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10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孙翔没有把车还给孙靖,而是直接把车要了过来。

不过一辆车,孙靖自然没什么舍不得的,挥挥手,大方送出。

这也是孙靖不知缘由,要是知道自己弟弟和其他男人在这辆车里干过什么,非得吐血三升不可。所以,这车肯定是不能还回去了,而且孙翔也不是很想还。

“走走走,哥带你飞!”

孙翔最近特别喜欢说这句话,浪的飞起,最后被周泽楷压在车座上干这干那也无可厚非。

周泽楷也不知道为什么孙翔最近这么浪,或许是因为心情好,又或许是遇到了什么好事,但不管怎样,他也是相当愿意看到这样的孙翔,人前张扬放肆,毫无顾忌,人后如豺狼虎豹秒变猫,然后被自己吃干抹净。

如果说在战队的时候,周泽楷对孙翔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心动,但还不足以到必须表白的地步,那么现在,他已经完全被孙翔那种“离开荣耀舞台后彻底放飞自我”的活力所吸引,即使让他每天对着孙翔表白一万次,他也愿意。

“我爱你。”

就像孙翔最近喜欢对他说“哥带你飞”一样,周泽楷最近的口头禅是“我爱你”。

我爱你,如果是对着你说的话,真的是说一万次都不够,特别是在我们如此有限的时间里。

周泽楷相信,哪怕被亲生父母寄养到别处也从未悲观过,因为他并不觉得离开那个让他从小压力就大的飞起的家庭有什么不好,甚至在离开的那一刻,小小年纪的他还特别老成的呼出了一口气,那是将绷紧的神经彻底松开的声音。离开之前,那些事从来都不是他喜欢的,而离开后的那些事,才是他真正喜欢的。喜欢后来那个有着温柔父母的家,喜欢带给他无限乐趣的荣耀,喜欢轮回这个有爱的战队,包括喜欢孙翔,这一切都让他觉得开心,觉得就算再也回到不去原来属于自己的家,他也是愿意的。

但是,命运就像是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兜兜转转,他竟还是回来了。

抬头看了一眼这栋大楼,周泽楷微笑着,背对着一片和煦的春光,头也不回的跨进了大楼。

 

“说吧,回来的目的。”

周泽沐坐在办公桌上,一只手撑在桌面上,一张帅脸尽可能地往他哥哥周泽楷的面前凑过去,笑的一脸意味深长。

不同于周泽楷俊朗的帅,周泽沐是属俊秀科的,五官清丽,乍一看像是刚长开的少年人模样,但身上又有着成年人的英气和沉稳。就比如他现在同周泽楷说话的样子,带着一丝少年心性的玩世不恭,但是眸中却一点玩笑的成分也没有,两只眼黑眼珠子沉的让人看不透。

毕竟是二十八岁的成年人,又在周氏打拼了那么多年,哪怕外表再如何的孩子气,眼神却早已出卖了他。

周泽楷自周泽沐进办公室就没有说过话,一双手始终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也不知是在写什么。

“别以为我不清楚你背后那些小动作的目的,不就是想来总公司,我告诉你……”

“谢谢。”

“可以来找我呃……”周泽沐愣了愣,低声继续说道,“不客气。”

想帮忙是一回事,被人看穿自己想帮忙是另一回事,前者有耍帅嫌疑,后者则让他感到十分别扭。一来明明是亲兄弟,说“谢”显得太生分,二来……已经准备好的一肚子的话,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周泽楷此时已合上笔记本电脑,起身走到了窗前。这间办公室虽然不及他上司的办公室大,也没有经理办公室有那么一扇大落地窗可供沐浴阳光,但眼前这一抹打了至少三折的春光,还是让周泽楷心旷神怡。

“除了董事长的位子不能让给你,其他的我都可以帮你。”周泽沐走到他身边,脸上已没有了之前的玩世不恭。

他是清楚周泽楷的经历的,虽然关系不亲,但也绝不是剑拔弩张,因为他知道,周泽楷的志向从来都不在周氏,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位子会坐不稳——但那都是之前的事了。直到周泽楷空降到总公司,周泽沐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不了解这个哥哥,因为不了解,才让自己显得有些激进。不管是生日宴上出尽风头,还是此刻站在周泽楷的办公室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知己知彼。

周泽沐不管周泽楷有没有看出点什么来,反正他从周泽楷始终微笑示人及未发一言的态度来看,他的这位兄长着实有点难对付,所以,现在他正在考虑是否可以放弃晓之以情,而选择动之以理来加深彼此的了解。

简单来说就是——软的不行,咱来硬的!

