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三少一时兴起

空、杂、乱
不用关注|不求热度|不加文包
同人/手帐/翻唱
「当我嗨起来时自己就是一个世界」
高调装逼&低调填坑&佛系

【周翔】南墙 8

昨晚没忍住,也吃了起司蛋糕,一本满足w

每次文里写到什么吃的时候,基本是当时心里最想吃的,大多数写完,然后就去吃了w

——来自一个一时兴起的吃货


>时间线设定在退役后,私设多,非常多,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臭小子,我就说厨房怎么少了两口蛋糕,果然是你……”孙展风风火火的跑过来,在看到孙靖的时候,自觉把“们”吞了回去,“姐,你怎么也来了?”

孙靖看着孙展讪讪的和自己打招呼,又瞥了一眼在旁笑的毫无顾忌的孙翔,一点想要说话的念头都没有。

孙展兀自尴尬了一下后就转移炮火,对着孙翔继续炸:“那是我给我老婆买的,你不知道,一场表演下来如果没有一整块的起司蛋糕回血,她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孙翔不说话,朝他“那又怎样”的眼神。

“抱歉。”周泽楷看了一眼盘子里残留的蛋糕屑,颇为不好意思。

“啊,不是说你……”孙展吃软不吃硬,对着一脸抱歉的帅哥,顿时就没话讲了。

“噗……”

“臭小子,你还笑!”

“噗……”

“姐!”

“噗……”周泽楷没有忍住。

孙展崩溃:“你们高兴就好!”

“哈哈哈哈哈哈……”连周泽楷都被逗笑了,孙翔就笑的更猖狂了。

孙展的心里一直念着那只残缺的蛋糕,也没和他们多扯,瞪了孙翔一眼后就又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没多久,有个侍应生上前,将残缺的起司蛋糕端到了桌上。

“嘿!”孙翔乐了,往周泽楷面前一推,说道,“吃,别客气。”

“咳!”孙靖有点吃味儿,毕竟是从小宠到大的弟弟,怎么现在胳膊肘竟往外拐,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喜欢吃甜食吗?

周泽楷听闻这一声咳嗽,心中明了,有心想要将蛋糕让出去。

“姐,嗓子不舒服就别喝酒了。”

“……”孙靖觉得自己早晚要被孙翔气死,不过看在他没忘记关心自己的身体,也就不予计较了。

此时,音乐停了下来,台上的驻唱说了几句话就匆匆下台了,没几秒,音乐再次响起,比之前炸耳了好几倍。

耳边欢呼声不止,正当孙翔坏心眼儿的想着嫂子回到后台没见着蛋糕要怎么收拾二哥的画面时,孙靖拿着酒杯碰了他装果汁的杯子一下。

“当”的一声,孙翔回过神来,下意识先看了周泽楷一眼,见他一动不动,这才抬眼朝对面的孙靖看去,并说道:“姐,去嗨一嗨?”

孙靖当下脱了外套,毫不扭捏的率先步入舞池。

“慢慢吃,等我。”临走前,孙翔凑在周泽楷耳边说道,还故意吹了口气。

耳朵被孙翔撩的有些痒,周泽楷摸了摸,看着孙翔离去的背影,有些想要把人拽回怀里狠狠蹂躏一番。

起先,孙翔并未走远,身高腿长的他在人群中十分惹眼,不需要过分关注就能一眼看到,渐渐的,他就跳嗨了,而且大有远离周泽楷视线的趋势。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周泽楷确实看不到孙翔了,可一站起身来,就又看到了,那会儿的孙翔正拉着他姐的手一起摇摆着。周泽楷才算松了一口气。孙翔当然没有放过这一幕,虽然兴奋,但视线也时刻关注着周泽楷,就像周泽楷担心的一样,他也在担心,毕竟以他男友的颜值,就算是安静的坐着,也难保不会惹人注意。

“你好像很在意你朋友?”孙靖看出他的三心二意,便试探着问道。

“你不知道,他那张脸,就是原罪!”孙翔大声回道,并不觉得有什么。

孙靖承认这一点,但她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再加上他那个性格,不被人占便宜才怪,我当然得多看着点!”孙翔停下来喘了口气后继续说道,说完,看着周泽楷那边,也没心思跳了,只想回去。

