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11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孙翔的好心情持续了没几天就宣告破产,原因是工作出了点小差错,幸好及时补救才没造成损失,而身为上司的孙靖也只是说了他几句,但不想,这事传到了父亲的耳朵里,这下可好了,回家劈头盖脸一顿骂,完了还要加一句“没出息”。

像是老虎尾巴被踩了一下,连着好几天孙翔都阴沉着一张脸。

倒不是气父亲骂的狠,而是经由此事后,孙翔突然意识到自己最近的确是太过吊儿郎当了。不能怪别人,就只能怪自己,怪自己给了别人踩他的理由。

没错,依着自己直来直去的脑子,他的确是不适合经商的。孙翔心里清楚,所以在公司的时候,他都尽量保持低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本来一切都维持的很好,而孙靖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孙翔偶尔有点小错,也是不忍苛责。渐渐的,就惯的孙翔降低了危机意识,变得有些得意忘形起来。

——这辈子你可以笨,可以傻,也可以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但绝对不可以做出格的事。

父亲的话一直都音犹在耳,而从小到大也确实没有做过进一步培养自己的打算,就连比他大一岁的哥哥孙尧,在高中毕业后也被打包出国在一所名牌大学读博,显然是对他的未来是有所期待的。而只有自己,在选择电竞之后,仿佛就像是被放弃了似的,在孙家开始随波逐流。

孙翔还记得自己退役回家后父亲看自己第一眼时的眼神,那是失望。不过,当时孙翔也不甘示弱的回了他一个极其嚣张的笑脸——那又怎样,我选择电竞是因为喜欢荣耀,喜欢拼尽全力后双手碰捧起奖杯的那一个瞬间,而绝不是为进军电竞产业成为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而做的铺垫。

那时的孙翔太有底气了,这也要拜嘉世所赐,让他在那里看到了多个商人唯利是图的姿态,哪怕有些人的身份并不属于商人,但他们确实合起伙来将一个原本站在巅峰的人推了下去,可怕的是,这些人里还有自己的参与。所以,孙翔对嘉世的倒下并没有掺杂太多同情,他认为他们是自作自受,而自己,也是自作自受。但如果重来一次,孙翔想他还是会走上这条路的,毕竟他就是个撞了南墙也不死心的人,就算再来一次,诱惑和坚持也还在。

正因为有了这些经历,孙翔更加对自己的能力有了认知,他或许可以成为商人的打手,但绝不会成为合格的商人,这样的认知比父亲骂他一句“没出息”还要来的刻骨铭心。

所以,孙翔很生气。

一定有什么办法是可以打破从商这座高墙的吧?不想再做孙家的透明少爷,也不想听父亲骂他“没出息”。如果他孙翔真是这么没用的人,凭什么可以同身边的人一起拿下冠军?甚至,他还抱过世界第一的冠军奖杯。

那个人曾说过,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才清楚的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团队。但是,孙翔又觉得,一个团队的冠军依然和个人的努力和付出息息相关。如果自身强大到足以覆盖整个集体,又何乐而不为——被现实教训了那么多次的孙翔,直到今天也依旧是这么认为的,就算做不到,也存于梦想之中。被一个团队原谅和包容是孙翔乐于享受的,但如果自己可以单枪匹马去抗衡所有,也仍旧是他迫切希望的。这是浓与骨子里的认知,改不了。

年近三十的孙翔,直到现在也忘不了他的英雄梦,以前没有做到,不代表现在不能做。

没出息吗?那就有出息给你看啊!

孙翔的脑子就是这么的直来直往。

 

距离孙翔被父亲骂了个狗血淋头后的一个星期,孙靖收到了一份辞职信,上面只写了三行字。

第一行:辞职。

第二行:我可以。

第三行:孙翔。

再无其他。

看着最后龙飞凤舞的名字,孙靖怀疑孙翔这是把辞职信当给粉丝签名了,毕竟,上面两行字潦草的完全和最后一行的龙飞凤舞没有一点相似的风格。

而同一时刻,孙翔已经拖着行李箱去了飞机场,坐在出租车里,他给周泽楷发了一条短信——原本他是想悄悄走,等到了目的地再说的,但是又怕周泽楷找不到自己要疯。这家伙,嘴上虽不提,但占有欲确实很强,就上次那个乌龙事件,孙翔仍旧心有余悸。你说是大事吧,其实就是个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就是因为一方的沉默才会闹成那样,所以孙翔不想再历史重演,更不想自己去做沉默的一方。去哪,为什么去,短时间内会不会回来,他在微信上说的一清二楚,包括为什么要发微信而不是当面解释是因为怕周泽楷不同意后两人闹僵,他也尽可能的去表达了,或许会有些词不达意,但他确信,最后一句一定能够安抚到对方。

——等我回来,哥带你飞!