“下班。”

“……”

周泽楷没有去看弟弟一脸抽搐扭曲的表情,兀自回到办公桌前,收拾完,正准备离开,见弟弟一动不动的站在窗前,犹豫了一下,便打开门,说道:“请。”

要不是周泽楷的态度堪比酒店迎宾,否则周泽沐真要以为自己是被扫地出门的。

“急什么,请你吃饭啊!”周泽沐笑着说道,但由于内心太过咬牙切齿,这句话让他说的十分心不甘情不愿的。

周泽楷没有想太多,见他弟弟明明一脸不甘愿还偏要邀请自己的样子,只猜到可能是父命难违。原本今日不便,但他还是勉强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周泽沐觉得自己已经够为难了,而被请者却露出比自己更为难的表情是什么道理?!

这个疑问最终在到达公司楼下后解开了。

“哎哟,这不是周弟弟嘛!”坐在驾驶位的人一脸飞扬跋扈。

对孙氏还算了解的周泽沐一眼就看出来人的身份,于是憋着一股气说道:“我比你还大一岁,孙五……少噗……”周泽沐兀自笑了出来。

孙翔瞥他一眼,然后看向周泽楷,眼神询问“你弟弟是不是出门没吃药”?

周泽楷点点头,他以为孙翔是在问他“你弟弟是不是要跟着我们”。

“抱歉,刚口误,差点就喊了孙悟空,除了最后一个字,前两个发音挺像的。”

面对周泽沐详尽的解释,孙翔暗暗骂了一声“艹”!

“噗……”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周泽楷也跟着笑了。

“妈的你又笑什么?”对周泽楷,孙翔可就没那么客气了。

“想到一个人。”周泽楷说。

“谁?”

“小事情。”

孙翔大窘,这都多少年的事了,怎么还提?!

接着,孙翔又怒道:“还上不上车了?”

周泽楷听闻,立马拉开副驾驶的门,长腿一跨,钻了进去。

“你还愣着干什么?!”孙翔见周泽沐在东张西望,怒气值又升高了不少。

“我有车,在等司……”

孙翔一脚油门,扬尘而去。

“机……”周泽沐愣愣的站在原地,等回过神来,气的差点破口大骂,幸好,公司门口来来往往的下班群众阻止了他自我毁灭式的表演。

孙翔是吧?走着瞧!

 

“你弟弟什么毛病?他这个情况几年了?还有救吗?”孙翔抓着方向怕,脸上略显烦躁。

周泽楷摇头。

“没毛病?没几年?没救了?”

周泽楷直接笑出了声。

孙翔撇撇嘴,也没执着一定要问出个什么来,他就是为自己平白无故被怼了名字而愤愤不平,现下只不过是过个嘴瘾罢了。

“呃……你不会怪我把你弟弟丢下吧?”过了会儿,孙翔想想又有点不妥。

“不会。”周泽楷用声音安抚了孙翔。

孙翔望着前方笔直却不通畅的道路,突然转过头来,问:“你不会是故意的吧?你自己解决不了,就扔给我?”

周泽楷笑笑,不置可否。

“太坏了你,对自个儿亲弟弟也……唔……”孙翔猝不及防被亲了个结实,但脑子第一想到却是“幸好现在堵车”。

周泽楷亲完放开他,还有些贪恋的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奖励。”

“有毛病。”虽然是这么说,但嘴角还是翘了起来,显然是相当受用。

周泽楷看向窗外,虽然外面的春光已渐渐被晚霞遮挡,而道路依旧堵塞的连行人想要见缝插针的机会都没有,但他的心就像刚才站在高楼向下眺望时一样,充满温情。

有人在等他,等他的人此刻就在身边,没有什么比这些更让人值得为此去奋斗一生了——周泽沐猜的没错,他回来是有目的的,但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堵个没完,再等十分钟,不行就弃车!有这功夫耗着,老子跪着走都到了!”

身边的人不停的在叫骂,颇有点让听着的人哭笑不得。

可周泽楷就是喜欢孙翔这股“老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精神气儿,特别真实,所以,要好好护着,就像国家博物馆对待那些珍品时一样。

周泽楷坚信,自己是可以做到的。


—TBC—


>【周翔】南墙 11




>文坑一览


评论(2)
热度(25)
 

© 漫三少一时兴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