孙靖并未多想,因为孙翔说的是事实,周泽楷这会儿已经被两个人缠上了。

“帅哥,一个人出来玩吗?不如一起呀?”说话的男人大约二十来岁,正是年轻气盛、意气风发的时候,此刻却脚步虚浮,面色发红,显然是醉了。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扶着他,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劝的意思,一张脸笑的明显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抱歉。”周泽楷往旁边站了站,要不是桌子是孙翔订的,他可能就直接走人了。

“别呀,这有什么可抱歉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出来玩嘛,就是要高高兴兴的,你说,你想要玩什么?”酒醉男见他也不走,心中大喜,立即甩开扶着的人,一只手搭在了周泽楷的肩上,还拼命往他脸上凑,再接再厉,“我有的是钱……”

敢情是拿他当小白脸了啊?孙翔此时已经赶了过来听到这一句,不怒反笑。

酒醉男的力气并不大,周泽楷稍稍用力就已经挣脱开来,但他仍旧好脾气的说道:“你醉了。”

孙翔站在一旁,没有帮腔,他就像一个看客似的,双手环胸,脸上带着讥笑。不是不想帮忙,只是有点想看看周泽楷究竟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当然,在孙翔的设想中,最好就是周泽楷甩那男的一耳刮子,这才解气,但他知道,周泽楷不会动粗,因为他的涵养不允许他这么做。那么,这事到底要怎么“和平”解决呢?

周泽楷已经看到了孙翔,眼神中倒是有点求救的意思,但是等他看清楚孙翔脸上略微漠然表情后,他突然意识到,现下的情况不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以前那些狂热的粉丝都有江波涛来阻挡,但现在,没有江波涛,孙翔也不是江波涛,而这个酒醉男也不是粉丝,更重要的是,他和孙翔是情侣,孙翔想要的,或许就是自己身为男朋友的一个态度。

周泽楷伸手拦住了又想要凑过来的酒醉男,微笑着,一字一顿的说道:“抱歉,我,不是单身。”

也许是语气太过冰冷,和他的表情实在不匹配,在场听到的人,心中皆是一凛,仿佛被威胁到的人是自己。

此言一出,不止酒醉男和扶着的女人,连孙靖,甚至是孙翔都傻眼了。

孙翔没有想到,周泽楷会在这个时候承认,他在脑子里过滤了八百个周泽楷耍帅的设想,独独没有想到,到最后,周泽楷也只会优雅的走向“深情款款”这一条路,偏偏还真的戳到了自己的心里。

该死!好想和他睡觉。

不知道是否是这句话奏效了,又或者酒醉男不是真醉,只是借着酒劲来搭讪,总之在女人的搀扶下,狼狈的离开了。

单身随便搞,如果有伴儿,那就有所顾虑了,毕竟,谁都不是财大气粗到可以为所欲为,最重要的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也不希望看到太多乌烟瘴气的事儿。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酒醉男也许不是被这句话吓退的,但也的确是被这句话吓到了。谁不知道,这家酒吧真正的老板是商界赫赫有名的某大佬最疼爱的小女儿开的,而他的女婿也是孙氏的二少爷,除非找死,不然没人敢在这儿闹事。更何况是在今天有活动的场合下,能拿下主题区的人不是花了大钱就是有点身份的,真要闹开了,就是扫了大家的兴,到时谁都讨不了好。

孙靖围观到这一幕后,已经顾不上关心性别问题,她开始对这个沉默寡言的周家大少爷改观了。无论是天赋,还是歪打正着,他所表现出来的,绝非是近段时间以来经过他们观察后所认为的。或许今晚的周泽楷,才是真正的周泽楷。

不过,不是单身……就有点难办了。

“你们慢慢玩,我先回去了。”

孙翔还没从刚才的事中回过神来,孙靖走的时候也只是愣愣的点点头。

“车留你了,随便你怎么样,但是注意安全。”孙靖说着,将车钥匙随手扔了过去。

这句话,孙翔总算是听清了,“嗯”了一声,接过车钥匙,有些恍惚的看着孙靖一边穿外套一边穿过人群,蹬着一双高跟鞋,英姿飒爽的离开了酒吧。


—TBC—


>【周翔】南墙 9




>文坑一览


评论(2)
热度(26)
©漫三少一时兴起
Powered by LOFTER