原本的郁闷随着最后一句话终于破了功,周泽楷在办公室里兀自笑出了声,可笑完后,又皱起眉来。

他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才努力从S市回来的,而现在,孙翔却一个人又回到了S市,其中的心酸,大概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我回来是因为你,你离开,却是为了心中的坚持。

不是为我。

这才是周泽楷心塞的原因。

更心塞的是,还不能和孙翔说。一来不符合性格,二来他的内心是纵容孙翔这样的离开的。那么,他就只好,将微笑带给对方,把悲伤留给自己了。

——加油。

——一定!

退出微信,孙翔按下关机键,将棒球帽反着往头上一带,起身,嚼着口香糖朝登机口走去。

 

S市,曾经的孙翔是带着沉重心情来到这座城市的,当时的他刚刚被现实压垮,所有的自信都在坍塌重塑中,这个过程是非常缓慢的,但绝不是恢复不了的。然后,他就在这座城市遇到了一群可爱的人,是他们七手八脚的加砖添瓦,加快了自己重塑的过程。

来不及参与和分享轮回的前两个冠军,甚至在出道后都未有一冠在手的孙翔,终于在第十一赛季,亲手捧起了那座奖杯,虽然在那座奖杯身上还有许多只手,但那一刻,对孙翔来说,这座奖杯就是对自己的肯定,肯定了自己的实力和转变。

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孙翔不屑一顾的“切”了一声。

现在摆在他眼前的依旧是一面墙,或许仍旧是叫“南墙”,却不再是原来那一面。

结局会怎样,不撞上去,永远都不知道。

 

“明明有捷径可以走,非要去碰壁撞墙。”孙靖连日来都对着那份辞职信唉声叹气,满头满脸的都是心疼。

“那就不是他了。”孙氏现任掌门孙宏“哼”了一声,但眉梢眼角都是对现状的满意。

孙家的五少爷,从小到大,就是这么个有脾气有性格的人,这一点,没有人比做父亲的更清楚了——咳,就算以前不太清楚吧,现在看着这臭小子在卧室里摆了那么多捧着奖杯的照片还有挂在墙上显眼处的冠军戒指,他也该清楚了。

骄傲是把双刃剑,就看你怎么用了。

 

孙翔还不知道自己实际上是被只老狐狸给算计了,他一下飞机就给自己租了套房子,贵是贵了点,但他的积蓄也不少,也相信自己应该还不至于无能到积蓄花光了还达不到目标。

租完房子,随意的收拾了一下,孙翔就又马不停蹄的去孙氏在S市的一家子公司投简历,因为临近下班时间,没什么人愿意搭理他,也就前台一个妹子看他长得帅,好心提醒他公司有简历箱可以投。

孙翔投完简历又问:“什么时候有通知?”

“HR每个星期一早上都会开一次箱,但是由于最近公司并不缺人,所以……”妹子小声回答,脸颊飞满了红晕。

孙翔没有等她说完就摆摆手表示明白了。

今天周一,又不是早上,所以孙翔想要等到通知就得至少等一个星期。

鬼才会等!

孙翔长脚一跨,快步走出了公司。

打了个车,转眼又来到一栋写字楼楼下,按着手机上的地址乘电梯来到十三层,找到了地址上标示的主人。

“你好,你好,欢迎,欢迎!”

在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热情欢迎下,孙翔来到了一间大概十平米左右的会议室。双方入座,等相关人员集齐后,便直接进入了正题。由于事先已经打好招呼,孙翔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了解洽谈内容,再加上是自己的老东家轮回俱乐部做媒,所以关于自己代言的工作内容,并没有发表太多反对意见,最多也就是在工作时间上作出了一些调整。原本预计是下个星期开工,最后调整到这个星期。

孙翔并没有在代言费上太过关心,一来他知道轮回那边肯定有抽成,二来能让这家公司找上已经退役的自己来做这个代言人,而不是现役的轮回队员,可见在金钱上也并不富裕,十有八九是靠关系走后门的。这种事,孙翔在嘉世的时候就见多了,懒得理会。

不过,公司上下一水儿的夸他形象好长得帅,孙翔还是挺得意的。

解决完代言的问题后,孙翔快步走出写字楼,看了一眼天边即将西沉的太阳,渐渐放慢了脚步。

——一切顺利,放心。

发完这条信息后,孙翔便将手机收了起来,然后开始寻思着去哪里吃晚饭,但是看着四周华灯初上的景色,他突然又有些无所适从。

以前没觉得,现在才发现,不愧是S市,大到让站在街边的人感觉自己是如此渺小。

孙翔站在原地,感慨着曾经努力拼搏的辉煌岁月,为现状——上一秒还感觉空荡荡的,可下一秒,又突然觉得充满了力量。

——你没问题的。

周泽楷如此回复道。


—TBC—


>【周翔】南墙 12




>文坑一览


评论(2)
热度(23)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