吗?怎么突然过来了?”这么说着,孙翔总算明白周泽楷的手机为什么是关机了。

“嗯,想你了。”周泽楷说完才喝了一口水,还没等咽下去,就被孙翔一把抱住了。

“幸好早就给你留了一把备用钥匙,如果没有的话,就要被关在门外了,回头感冒加重……”孙翔抱着他,两只手不安分的在他的后背来回抚摸,很轻,像是在安慰,但说着说着就闭上了嘴巴。突然有些不敢张嘴,怕一说话就要哭出来。

眼泪是不属于孙翔的,从记事起,他就没哭过几回,就连比赛输了,他都没哭过。退役之前的最后一战,轮回止步于季后赛的第一战,就这样,他也只是红了眼眶,没有哭出来。更别说宣布退役的时候了,荣耀圈一片欢天喜地的恭送他,说是他这一走,圈子的平均智商都能提高一大截——听听,这都是什么混蛋话,哪里还有半天离别的愁绪?可现在,不知为什么,从刚才醒过来看到周泽楷的第一眼,他就差点要哭出来了。

没有其他的情绪,感动,就是特别感动。

感动到想哭,原来竟是真的会发生的。

孙翔扬起唇角,笑了,硬生生的,又把眼泪憋了回去。

到底还是没让自己哭出来。孙翔还颇有点遗憾的想。

“怎么了?”周泽楷觉得孙翔的情绪不对,出声询问。

“没事,就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孙翔放开周泽楷,故作轻松的说道,“毕竟不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一点点辛苦,身体就跟不上了,看来我最近太懈怠了,需要加强锻炼,你也是!”

“跑步?”

“必须的,可能还要去健身房找个教练。”

“不行。”

“那我自个儿练?”

“嗯。”

“最好再把腰线练一练,你不是喜欢吗?”说着,孙翔已经勾住了周泽楷的脖子,双眼通红,却仍旧笑着。

周泽楷立刻会意,抱着他的腰亲上去,给了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做吧,反正都生着病,谁也说不上传染谁。”孙翔趴在他的耳边说道。

像是早有准备,周泽楷没有多作犹豫,立刻倾身压上,抱着身下那个日思夜想的人,亲了下去。


—TBC—


>【周翔】南墙 15




>文坑一览


评论
热度(18)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